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45 疯狂杀戮
    几人当下又踏上了路,要是别人,不管战绩多大,受了伤总该有点阴影,但几人或许是激起了血气,却是更跃跃欲试了,而且这会儿也更加自信。

    有着山海青指路,两个小时后就找到了下一处兔窝。

    几人吃了饭,这才开始了进攻。

    几人早已商量好,由三人负责拦住羽兔,不求击杀,只要拦住,先一只只放出去给陈青斩杀。

    陈青拿稳军刀,轻轻蹦了几下,觉醒的好处不光多了天赋技能,连带着体质也强了很多,一切就绪,这才低喝一声:“放过来!”

    很快第一只羽兔就倒在了陈青刀下。

    陈青微微一感受,果然!一股子气血被他自动吸入了体内,他没带气血仪,只能估计大约加了2点左右的气血。试了试,果然,力气变大了一点点,速度也上升了一点!

    这个效果可以持续十分钟,如果在此时间内没有继续斩杀,效果会消失,如果在持续时间里有斩杀过其他妖兽,效果时间会顺延十分钟。

    陈青大喜,道:“放过来放过来!”

    很快,第二只羽兔也倒在了陈青刀下,又一股气血涌入陈青身体,而陈青的力量速度再一次上升。

    第三只。

    第四只。

    第五只……

    要说一只的气血涌入身体时只能勉强感觉到,那五只,那就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

    陈青速度越来越快,或许也是找到了自己的节奏,每一击都愈加干脆利落!

    又放出了几只,陈青的速度看起来已然超过了赵富贵,每一击都自带风声。

    “好快!”周阳乔愣住了,这会儿才惊叹道:“这尼玛是个神技啊!只要怪物足够,这能上天捅玉帝啊!”

    赵富贵与胖子也看出了这一点,想一想,除了开始时比较难熬,只要给陈青创造一点机会,只要让他杀上几只,这就再也没办法克制住了啊!

    “难道他就是为了这个技能,选择从头开始吗?”赵富贵心中砰砰直跳,感觉自己想到了一点什么。只是……难道天赋也能选择的吗!?

    赵富贵心中觉得太过离谱,但同时,联想起脏佛对于陈青的看重,似乎又只有从头修炼能解释!只是……只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从头修炼这么一说吗!

    再杀几只,陈青挥刀的速度已经看不太清了,感觉像是昆虫扇动翅膀时一样,只能看见一点残影。

    而此时,兔窝里面的兔子终于也急了!

    见几次冲不出来,猛然间一窝蜂全冲了出来!

    三人顿时被冲开,赵富贵急忙喊道:“陈哥!出来了!”

    “你们散开!”陈青高喊了一声,持刀冲上,手中军刀太快,没有一只羽兔能够躲开,更恐怖的是,陈青的速度还在加快!

    只过片刻,陈青的身影已成了一道残影在兔群间飞掠,几人都已经看不清陈青怎么出刀的了,就见一只又一只的羽兔被斩成两截掉落在地上。

    而陈青胸口和后背处,那道觉醒时出现的云纹似的图案,越来越红,此刻冒着血气,仿佛随时能滴出血来。

    周阳乔突然想到了什么,翻出了行军仪。

    上面的数字这会儿已经开了挂:

    71。

    73。

    75。

    78。

    ……

    数据疯狂跳着,从开始的1个1个的上涨,成了2个,后来干脆3个3个地涨了!

    陈青队第一次疯狂击杀或许还没人注意,但在第二次战兔王的时候几乎已经引起了此次所有队伍的注意。

    是以这一次陈青这边的杀戮一开始,就已经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66、67、68、69……卧槽,这……这也太疯狂了!”

    “怎么可能啊,这……难道那些妖兽集体中毒还是怎么了?”

    “这是什么鬼!开始成对儿跳了!71!73!75!!”

    “78!!!!跳仨了!!跳仨了!!”

    一直在奋力追赶着陈青队的云飞这会儿已经无力了,看着行军仪上那不断跳动着的数字,眼皮剧烈跳动着。

    他一直觉得只是自己没有遇到足够数量的妖兽,如果能遇到,第一将会是自己的。

    但是,这会儿他看着那飞跳的数字却是有点心寒!

    能让斩杀数字达到这等速度,得多密集的兽群?而那等兽群当中自己还能有命在吗?

    同时眼皮直跳的,还有邵真。

    从第二次的数字飞跳中,邵真知道了陈青他们遇险,好不容易派人过去察看了,确认了安全,消息这才回报回来几个小时,又开始作妖了?!

    81!

    84!

    87!

    看着那飞跳着的数字,邵真都感觉心惊肉跳!

    “不行!召集人手!再去找!”中校忍不住了,喝道,立刻派遣起了人手。

    ……

    一切鸡飞狗跳的源头,陈青这会儿已经杀得兴起,杀得忘我。

    这会儿陈青的速度与力量恐怕就算是邵真前来也会动容。

    这绝对不应该是出现在一重武者身上的强大力量!

    胖子三人这会呆若木鸡,只能呆呆看着陈青收割羽兔。

    其实也说不上看,陈青已经化为了一道残影,到处乱闪,从他们面前过的时候还会带起一股风。

    “富……富贵,你能看到他吗?”

    “勉强能吧……”赵富贵咽了咽口水,方才陈青说了天赋后他只是觉得不简单,完全没想到会恐怖到这种地步!

    就在三人震惊之时,一切突兀停了下来,陈青站定了身形,身上竟然已经隐隐冒出了红色的热气……或者说,是血雾。

    整个笼罩在淡淡的血雾当中,犹如鬼魅。

    “完了?”陈青愣愣一句,再看周围,果然,羽兔全都已经倒了!

    而且死得干脆,再也没有一只如方才那般还在挣扎。

    “兔王要逃!”山海青突然道:“还有一个洞口!”

    “兔王要逃!”陈青只来得及说出这么一句,立刻奔向了另一个方向。

    三人顾不得收集战利品,狂奔过去。

    果然,在另一个洞口中已经冒出来了一只如小牛犊一般的羽兔,这只羽兔显然已经晋阶很久,远不是方才斩杀那只才刚刚觉醒的兔王的模样。

    但妖兽的感觉向来敏锐,它定然是惧怕于陈青那恐怖的血气,都生不出抵抗之心,直接跑路。

    此刻见陈青到来,兔王猛地嘶吼了起来!

    荷!!!

    荷!!!

    随着它的怒吼,它的眼睛已经成了血色,一股股黑绿色的黏液随着吼声飞溅了出来。

    陈青没有一句废话,更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直接动手!

    军刀直斩头颅!

    但令人意外的是,这只羽兔速度惊人的快!一翻爪,竟然拦下了陈青此刀!

    当!!!

    一声炸响,上好的军刀竟已经被兔王击碎!

    陈青如今的动作很快,意念也极快,在这电光火石当中,陈青一把抓住了正飞向半空的半截军刀,身体平转180度,一翻手已经将断刃送入了兔王腹中,同时往外一拉!

    兔王惊惧之下再次一只爪子再拍向陈青抓着断刃的手,同时大嘴狠狠朝陈青面门咬来,同时嘴里刺出了利刃!

    当当!

    陈青速度太快,将这两下避无可避的攻击都一一招架了下来,同时膝盖猛地踢起,撞在了兔王下巴上。

    兔王头猛地折向天空,吐出的如剑长舌也是刺向了天空。

    陈青手中不停,将两手上的两截军刀一左一右刺入兔王颈中,双手再像转方向盘一般猛地一转!

    身体立刻往后退。

    兔王身体蹬蹬向前两步,颈间突兀喷出了恐怖的鲜血,下一刻,头颅整个儿掉了下来。而它的身体还蹬蹬往前走了好几步。

    周阳乔三人再一次震撼!

    说来话长,但整个过程兔起鹘落,两者顶多也就交手了三四秒而已。

    两者冲至一起眼花缭乱交手三秒立刻分开,下一刻其中一方头颅落地……

    这是何等震撼的画面!

    “这个……”胖子咽了咽口水,“不是……不是说被动系的尽是没用的奇葩技能吗,陈青这个……逆天了啊!”

    “这兔王恐怕十个我来也没法做到这么轻松,陈青这个太夸张了!”赵富贵喃喃道。

    而那一边。

    陈青神智微微有些……

    怎么说呢,就像是吃了酒的状态,意识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说什么,但胆儿就是肥。

    陈青自从吸入了大量的气血过,一股子不知道该说是战意还是嗜杀的残暴之意,总之有点停不下来的感觉。

    这应了技能的名字:血宴!

    盛宴,吞噬,焚血!

    三大技能,名字一个比一个邪恶,也是一个比一个强大。

    而这会儿陈青正好激活了第二个被动技能:吞噬。

    击杀一阶领主会永久性增加一点气血,而兔王,就是所谓的领主。

    在兔王倒地那一刻,陈青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吸力,从它身上拉扯出了一个玻璃珠大小、晶莹剔透的血滴,直接没入了陈青的体内,在进入体内的一瞬间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分成千万道细流没入了全身各处。

    “好像……也没强大多少啊老头儿!”妖兽杀尽,陈青的意识逐渐恢复清明,皱眉问道。

    “蠢货!盛宴效果尚在,你如今击杀如此多妖兽,体内的气血翻了足有四五倍!这一点气血自然不会有一点感觉。但你要清楚,这翻了四五倍的气血只是暂时的,十分钟便会失去,但你这吞噬得来的一滴精血,却已是你的气血!”

    “有道理!”陈青点点头,低头往胸口一看,觉醒时烧出来的那一道云纺似的图案这会儿红得滴血,仿佛一伸指都能蘸出血来。

    “这一个个的都邪得慌!”陈青扯了扯衣领,向周阳乔三人道:“还有吗?这会儿我无敌!乘热再杀点!”

    “……”

    “……”

    “没了!”赵富贵老老实实道:“兔王应该是把所有手下都派出来送死,自己从后门要逃的。”

    周阳乔兴奋几步跑了过来,一掌拍在陈青肩头,手突然缩了缩:“嚯!你发烧了?这身体这么烫?”说完周阳乔喜道:“你这天赋绝了!”

    “不错!”胖子也是喜道:“以后咱们专挑妖兽扎堆的地方,先想法子给你喂几口,好家伙,牛魔王来了那也得跪下叫爸爸啊!”

    “好!”陈青也是喜道,如果只是自己,开头真的很难搞,但有几个人帮个手给自己开出了头……嚯嚯嚯嚯!

    “先清点战利品!可别让人捡了去!”陈青提醒道,说着弯腰捡起了兔王,这时却是怔住了。

    随即,周阳乔三人也是怔住了,三人异口同声惊呼了起来:“木器!!!!”

    在兔王下面,有一根像是普通木棍的东西。

    荧荧发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