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42 斩兔王
    “嚯!还有这招?”胖子顿时大喜:“那还说个蛋啊!开搞啊!”

    一直持反对意见的周阳乔也道:“那可以搞一搞。”

    陈青也不卖关子,直接道:“羽兔吃的很杂,艾蒿、茎叶、苇条、草节这些都吃,食草的妖兽肠胃都很强大,羽兔没法消化的那就是茎干了……”

    “你不是要烧屎吧?”

    “……对。”陈青指着这里星星点点的便便:“算是药,劲很大的。”

    众人面色都有些勉强:“成……吧。”

    陈青么,陈蛮他俩垃圾翻过无数了,倒也不介意,直接开始捡。

    三人一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当下也都跟着陈青一起。

    片刻就捡了一小堆,由赵富贵守在洞口,陈青点燃了便便。

    大股大股的浓烟顿时冒了起来,好家伙,这味道!

    倒不是臭味,但有一股像是什么草药烧着了的味道,相当狂野,只是吸入了一点点,陈青的眼睛就已经薰得发红,鼻子里像是钻入了团火,太烧了!

    陈青赶忙回头深深吸了口气,脱下衣服,双手套在袖管中撑开,奋力扇了起来,浓烟顿时灌入了洞中。

    只十来秒,立刻就有羽兔飞奔了出来,赵富贵早已守在了门口,手刀狠狠斩下!

    而胖子与陈青也已经守在了赵富贵身后,逮着漏网之鱼。

    他们的击杀记录似是长了翅膀,飞速往上窜:

    23。

    24。

    25。

    26……

    “爽死老子了!”胖子欢呼起来,这哪是试炼?这是练习砍西瓜呢!

    经历过方才那一战的凶险,此刻的陈青那也是从头爽到了尾!

    31。

    32。

    33。

    34。

    35。

    ……

    而在指挥部中,邵真等人都呆住了!

    这……水表跳得也没这个快啊!

    这是什么玩意儿?

    几个军官很快注意到了这一幕!中校面色一变,立刻喝道:“陈青队怕是遇到了大危险了!快让那旁边的兄弟过去!”

    ……

    青云一中的队伍。

    云飞向来很自信,早早觉醒,早早得到了功法,天资上佳。作为一个名字能出现在赤子榜上的天才,他向来自傲。

    别人看来是凶险挑战的围场试炼,他看作了是自己扬名立万的舞台。

    只是万万没想到,那个陈青队竟然在短短时间内斩杀了17只!

    这不只是心气之争,在围场试炼里有了亮眼表现,对未来的路有巨大的帮助!大学,宗派,导师,等等,都是极为看重的!

    所以云飞咬紧了牙,一路飞追,甚至此刻都已经脱离了自己的小队,总算杀到了14只。

    “很快了!”云飞随意踢飞一只被几个冰锥钻成了刺猬的铁翅鸡,都懒得去收精血,下意识挑出行军仪一看。

    他顿时呆住了!

    榜首的数量依旧没变,依旧是陈青小队。

    但是!

    那个17已经变成了38!!

    怎么可能?!云飞怀疑自己看错了,再细看一眼。

    39?

    40??

    41!!!

    怎么……怎么可能?!

    云飞眼皮抽搐了起来,而那数字还在飞跳着!

    42!

    43!

    44!

    ……

    “这是老子这辈子最爽的一天了!”胖子哈哈大笑。

    似乎是浓烟的影响,羽兔们这会儿全都失了智,一个个全都疯了似的往外冲。

    而当它们冲出烟幕时,就会撞上早已高高扬起的手刀,就算险之又险避了过去,又会遇上两把军刀……

    “多少了?”周阳乔也砍翻了一只从外面回来的,这会儿也满是兴奋。

    “有40了吧?”陈青喊道:“别分心,一会儿再数!”

    “有情况!”猛然间听赵富贵喊了一句,就见烟幕里一次性冲出了十来只羽兔,赵富贵双手齐上,但也只是砍翻了三只,剩下的全都冲了出来!

    胖子和陈青持刀冲上。

    当!!

    一声暴响,突然见烟幕中冲出了一个大家伙,直接扑到了赵富贵身上,抵着他冲了出去。

    “不好!兔王!!”

    陈青慌乱中一脚踢飞一只,军刀一挥逼退围了上来的几只羽兔,匆忙回头一看,就见一只足有大狗大小的兔喘着粗气、红着眼睛张嘴要撕咬赵富贵。

    它将赵富贵压在身下,两只利爪抵着赵富贵的手刀,口中流着褐绿色的涎水,都已经要滴到赵富贵脸上了。

    “撑住!”陈青喝道:“胖子!别管富贵!先清了小的!”

    兔王不知觉醒没有,但力气竟然稳压赵富贵一头,它的爪子也相当锋利,争夺间后爪往下一划拉,赵富贵的战服直接被撕破,从腹到膝盖处被划拉出了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赵富贵心中一急,左手手刀翻了个小角度,朝兔王肚上切去,兔王微微往后一缩,赵富贵顺势在它腹上重重一踹,兔王顿时被踹飞,而赵富贵已经翻起了身来。

    另一边陈青与胖子两相交错,又是滚又是爬的,狼狈不堪,但羽兔们似乎被那烟被薰坏了眼睛,时不时往空里扑腾,胖子与陈青虽然狼狈,但反而在这局面中不停砍死了一只只羽兔。

    周阳乔死死握着刀,她知道自己实力最弱,而且又受了伤,只要自己不出险就是出了大力气,当下只是躲在角落里,等待机会。

    当!

    当当当!

    赵富贵与羽兔这会儿已经交上了手,双方的速度都很快,羽兔那爪子不逊利刃。

    赵富贵这会儿血已经汩汩往外淌,他心中发急,知道这么下去先倒下去的那个肯定是自己。

    “胖子!帮富贵!”陈青猛地喝道,纠缠他们的羽兔这会儿已经只剩下十来只,看似很多,但这些羽兔速度没有之前的快,而且半数都已经被胖子和陈青伤了,速度大减。

    胖子看了陈青一眼,有些担心,但这会儿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看赵富贵遇险,飞速赶去。

    胖子一走,陈青压力陡增!

    只一瞬间,屁股就被摸了道口子!

    杀杀杀杀!

    陈青也是红了眼,刀砍拳打脚踢。

    有了胖子,赵富贵压力骤减,立刻稳了下来,且战且进,兔王要是朝他扑来,兔王后面的胖子会下杀手,而兔王要是敢朝胖子去,他的手刀又会狠狠斩下!

    兔王更加忌惮赵富贵,是以大部分时间都面对着赵富贵。

    此时的陈青已经杀红了眼,一只羽兔直扑他面门而来,陈青一发狠下竟是张嘴狠狠咬了下去,同时看准空当抓住了一只羽兔的耳朵,将它砸向了另一只羽兔!

    终于将一只羽兔洞穿在了军刀上,陈青就是微微一呆!

    已经……没了?

    再看赵富贵那边,胖子两人已经稳住了局面,陈青当下也不急,持刀慢慢靠近,瞄准了一个空当,突然发难,一军刀狠狠刺下!

    兔王感觉敏锐,匆忙后退,但屁股处终究还是没能躲过,陈青军刀扎入,在兔王后撤下往后一拉,就多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口子!

    而胖子与赵富贵也没有放开这个机会,胖子反握军刀,将尖对准兔头,猛地推了过去!

    兔王吃陈青一刀,早已嘶吼出了声,此时见胖子一刀正冲面门而来,再一次后退,突然后背一凉!

    慌乱间兔王用尽了全力的力气往边上一跳!

    赵富贵的双刀虽然没能斩断其脊骨,但也自背至腹划破了两道巨大的口子!

    但兔王好歹也躲过了这致命一刀。

    嘭!

    兔王重重撞在了石头上,虽身受重伤,但已经站稳了身体,而且远离了三人,身体微微一下沉,猛地向另一方狂奔而逃!

    兔王一直注意着三人,甚至都没看路,这一瞬间,突然眼前一黑!

    一把军刀自上而下,贯穿兔王的整个脑袋!

    兔王吃痛,猛地一甩,就将周阳乔给甩飞了去。

    兔王万万没想到的是,它跳出的方向正是周阳乔的方向,像是个透明人的周阳乔一直在等待机会,终于等来了这一刀。

    腾腾之声不断,兔王已经在无意识扑腾了,搅得地上是泥土四溅,好一会儿,终于没了动静。

    围在周围的三人终于松了口气,赵富贵还觉不放心,上前将它脑袋剁了下去,这下重重坐倒在地。

    “卧槽,你们倒是扶一下老子啊!”周阳乔捂着肩头骂。

    “哟哟哟,大功臣!”胖子乐呵呵上前,左右一看,只有自己没受伤,乐道:“看看啥叫天选之人,作为现场唯一一个没受伤的,朕很是欣慰。”

    周阳乔闻言也向几人看了一眼,赵富贵受伤最重,这会儿都还没来得及止血呢!

    而陈青身上有许多小伤口……

    周阳乔眉头一皱:“陈青!被咬到了没?”

    陈青正要给赵富贵包扎呢,闻言一怔,刚刚那会儿自己杀红了眼,许多下都是一伤换一伤的干法,可没注意这茬,低头看了看:“没……有吧?”

    周阳乔赶紧过去一看,一把扒了陈青衣服,紧接着又要扒裤子,陈青顿时捂裤子急道:“干嘛!”

    “卧槽!老子稀得看你!赶紧脱裤子,看有没有被咬到,要是被咬到了赶紧找个通风的地方,这样尸体腐烂不会臭。”

    “……”

    “……”

    好吧。

    细看了几下,甚至连屁股上那伤都参观了,确定了没被咬。周阳乔这才给赵富贵包扎起了伤口。

    而赵富贵此时已经在查验爆了些啥,几人顿时也兴奋了起来!

    这是兔王啊!

    要是这家伙都不爆个木器石器的,那还玩个蛋啊!

    只不过胖子的骂声很快传了出来:“卧槽你奶奶个鬼!这都不爆装备?”

    三人顿时大骂!

    好歹这也是只觉醒的妖兽啊!好歹也是兔王啊!

    这爆率是有多低?

    “出了点材料,应该值点钱!”胖子骂骂咧咧翻着,但赵富贵跟周阳乔已经没空理会他了。

    两人都直盯盯看着陈青。

    陈青浑身发红,冒出了热气。

    在一瞬间,周阳乔觉得陈青被羽兔咬了,这是毒发作了,但下一刻就听赵富贵喜道:

    “觉醒!陈哥这是要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