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30 八年
    “难怪你一把年纪了都没有对象!”

    “哈哈哈哈哈哈!”山海青大笑:“本座越来越喜欢小蛮了!”

    陈青都要暴走了,女孩子?你管它叫女孩子???

    陈青真个儿被咽得不轻,甚至第二天上学的时候依旧带着这股怨气。

    早上帮昨天跟自己一道旷课的陈蛮写好假条,这才来到了学校,路雅看到陈青来上课了,立刻端着她的小本本皱眉走了过来。

    陈青心中叹了一口气,纪律委员终于又来了。

    “陈青,就算大家都知道你情况特殊,但你也不能一声不吭就旷课吧!”路雅皱着眉头:“一旷就是一下午!”

    “我爸犯病了……”陈青没办法,只能继续动用这个杀招。

    接下来路雅从纪律讲到成绩,再讲到集体,将陈青说得脑瓜子嗡嗡的,终于让陈青写了张检查,最后还道:“老班那一关你想想怎么过吧!”

    “妈耶……”陈青一拍额头:“忘了还有老班这一关了。”

    班主任汪城绝对是个好班主任,陈青现在用的公交卡就是他给的,学校给每位老师办了公交卡,汪城住校,知道陈青每天来来回回得不容易,就把自己的公交卡给了他。

    除此之外,学校每有什么补助,汪城都会尽力帮陈青争取。

    但这不代表汪城不会削陈青啊!

    陈青靠着窗,有些不安。

    早读,人声鼎沸。教室里的热气将玻璃都遮上了一层朦胧雾气,像是毛玻璃。

    陈青也读着,一瞥眼见自己靠着的玻璃上有个黑影,下意识一挥手擦去窗上的雾气,毛玻璃变成了玻璃,班主任汪城的半张脸出现在了陈青随手开出的小窗口中。

    冷冷盯着陈青。

    好些人都看了过来。

    两人对视三秒,陈青神使鬼差地,又哈了一口气,将班主任的脸遮了回去。

    “哈哈哈哈哈哈!”

    “秀啊陈青!”

    “老铁666!”

    班上小半人都注意到了陈青,万没想到陈青来了这么一出,顿时疯狂大笑,一股股念涌了过来,却是山海青随手开了神经回路。

    特别是窗外的汪城,涌来的念超过了所有人的总和!

    “安静!”汪城出现在了教室门口,看向陈青的眼神不善:“陈青,出来!”

    死定了……

    陈青硬着头皮出了教室……

    汪城足足骂了陈青有半节课。

    甚至在陈青午休回家时,耳旁都依旧是汪城隆隆回荡的骂声。

    要不是陈青最终保证“再也不旷课了”,可能还会更久。

    就这么回到家,将饭煮了,给陈山松绑,就见陈山格外的安静,平静看着上铺。

    人总不能这么绑着,每次陈山好转,陈青都会给他放风。

    “陈青,老师说不能再有下次了。”陈蛮也回家了,“他骂了我很久。”

    这家伙也被骂半节课了?

    陈青大感同病相怜,问:“老师骂了你多久?”

    “21秒。”

    “……”老夫怎么这么想掐你呢?陈青愤愤不平,懒得再看他一眼,提了垃圾袋下楼去了。

    陈青万万没想到的是,此刻的陈山,有了变化。

    “不,不!”陈山捂住了耳朵,死死闭着眼睛。

    在陈山的眼中,一个长着残破羽翅的小女孩正指着陈蛮,“杀了他!他才是一切的根源!只要杀了他,这一切都结束了!”

    一个高得顶在天花板、不得不弓着腰、像极了一根细杆的男人也道:“杀了他!一切都将结束!”

    “杀了他!”

    “杀了他!”

    陈山的眼睛渐渐失去了焦距,口中荷荷喘着粗气,看向陈蛮的目光充满了一股子嗜血味道!

    “不!不!”陈山猛地想起了什么,再一次捂住了耳朵,惊恐道:“不要!不要!不要……”

    “杀了他!八年了!!一切都该结束了!”角落中的小女孩依旧指使着陈蛮。

    “八年!!八年!!”陈山混乱的眼睛想到了什么,“什么八年?!八年!!”

    “杀了他!”

    “杀了他!”

    “八年!八年!八年!”陈山还在挣扎,但已经在挣扎中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了正蹲在床脚跟猫妖说话的陈蛮。

    “八年!!!”在猛一瞬间,陈山霍然开朗,浑身猛地松弛了下来,缓缓转回了身,看着小女孩,哭了起来:“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这一切都假的!”

    “你也是假的!”

    “八年了!八年了!!小蛮都已经长那么大了!”

    “可你还是八年前的样子……”

    “啊……你是假的……”陈山崩溃大哭,双手捂脸,跪坐在地上:“啊……”

    “假的……”

    “假的!”

    陈青在楼底突然听到了陈山的声音。这一惊非同小可,几下冲到了楼上,就见陈山双手掩面跪坐在地上嘶声大哭,而陈蛮认真看着这一切,似乎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

    而猫妖,已经从床底下探出了头,很警惕看着陈山。

    看到陈蛮没事,陈青终于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将陈山扶到床上,柔声问道:“爸,怎么了?”

    陈山抬起头来,陈青就吃了一惊。

    血泪!

    陈青手一颤,忍着骇意将拿来毛巾擦干净了陈山的脸,又一次问道:“爸,怎么了?”

    “假的……都是假的,”陈山虚弱看着陈青:“我明白了,假的,都是假的。”

    陈青的心砰砰直跳:“什么……假的?”

    陈山轻轻摇着头:“我正常了,我想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正常了?”陈青看了看陈山。

    “没有白麟,没有黑麒……他们都是假的……”陈山努力道,伸出瘦削的双手,细细打量着,仿佛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双手:“再也不会了,不会了……”

    “嗯嗯嗯!”这种情况已经有过好几次,陈青不敢大意,一边安慰,一边将他安抚躺下。

    再一次将他绑回床上,但陈青没有捂住嘴,想听听他说些什么。

    “酆都鬼城,假的!黑麒,假的!白麟,假的!全是假的!哈哈哈哈,我想明白了……假的。”

    “酆都鬼城?这又是什么东西?”陈青一怔。

    没想到山海青却是面色一变,“陈青,问他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陈青看到山海青这模样,知道事情不简单,“爸,酆都鬼城你从哪听说的?”

    “没事,没事,都是假的。”陈山哈哈直笑:“我想明白了,都想明白了。”被绑着的手奋力指向空无一人的墙角:“他们也是假的!都是我想象出来的!”

    陈青皱着眉头,虽说一个神经病的话不能当真,但总觉得今天依旧还是蹊跷了些。

    “不用怕,别怕,我不会再让他们伤害你了,”陈山表情温柔,他缓缓捧起陈青的脸,看着陈青声音温柔:

    “孩子他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