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02 S级任务?
    神教,也就是冥教,更是众人口中的魔教。

    那可是一等一庞大的黑恶势力,陈青自然是知道的。

    再问了两句,陈青就明白了,虽然是这什么掌舵的地盘,但教主的权限更高。

    简单点说:掌舵不懂的教主懂,掌舵不知道的教主知道。

    又了解了下,陈青才了解到,几乎每个城市中都会有冥教的分舵,或大或小。在魔教的大本营,分舵那就是政府,有楼有人有武装,而像是青云城,分舵就得藏在地下,估计也就阿猫阿狗三两只。

    “阿猫阿狗?”山海青冷笑了一声:“就算只是一个普通舵主,你知道他实力处于什么级别么?”

    “很高?”陈青试探问了一句。

    山海青没再理他。

    陈青无奈,几口将素馄饨消灭了个干净,陈青拿一张报纸擦了擦嘴,将床上的陈山细细检查了一次绑住,这才拿起书包,出了门。

    “父亲……具体什么病?”山海青忍不住问道。

    “精神分裂,”陈青道:“上次发病的时候说三儿是妖怪,要打死他,要不是隔壁的明叔,怕是三儿都出事了,从哪以后就一直绑着了。”

    “精神分裂?”

    “嗯,总说家里有个拿镰刀的瘦高个儿,还有个在长翅膀的妹妹,以前只是拿着扫把扫一些并不存在的羽毛,后来就乍乍乎乎的,时不时晚上尖叫一声,现在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

    陈青叹了口气。母亲走的早,陈山身体不好,自母亲走后身体越来越差,大概在六七年前就有了这毛病,开始还不影响干活,后来只能呆在家里做些零活,再后来零活也做不了了,整个家的重担就落到了大哥陈宽身上。

    “还说我脑中有一把剑呢,”陈青乐呵呵道:“对了对了,老头儿,你不是很牛吗,看看我脑袋里有剑吗,是不是什么剑魂武魂之类的?”

    “没有。”山海青摇摇头,沉吟道:“母亲怎么去世的?”

    “不知道。”陈青摇摇头:“爸不说。”

    小区里都是二层的小楼,栏杆上焊着一条条往外伸出来的铁杆,上面挂着衣物,有些还在滴着水,楼道里各种充当垃圾桶的大号塑料箱。楼下邻居们熙熙攘攘,谈论着觉醒、谈论着能读什么大学、谈论着今天的肉价。

    楼道口,陈青停下了脚步,“老头儿,世上有鬼吗?”

    “如果你指的是人死后不散的念,有。”

    “你能看到鬼吗?”

    “除非鬼王,普通小鬼出现在本座面前会自行崩溃的。”

    ……

    真的假的啊?陈青吐槽了一句,这逼格也太高了点吧?想了想,又问:“那……家里真的有鬼之类的吗?”

    “没有。”山海青道:“本座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真有鬼,就算不敢在本座面前露面,但也会有痕迹的,屋内并没有鬼怪痕迹。”

    “那爸真的有病啊,”陈青笑笑,叹了口气,摇头下了楼。

    在这个觉醒者的时代里,他自然是想过,听陈山神神叨叨的话,自然也想过自己脑袋里是不是真藏了什么剑魂,陈蛮是不是也真有什么妖怪附体的古怪觉醒能力,听山海青这么说,算是掐死了这点念头。

    “明叔,张叔,王爷爷……”陈青一路上打着招呼,这种老旧小区邻里都熟,微笑打着招呼出了小区。

    “你往哪走?”一看陈青出门往右,山海青皱着眉头:“本座说的分舵主在城南。”

    “先去学校啊,”陈青拍拍书包。

    “冥教教主在此,还要念那破书?”

    “诶,讲道理,不管是大侠还是大恶人,只有高中文凭说出去多丢人呐!”陈青呵呵乐道:“而且,要是你只是我做的一个梦呢?要是你只是我想象出来的,明天就不在了那我不是被坑死?”

    “那本座要是说这个机会明天就没有了呢?”

    “呃……”陈青顿了顿,无奈道:“好吧,那先去找这个分舵主吧。”

    陈青心中估摸着,觉着这个分舵主可能会是个隐藏NPC。

    19年前,整个世界都变了。

    或许是一眨眼的功夫,又或者是一觉醒来后,世界就变了,又或者,不是原来的世界变了,而是无数人在某一瞬间就进入了如今这个异界。

    那一天就是新历元年。

    至今,都没人知道这里到底是一个游戏,或者是一个真实世界。

    有各种死了能爆出材料或装备的妖兽,城中心的英雄碑上面还有排行榜能实时更新,还有任务系统,这些像极了游戏。

    但同时,也能通过显微镜看到细胞壁,耳熟能详的化学方程式在这里也依旧存在,这已经不能叫做细节了,若是一个游戏,这等夸张的细节和数据量,恐怕只用一个鸡蛋就能撑爆一个服务器了吧?

    所以主流论调倾向于这是一个加了一套VR系统的现实世界。

    当然,对于陈青来说,这并不重要,对于他来说,这里有老爸、老哥、老弟,这里会饿,会痛,会死,就是活生生的现实世界。

    陈青的追求也不过就是挣点钱,让陈宽别再那么辛苦了而已。

    所以,对于觉醒,陈青真的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既然决定了,陈青一想到可能能觉醒,立刻有些欢呼雀跃:“话说老头儿,这到底是个啥任务?啥等级的?有E……不对,D级!有D级吗?”

    “S级。”山海青瞥了陈青一眼。

    “呵,呵。”陈青乐了。

    整个青云城都还没出现过S级的任务,好像最高级的任务也只有A级任务而已,而A级任务就算最顶尖的团队进入一般都会折上几个人。

    看命名就知道,A级的任务是存在的,但根据大家的猜测,A级应该也就到头了,不然真有S级的任务那该难到什么地步?

    S级的任务估计生存率十不存一了。这等级的任务陈青就算想接也接不到。

    来到了城南,随着山海青的指引,陈青一步步来到了一条破落的街道。

    “这里?”

    陈青眉头皱了起来,自小在青云城长大,陈青自然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堕落街。

    似乎每个城市都有这么一条藏污纳垢的街,陈青所住的小区破败落后,但那也是个正经小区,而这里,所有你能想到的肮脏龌龊都能找到。

    老实乐观的陈青除了小时候钻过几回碰巧看到过传说中的盘肠大战外,已经有十来年没来过这里了。

    “往里。”山海青语言简单明了。

    “……”

    陈青没法,钻入了巷道。

    一个个破落的房子,许多都是铁皮木板拼搭而成,从敞开的门窗或缝隙中依昔能看到里面潮湿阴冷的环境,时不时还能看到一双双不怀好意的阴厉眼神,与一声声女人不含感情的廉价浪叫。

    “我小时候竟然活着从这里出来了……”陈青道:“感觉光是来到这里就是一个E级任务了啊!”

    随着山海青的指引,陈青一步步往里。

    越是越里,陈青直感觉这里的凶狠人物也越多了些,时不时能看到一个个罩在斗篷里的男人,像是在演什么古装片,全身连眼睛都没露在外面。

    终于,来到了一个靠山的垃圾场,这里有个铁桶皮围成的栅栏,有条瘦削的大狗拖着一条生了锈的铁链朝着陈青狂吠,里面堆着臭气薰天的垃圾,流出的黑水聚在地上,上面飘着油,从不同角度看去真有点五彩斑斓的黑。

    “等着。”

    “就这里?”陈青呆了呆,在自己的印象里,黑恶势力要么在酒吧暗门,要么就是某个破落的古庙,再不济也得来个黑漆漆的溶洞啊!

    这算啥?

    不过山海青高冷,哪里还理陈青?

    “咦?这位爷却是没见过。”此时,几个从外面走来的乞丐却是一眼看到了陈青。

    “碰见了就是缘!”另外一个乞丐乐呵呵道,端着一个破口的大瓷碗一步步走了过来,在陈青面前哗哗摇着不多的铜板,“大爷,行行好,来几个铜钱呗。”

    几人乞丐穿着倒不烂,但很脏,一件不知道哪来的冲锋衣表面的油腻都已经反光了。再看另两人,差不多也是同样的情况。

    嘴中说着大爷,但哪里有一点乞讨的样子,那模样分明就是不给就明抢的样子了。

    陈青也穷,知道所谓乞丐是个什么勾当,没事时就是乞丐,时不时来个角色切换,扮一扮小偷甚至强盗。

    “我也没钱啊,”陈青无奈道,将两边兜都翻了出来。

    “你这书包鼓鼓囊囊的,书怎么也得几斤重吧?”乞丐咧着嘴笑道,伸着乌黑的手肆意在陈青包上翻着。

    “书值几个钱啊,别这样老哥们,”陈青暗皱眉头,目前这状况感觉有些不妙啊……

    “哥们儿几个几天没吃饭了,大爷,脱下来吧,”乞丐笑着,吊儿啷铛又上前一步:“大爷,可别逼我们动手。”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陈青话音刚落,脸色突然变了,在这一刻仿佛换了个人,满脸倨傲冷酷。

    冷酷的陈青手指在乞丐手上一点,似乎点在了什么筋上,乞丐的手猛地弹了回去,而陈青的手直接将还在空中的大瓷碗扣在了乞丐脸上。

    咔!

    一声断裂的脆响,大瓷碗嵌在了乞丐脸上。

    啊!!!!

    一声破碎了的嘶喊猛地传出,乞丐扯下瓷碗噔噔后退几步,只见他半张脸上全是血,鼻子已经塌了,口中全是乎拉拉的血沫,当中还有几颗碎牙。

    “蝼蚁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陈青冷冷看着他:“滚!”

    啊!!!!

    啊!!!!

    乞丐惨叫着,他的另外两个同伴慌作一团,本来还想上前对付陈青,见到他那冰冷的眼神打了个寒战,当中一个乞丐有些发毛,道:“叫……叫狗哥来!”

    另一个立刻也扶起意识已经有些不清的乞丐,扔下了一句场面话:“小子,死定了你!”

    说着半架半拖将受伤乞丐拖了去,一路上全是血迹。

    陈青心中发寒,竟是在这一瞬间,山海青夺去了他身体的控制权,来了这么血腥的一幕。

    还在想着要怎么做,里面的犬吠声突然消失了,陈青回头看向垃圾场,就见一个穿着邋遢的男人,肚子很大,大冬天的穿着一件开衫的衬衣,露着满是体毛的胸腹,头顶插着一副墨镜,颈上还有一条粗大金链,很社会。

    只见他斜端着一个碗,一边扒几口,一边挑了片肥肉扔给大狗,看着陈青嘿的一声笑:“看不出来还挺有种的。”

    陈青没搭理这一句话,莫名其妙来了一句:

    “地震高岗,一脉溪水千古仇。”

    邋遢男人一愣,面色郑重起来,大手擦了擦沾在嘴角胡子的油米,郑重道:“门朝大海!”

    “三河合水万里流。”陈青平静回道。

    男人浑身一震,将肉饭混合的饭碗直接扔给了大狗,立刻开了门。此时再看陈青就带了几分恭敬。

    陈青没有一字多余,直接道:“带路。”

    “是!”邋遢男人迅速将门给关上,抢先几步带起了路。

    ……

    果然还是毫无创意的对暗号……

    绕过几个堆得有几层楼高的垃圾山,邋遢男人就带着陈青来到了一处小屋前,邋遢男人站定,朝里指了指。

    陈青点点头,平静走入了当中。

    漆黑的小屋里,坐着一个魁梧的男人,或许是光线的原因,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他颇有些好奇地打量了陈青一眼,不知是光线还是其他的原因,陈青似乎看到了这男人眼中冒出了火光。

    男人一言不发拉开了地上一个铁板。

    铁板下有一个黑漆漆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