笔趣阁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19 噬金者
    觉醒了?!

    一个晚上,觉醒了两个人?!

    什么时候觉醒变得这么容易了?

    陈青的震惊还没消散,又变成了不可思议,有些没回过味来。

    “血月的到来会十倍百倍加速觉醒,比如方才那傻女人,但小蛮的觉醒却是不同,他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觉醒,”山海青皱着眉头:“很棘手。”

    陈青可是听山海青说过有时候觉醒也不是好事的,不由有些慌张:“棘手?”

    “知道特殊体质吗?”

    “必须不知道啊!”陈青立刻回答。

    “若是将修炼看作是学习,觉醒,就是入学资格,然后一步步由小学直到大学,

    “但特殊体质却不在此例,此种体质需要的东西千奇百怪,甚至要摒弃灵气修炼,如曾有一种体质,名作百花体,便要寻到最珍贵的灵花奇花融入体内,方会变强,还有一种广寒灵体,需要找到至寒至冰之物……”

    “我懂了!”陈青立刻明白了什么:“你说小蛮是噬金体,难道要吃下一堆金子?!”陈青立刻头大如斗,“那……那该咋办,这……这养不起啊!”

    “谁说噬金体是要吞噬金子?”山海青冷笑。

    “难道金属就好了?”陈青大喜:“这个就好办了!钢筋啥的还是能找到的!”

    “呵呵,”山海青继续冷笑:“若想小蛮晋阶,所需金属价值皆远胜黄金,甚至有些金属千百倍于黄金。”

    “……”

    陈青呆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陈蛮觉醒为什么不是一件好事了。

    胜过黄金千百倍的金属?

    小爷卖肾也养不起啊!

    当下面色难看,迟疑道:“那……那老头儿,怎么办?这个真没办法啊!”

    “莫说是如今的你,一个噬金体那是连小门派也能拖垮的,”山海青又观察了一下,才道:“小蛮的金魂看模样应该是刀魂,好在才觉醒,还没褪去外壳,应该还能拖一阵时日。”

    陈青也看到了那把小刀似乎外面裹了厚厚的锈,当下问道:“褪去外壳了会怎样?”

    “那时便是刀魂出世之日,要么寻来珍稀金属让其吞噬,要么……”山海青看了眼陈青:“它会吞噬掉小蛮。”

    陈青心中发冷:“吞……吞噬掉小蛮?”

    “不错,所以是福,也是祸,若你有足够的实力财力,小蛮未来成就会极为可怕,但若没能满足小蛮,轻则行尸走肉,重则身魂俱灭。”

    陈青咬咬牙,心中还存着一分侥幸:“是不是吃得……很少?”

    “常人修炼以灵气为食,噬金者以珍稀金属为食,你觉得会有多少?”

    陈青闻言心头沉甸甸的,好一会儿才道:“能给个准吗?我看看什么价。”

    “乌金,这算是最低等的金属了,时代不一样,价格或许会有些出入,但大致来讲,不会低于每斤五千。”

    “……”

    “当然,基本上只要是金属类灵器也都可以吃。”

    滚滚滚滚滚!!

    陈青大怒,金属灵器?那可是比石类木类灵器贵得多的东西!随便一件金属灵器就能买下一个房子,吃那个?

    你还是杀了我吧!

    陈青有些抓狂了。

    这这这这算是嘛事儿啊!

    觉醒,本来是天大的好事,而现在说要吃金属……不对,完全就是吃金条了!

    自己跟陈宽都豁出命来那也没办法啊!

    见陈蛮还捞起衣服露着肚子,陈青道:“好了,衣服放下来,别感冒了,先睡觉。你肚子里有小刀这事儿谁也别说。”

    “陈宽也不说吗?”陈蛮认真问道。

    “对,大哥也别说。”

    “那我做不到。”陈蛮摇摇头。

    “……”陈青知道这滚刀肉的固执,不会去做无用的劝说,无奈道:“那这样,要是大哥没问起你,你就不说,成吧?”

    “好哒。”

    陈青还在担心第二天会不会封锁小区啥的,没想到倒是没遇上这些事儿,或许是因为这案子事实太过清楚,起因经过结果全摆在面前的,如今的问题是要将小梅抓回来罢了。

    只是将宋治家用隔离带围了几圈,整夜都有人在那里捡着挑着什么。

    而宋治的姐姐嘶声哭了半宿,后来也不知道被带到哪去了。

    陈青早起喂了陈山,此刻他正常了一点,只不过神情憔悴,听到外面的动静也知道发生了大事,虚弱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有人……打架。”陈青想了想,生怕死人这事儿在陈山脑中酝酿出什么妖魔鬼怪,随意道:“昨晚宋治家打架,打得挺厉害的,敬察在查呢。”

    陈山点点头,这会儿清醒着,知道该做什么,乖乖躺好,等陈青给他绑绳。

    陈青将一切绑好,看着他,意思是让他张嘴,不塞个纱布发作时可能会咬舌头。

    陈山点点头,张开嘴,又闭上了,突然间眼圈红了,哽咽道:“小青,我……我对不起你们哥仨。对不起,拖累你们了!”

    陈青一怔,动作僵在半空。好一会儿,展颜笑道:“哪的话,等本少爷赚大钱了,你就不会受罪了。”

    陈山不再说话,张开了嘴,眼泪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陈青装作没看到,将叠好的纱布横放在嘴中,再将口罩带上,在脑后绑了个结,告别一声,才带着陈蛮出了门。

    楼道中段被封,好在小楼里有两条楼梯,倒也不会妨碍众人出行。

    小区里,几乎所有邻居都在议论着这件事儿,敬察所说的封锁消息成了空话。

    “太吓人了!小梅怎么就觉醒了?那么柔弱一个女人,咋就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不行,我心头慌,我要去我妈家住几天。”

    “我觉得我们大可不用怕,你看看昨晚上死的那五人,全是宋治家的,其他邻居除了淑嫂家墙被炸了个洞,一个也没伤着吧?”

    “我告诉你,千万不能这么想,杀人的小梅恐怕不是我们认识的小梅了!可能像是陈山一样疯……”

    话没说完,旁人捅了捅他,同时低声道:“陈青过来了!”

    那人一脸尴尬,打招呼:“陈……陈青,上学呢?”

    “嗯。”陈青笑道:“张叔王叔,都在呢?”

    邻居爱说些闲话,但不会有大恶意,莫说自家有个精神病,就算偶尔带回来一道疤也总有人说这说那的,陈青早已习惯。

    而几人看着陈青陈蛮离去的背影,却是一叹:“唉,就是可惜了陈宽陈青这两个孩子了,要不是陈山这毛病,陈宽怎么着也能去军队的,陈青……唉!”

    “陈山好命,生了几个好娃啊!”

    “吉人天相,他们仨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的。”

    小区外,陈青在门口馒头店前排起了队。

    照例给陈蛮买了个一块钱的大馒头,陈蛮打开挂在腰侧的水壶,就着白开水一口一口去了,路过垃圾桶时还会下意识伸头去看看,没见到瓶子也不会失望,很自然的一口一口走了。

    恰巧,此刻陈青旁边的面包店前,一个穿着精致的女人正给一个与陈蛮同龄的小孩买面包,满是肉松的面包,那孩子却嘟嘟喃喃不愿吃,女人一个劲哄着。

    陈青看着小孩,又看看渐渐远去的陈蛮。

    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