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40 初战
    陈青心中咯噔一下!

    他竟然没有发现围过来了那么多羽兔!

    看这些羽兔,极有可能是察觉到他们的位置,这才包抄过来的。

    自己竟然被一群畜生给算计了?

    不对!

    陈青猛然反应了过来,“老头儿!你是不是故意指错了方向?!”

    “几只连半阶都没有兔子你都对付不了?”山海青冷笑:“那就乖乖在家呆着,别出来丢人现眼!”

    陈青大怒啊!

    猛然才想到了一个问题,己方几人来到这里,完全就是老头儿指的路,他是不是已经料到了他指西自己就会往东?所以才会反着说,他指的那条路真的是难度最小的路!

    简单来说,山海青预判了陈青会走相反的路!

    越想越觉得可能,不过这会儿咒骂山海青也无济于事,陈青强行压下火气:“那怎么办?羽兔有什么弱点没?”

    山海青乐呵呵道:“自然是有的……”

    周阳乔的军刀已经拨了出来,面色凝重,“怎么办?”

    “要不我们逃吧!”赵富贵咽了咽口水:“我杀出一条口子……”

    “逃不了!”陈青摇摇头,“大家别紧张,这些羽兔觉醒程度大概也就五十分左右,我们几乎都是它们的两倍!大家稍稍散开,阵形我们已经练习过,以三角阵摆列,三个角不断来回变化,始终要保持自己视线里能看到一个队友!”

    “富贵居中,不用急着出手,哪边出了情况就支援哪一边!”

    几人稍稍有些奇怪,在几人心中,此时最好的阵形就是背靠背,没想到陈青会这么说。

    陈青一开始也觉得要背靠背,谁知山海青冷笑一声:“嫌死得不够难看?”

    按山海青所说,除非长在一起,后背贴后背意味着固定了站位,只要当中有人一动,立刻就会乱了阵脚。

    反正山海青是老大,姑且一试!

    赵富贵实力最强,但他这会儿也有些慌神了,听陈青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立刻安心了下来:“他自然不会放任我们去死。”

    周阳乔与潘子正也觉不妥,不过人慌乱中都会下意识去听临危不乱之人,当下也都听陈青的站好了位置。

    “羽兔很敏捷,它们的嘴像蛇一样可以脱臼裂成四瓣张大到极限,而且有毒,大家注意不要被咬到!”

    陈青缓缓指挥着,这时就听到一只羽兔嗤嗤喷着气,嘴巴张得老大,感觉那嘴甚至能装下他自己,当中两根锋利的门牙就似两把铲刀,发红发绿。

    那嗤嗤声仿佛是在交流,很快,越来越多的羽兔也嗤嗤叫唤了起来,一张张血盆大口此起彼伏。

    猛然间,一只羽兔冲了出来,几乎是同一时间,羽兔们全发起了冲锋!

    四人的心都提了起来,赵富贵双手手刀已然显现了出来,身体微微弓下,随时能救援到其他人。

    只是眨眼功夫,第一只羽兔已经来到胖子面前,胖子军刀早已在手,不过他没用刀,狠狠一脚踢去,就听咔的一声,羽兔的脖子猛地一折,同时弹飞而出。与此同时下一只羽兔已经来到了眼前,胖子右手的军刀狠狠插下!

    噗!

    鲜血飞溅!

    羽兔直接被钉在了地上!

    而此时第三只羽兔已至,胖子已经空不出手来,弃刀奋力向侧一扑,羽兔速度更快,张开大嘴就朝胖子咬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利刃猛地支援而来,正撞上羽兔张大的大嘴!

    赵富贵毫不客气,从头至尾将羽兔切成了两半,随后再不恋战,抽身迅速后退,支援向了周阳乔。

    周阳乔实力最低,羽兔骤然奔至,立刻乱了手脚,此刻她大腿裤子已经被划破,里面鲜血直流,虽不深,但严重影响了速度,更糟的是第二三四只羽兔几乎同时奔至,周阳乔只得持刀乱砍乱挥,已经被逼至了一块大石前。

    “不好!”陈青这时砍翻了两只羽兔,一只直接砍成了两半,一只受了重伤正要挣扎站起,他余光看到周阳乔险况百出,挥刀狠狠往前一斩!

    几只羽兔迅速后退,而陈青已然借着这个空档奔向了周阳乔!

    同时奔向周阳乔的还有赵富贵!

    当当……

    羽兔已经打落了周阳乔手中军刀,此时速度最快的赵富贵已经奔至,双手手刀猛地朝两侧一拉!

    周阳乔面前的四只羽兔有三只被一斩两半!

    还有一只仓皇后退,却正遇上了陈青,陈青一刀斩下,羽兔顿时头裂成了两半!

    而胖子此刻已是凶险万分!

    他方才没能站起,五六只羽兔就已一拥而上,胖子再一次踢飞一只,

    一刀砍翻一只,一拳重重打在兔头上,这三下几乎在同一时刻,此时的胖子已然回不过力,奋力朝着三人直挺挺跃了过来!

    赵富贵首先砍至!

    一刀一个再一次砍翻两只,此时速度稍一些的陈青也已奔至,猛地一刀砍落,没想羽兔速度极快,猛地在地上一蹬,猛地折向了另一方!

    陈青一刀砍空,只又有两只羽兔朝着周阳乔去了,再一次抽身回防。

    而赵富贵那边已经围上了七八只羽兔,不过赵富贵也不惊慌,双手上下张开,猛地原地转出了两圈,顿时又有两只羽兔被撕裂成碎片,而其他羽兔不得不再一次退开。

    而退开的羽兔,直奔着陈青而来!

    此时胖子已然站稳了身体,看着飞奔而止的羽兔狠狠斩下!

    陈青也是如此,护在周阳乔左右砍杀。

    说来很长,但这一切只不过是瞬息之间,顶多也就三十秒,甚至于此刻连被斩成两截的羽兔都还在不停抽搐。

    赵富贵那边羽兔已然不敢上前,在四五米外迅速交错跑动着找着机会。

    陈青与胖子两人再杀了两只,羽兔此时已然只剩下六只,猛地嗤嗤叫唤了几声,瞬间逃得没影了。

    “来啊!”胖子怒吼道,几步追出,在空中滑劈了两下,随手将一只重伤的羽兔砍死,这才回过了头来。

    “没事吧?”陈青不由分说撕开了周阳乔的大腿。

    本就白皙的皮肤在鲜血的照映下更是白得炫目。

    “看你大爷!”周阳乔怒道:“赶紧给老子包扎了,回去老子脱光了让你看个够好吗?”

    “……”

    “……”

    赵富贵听得直翻白眼。

    虽然周阳乔爱好女,性格变形金刚这一点他也知道,但平时也没多接触,没想到会是这么狂野的性格啊!

    昨天邵真给大家恶补过战场急救,虽然知道步骤,但终究是第一次包扎,陈青弄得手上全是血,这才好歹算是包好了。

    周阳乔一直龇牙咧嘴,一手狠狠抓着陈青肩头,这会儿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你确认是抓的?不是咬的?”陈青再一次确认:“如果是被咬的,现在回去能赶上治疗的。”

    “抓的,咬那一下我躲开了。”周阳乔有些虚脱靠在大石上,双手抱拳:“对不起各位,战力太渣,拖累你们了。”

    “哪里的话!”赵富贵连忙摇头:“过了过了。”

    陈青和胖子和周阳乔却是太熟了,懒得客气,直接道:“知道就好,你这个累赘!”

    说着这才清理起战场来。

    数了数,共有16只羽兔。

    不管是邵真还是其他学校的老师,教导学生进入围场时都会再三强调“抓单”,也就是多对一,如果没有,那要么等要么退,要么想办法将当中一只引出来。

    像陈青几人这么一次性杀16只的,就算不是唯一怕也没几个了。

    几人看到一地的血腥与残缺不全的羽兔,都有些兴奋,只不过细细数了一下,依旧没有装备,由此也能看出装备出现的稀有程度。

    周阳乔休息着,三人立刻开始收拾战利品,一滴,两滴,三滴……

    收到第二滴时,陈青突然一怔,一只羽兔破碎的脑袋边,有一颗很是醒目的牙齿。

    收起来一看,陈青顿时喜道:“羽兔毒牙!”

    几人都看了过来,都欢喜了起来。

    除了最常见的精血,妖兽死时可能会爆出特有的材料,如铁翅鸡的铁翅,如羽兔的毒牙。

    毒牙的价值比精血高很多,在两千块上下,只不过精血如今已经成了硬通货,哪里都能出手,而毒牙还得看有没有人要。

    9滴精血,1颗毒牙。

    这就是此次的全部收获。

    价值近三千元左右。

    “发财了发财了!”胖子喜道,他每天嗑药估计都能嗑几十万,这点钱自然是看不进眼里的,但是他相当喜欢这种感觉。

    “咦?这是……嗨,你们都过来看看!”胖子突然指着地面。

    这是一条血迹,想必是某只受伤的羽兔留下的,一点一滴,延伸向了西边。

    顺着这条血迹,恐怕能直抵兔窝!

    兔窝?

    一瞬间众人都想到了巨龙巢穴,听说那可是塞满金币的,兔窝再不济也是妖兽的巢穴,起码也该有几件灵器吧?

    几人立刻想到了这血迹背后的凶险与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