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人生 > 第58章 离开未必是坏事
    吴立成的酒量虽说很不错,但也架不住这么喝,足足一斤开外了。

    散场后,吴兆明特意叮嘱张铭将他送回去。

    面对院长交给的任务,张铭不敢怠慢,搀扶着秦立诚出了酒店门伸手打了一辆车。

    “立诚,怎么样,没事吧?”张铭关切的问。

    “除了头有点晕以外,没问题!”秦立诚出声道。

    虽说喝多了,但秦立诚的大脑还是清醒的,远没到醉的人事不省的地步。

    “那就好,你今天真给力,喝的姓李的当场就算账了,呵呵!”张铭一脸开心。

    吴兆明升任一院之长后,李延庆自持是二把手,没少在张铭面前颐指气使的,这让他很是不快。

    秦立诚面露郁闷之色:“张哥,其实,我也不愿得罪他!”

    若非李延庆太过咄咄逼人,秦立诚绝不会和他结下梁子。

    “立诚,你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了,但人家自持是二把手,除大老板以外,谁都不放在眼里,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了!”张铭说这话时,深有感慨。

    尽管出租车司机和中医院无关,但为避免节外生枝,秦立诚和吴兆明的交流非常隐晦,并未指名道姓。

    张铭说到这儿,在秦立诚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低声道:“立诚,他就算再牛,也奈何不了你。你有大老板撑腰,在这一亩三分地里,谁也动不了你!”

    秦立诚虽不愿得罪李延庆,但梁子既已结下,也没什么可纠结的,现在最担心的反倒是众人误会他和吴兆明之间的关系。

    这对他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

    “张哥,其实我和大老板的关系也没大家传的那么好,我们不过就是普通的师徒关系而已。”秦立诚出言解释。

    在这之前,秦立诚也觉得他是吴兆明的铁杆心腹,但现在他觉得自己想多了。

    吴院长也许正在琢磨如何对付他呢,若再不警醒的话,怕是连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立诚,你就别解释了,医院里是谁知道你是大老板最器重的人。”张铭一脸羡慕之色,“今天这事杨、任两人都跟在你后面沾光,否则,他们的承包费绝不可能下降一万之多。”

    张铭这话并非空穴来风,南门街诊所的承包费只有一万,杨晓军和任明祥紧咬住这点不放,吴兆明无奈,只得松口。

    “张哥,你想多了!”秦立诚出声推辞。

    要想改变一个人心目中固有的看法不是件容易的事,秦立诚只能听之任之。

    “张哥,吃饭之前,我和大老板说了你的事!”

    听到这话后,张铭心里咯噔一下,脸上露出几分担心之色。

    这段时间,张铭有意和秦立诚拉近关系,为的就是让他在吴院长面前帮着说两句好话。现在眼看谜底就要揭晓了,他心中的紧张之感可想而知。

    “大老板是什么态度?”张铭慌乱的问。

    秦立诚看着张铭满怀期待的目光,轻叹一声道:“张哥,我尽力帮你了,但结果并不如人意!”

    “唉,看来我命该如此,谁也帮不了!”张铭失望至极。

    从近段时间吴兆明对裴向阳的器重,张铭已猜到结果,但心里却始终抱有一丝幻想,现在则彻底失望了。

    “张哥,你和冯总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吗,让他帮你想想办法呀!”秦立诚出声提议。

    冯远征卸任中医院长后,出任锦隆药业的副总,帮张铭安排个职位不是什么难题。

    听到秦立诚的话后,张铭出声道:“立诚,不瞒你说,冯总在离任之前找我谈过,问我想不想和他一起过去。我在这儿干了这么多年,不太想挪窝,另外,他刚过去,又是副职,我担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话是张铭反而肺腑之言,颇有几分和秦立诚交心之意。

    “张哥,你的顾虑不无道理,但现在这种情况你若是再待下去的话,我觉得对你以后的发展将极为不利。”秦立诚探过头来,在他耳边低声说。

    张铭面沉似水、郁闷至极:“看来他是铁了心提拔姓裴的了,我这是挡了人家的道了。”

    办公室主任充当的是管家的角色,一把手当然要用自己的人。

    张铭既然不能为吴兆明所用,除了卷铺盖走人以外,别无第二条路。

    “谢谢立诚老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张铭满脸感激道。

    秦立诚轻摆一下手,出声道:“张哥,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你我兄弟之间理应互相帮衬!”

    张铭的事秦立诚虽没能帮上大忙,借机结识个朋友也不错。

    “冯总刚过去,人生地不熟,你这时候过去帮他,显得弥足珍贵。”秦立诚诚声道,“这事乍一看对你不利,但若是长远的角度来看,未必是坏事。”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谢谢老弟的劝慰!”张铭沉声道,“之前,我始终对姓吴的抱有幻想,不想动弹,现在既然没希望了,那我还待在这儿干什么呢?”

    在这之前,张铭一直成为吴兆明为院长或大老板,这会则直接称呼其为姓吴的,这是他心态变化的直观表现。

    “张哥,你要不再请其他人过去问问,说不定……”

    不等秦立诚说完,张铭就打断了他的话头:“立诚,你都搞不定,找谁都白搭!”

    张铭的信任出乎秦立诚的意料之外,他张嘴想再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

    “两位老板,前面就是鸿运小区了,在哪儿下?”司机转头发问。

    “三号楼!”

    “不用,师傅,就在小区门口让我下!”

    “你行不行呀?”

    “张哥,没事,我真没多!”秦立诚出声道,“我走回去,顺便醒酒。”

    “你确定没事!”

    “放心吧,真没事!”

    秦立诚下车后,冲着张铭挥手道别,然后转身走进了小区。

    夏夜的风虽算不上凉爽,但相对于白天的骄阳,人还是觉得很舒服的。

    秦立诚缓步向前走着,随手掏出烟盒,叼了一支烟在嘴上,啪的一声点上火。

    看着自己喷吐出的烟雾随风而散,秦立诚的心情轻松不少,转头四顾,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秦立诚猛的想起之前岳父给他打电话的事,伸手掏出手机,摁下了开机键。

    当见到岳父和妻子各打了一个电话后,秦立诚的嘴角露出几分不屑的笑意,并未回电话,而是将手机塞进衣袋里,满脸轻松的向着三号楼走去。

    胡媚回娘家后,秦立诚不但没有任何沮丧,心中反倒洋溢着若有似无的欢快。

    难道他和胡媚的夫妻之路真的走到尽头了?

    秦立诚找不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