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10 《万念宝典》
    先是给陈山喂了饭,陈青自己这才也吃了饭。然后又给陈蛮教导了一会儿功课,再将整屋打扫了一遍,陈青这才跃跃欲试起来:“老头儿老头儿,来来来,上课吧!”

    山海青一直看着陈青做这做那,“你倒是沉得住气。”

    “英雄回家了也要扫地洗碗吧!”陈青呵呵笑道:“你难道都不干家务的?”

    “呵呵。”

    “明白,有钱人比不得,”陈青摊摊手:“来吧。”

    此刻陈蛮已经上了床,陈青拿出了功法。

    依旧是那四个古怪的符号,但是陈青看一眼就能看懂这四字是《万念宝典》。

    “这是什么原理?”

    山海青对陈青爱搭不理的,但是对于陈青修炼方面的提问倒是有问必答:“生灵间的交流大致区分为六种……”

    听了半晌,陈青用自己的语言总结了一下:

    “一,语言型,最为广泛的沟通方式,就是各种声音;

    “二,肢体表现型,如各类求偶舞,手语等,‘表情’属于高一级、特殊的肢体动作;

    “三,写画型,如文字、图案。其中包含特殊的‘摆置型’:将一些物体摆放成某种形状;

    “四,振感传递型,包括但不限于各类波,如超声波、次声波;

    “五,释放化学物质型,如一些生命以尿液区别领地,如发情期间会分泌某种味道;

    “六,意念,已知最高效的交流方式。”

    按山海青所说,比如声音交流是2G网络,那意念就是5G网络,不对,只要你大脑够强,那就是8G9G、120G,瞬间就能交流完一堆堆堆堆的东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意念能跨物种交流!

    陈青呆了好一会儿,这才翻开了宝典。

    很明显的,《万念宝典》就是意念类,而且是超高级的,按理来说两个人的意念接触才能交流的,但竟然能将意念附在一本书上,这恐怕也很了不得了。

    “闭关半生,本尊创下《万念神功》……”

    为啥牛逼点的人都要自称本尊本座的?

    再往下看:

    “人有五念,至极处上通九天,下达九幽,万念神功亦如此,上有九重,下有九重,上九重非大圣不贤不能至,下九重非大奸大恶不能至……”

    “哈哈,老头儿你看看!这功法哪有你说的这么邪恶?”陈青大喜。

    本来么,他一腔热血能烫吸血鬼一嘴水泡的热血青年,确实是没办法接受老头儿所说把人捉来折磨那种门路的。

    山海青冷冷道:“你若是喜欢龟速修炼,那也由你。”

    “慢点没事儿,稳当。”陈青乐呵呵道,又往下看去:

    “五念分为:喜、怒、哀、惊、思。恐为极念,一念当其余四念十倍。思为长念,一念及此,蔓延长流……”

    《万念宝典》中将山海青所说的七情归纳成了五类,不过就跟山海青所说一样,负面情绪的强度果然是几十倍于正面情绪的。

    看过了意念的科普知识,终于来到了修炼方法,好奇下往后翻去,让陈青惊讶的是只有短短一篇,后面竟然什么都没有!

    厚厚一本书,后面竟然全是空白?

    “你修炼成了一重,就能看到第二重了。”

    “哦哦哦……”陈青松了一口气,“吓老夫一跳!”

    据上面记载,只要有大脑,这《万念宝典》几乎所有物种都能修炼。

    具体的方法是,在脑中构建一个脑细胞组成的“环型回路”。

    脑细胞,或者说神经元,它们之间的联系是松散的,而只要构成了这个环型回路,就相当于构建出了一条高速公路,速度会提高许多倍,同时,这条高速运转着的回路会形成一个类似于磁场的吸收场,实现吸收情绪的功能。

    实现的方法是控制着意念去点亮一个个神经元……

    “点亮第一个意念点,少则数月,多则数年……”

    陈青翻了翻白眼,虽然点亮了第一个后面就会快上许多,但一条环形回路起码也得由几百个神经元组成啊!

    一条回路由几百个神经元构成,一个神经元需要至少几个月……

    这第一条回路自己就得修炼个小半辈子了吧!

    山海青突然插话:“你是不是忘了本尊存在?”

    “啊嘞?”陈青大喜:“啥意思啊大佬!”

    “若是修炼其他地方,本尊没法助你,但意念修炼是在大脑,正是本尊所在区域。”

    “6666!”陈青更是欢喜,道:“那就谢谢前辈自己,自己前辈了!”

    “你上床睡吧,今夜可能你会做一些奇怪至极的梦,”山海青点点头。

    陈青洗漱了,正要上床,却是听到隔壁传来了一个男人的怒吼声。

    “我X你X,老子让你再买那家的菜!老子让你再买那家的菜!”随着喝骂声,还有一个女人的苦苦哀求声。

    陈青动作微微一顿,想着要不要去劝个架。

    对于这三天两头的打骂,整楼的邻居都不陌生,被打的女人叫阿梅,男人叫宋治,在外做些零活,赚钱不多活得窝囊,但在家里很横,动不动就打骂自家女人。而这导致整个小区的人都打心眼里鄙视宋治,或者是逆反心理,宋治不见收敛,更加蛮横,女人过得极苦。

    家务事别人不好多嘴,只不过动静越来越大,陈青生怕出了什么事,赶紧穿上鞋来到外面一看。

    明叔一家也出来了,五六个人围在宋治家门口,明叔最是见不得这些事,抡起大拳嘭嘭砸着宋治家门,喝道:“宋治,够了!他马见好就收了!”

    其他几个女人也同样骂道:“宋治,开门!有能耐你去外面横,欺负女人算个男人吗!”

    越来越多的人都围了过去,有些本来都已经睡下了,此刻也出来打抱不平。

    嘭!

    明叔猛地重重一脚踢在门上,喊道:“再不开门老子踹破你家门了!”

    里面的动静终于停了下来,一个满是酒味的男人开了门,梗着脖子狠狠瞪着明叔,只是看了两秒就不敢再看明叔,回头又朝屋内的女人骂道:“都是你这贱人!嚷你X个X!”

    “我……我知道了,”一个女人带着哭腔,众人一看,顿时大怒,只见女人眼角破了个大口,血流了一脸,而嘴中也尽是血沫。而屋里还有一个小孩躲在角落,惊恐看着一切瑟瑟发抖。

    “我草尼马!”明叔大怒,抡起拳头就要动手。被几个人架了下来。

    “关关关……关你屁事!”宋治一惊,立刻往后躲去。

    而明婶一把把阿梅与她女儿都拉了出来,安慰道:“别怕,有我们在,他不敢再欺负你的!”

    “离婚!阿梅!你赶紧离了吧,你再不离都见不到你女儿长大了!”其他女人七嘴八舌嚷着。

    一边说着,明婶将母女拉去了自己屋,宽慰道:“今天在我家睡,别怕。”

    阿梅眼泪混着血液,滴了一路。

    ————

    说一下,南城事儿多,生怕断更,所以存稿20万才发的书,每天两章定时更新能持续一个月。所以投资一下是不会上当吃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