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人生 > 第26章 人生如戏
    秦立诚本就和吴兆明等人喝了不少酒,这会又将吕欣妍从酒吧弄回家,只觉得累得不行。

    针灸时,秦立诚的眼睛就要闭了,但还是硬撑着。其间,为避免吕欣妍热着,他还吃力的站起身打开空调。

    中央空调很给力,客厅里很快就凉快了,两人额头上的汗都干了。

    虽说针灸的效果不错,但秦立诚只帮吕欣悦针了十多分钟,就拔了针。

    物极必反!

    见吕欣悦睡的很熟,秦立诚并未叫她,而是在沙发另一头坐了下来。

    真皮沙发是从意大利进口的,不但看着高大上,坐上去更是舒服。

    劳累不堪的秦立诚坐在沙发上,吹着凉风,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秦立诚突觉一道亮光闪过,下意识睁开了眼睛。

    透过落地玻璃窗,秦立诚看见门外的车灯光,心里咯噔一下,暗想道:“不会是吴兆明回来了吧?”

    抬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深夜一点,吴兆明、刘一坤等人的牌局该散场了。

    慌乱不已的秦立诚伸手轻推了吕欣妍两下,急声道:“妍姐,快点醒醒,出……出事了!”

    吕欣妍睁开朦胧的睡眼,伸手揉了两下太阳穴,一连茫然的看过来:“立诚,出……什么事了?”

    由于喝的太多,吕欣妍只记得秦立诚送她回家,其他什么都记不得了。

    秦立诚来不及解释,急声道:“妍姐,我师父回来了,怎……怎么办?”

    吕欣妍并不以为然:“回来就回来呗,有什么怎么办的?”

    听到这话后,秦立诚心中暗道:“你是不是喝酒喝傻了,你当然没事,我呢?”

    秦立诚虽说是助人为乐,不但将吕欣妍从酒吧送回家,该帮她针灸醒酒,但若是被吴兆明看见,他一定不会这么想。

    吃完晚饭,秦立诚以不会打牌为由先行离开,深更半夜却出现在吴家。

    吴兆明看到这一幕后,会怎么想,傻子都猜到。

    “妍姐,这都深更半夜了,师父看到我在这儿,一定误会!”秦立诚急声道,“何况我今晚还和他在一起吃饭的,后来他们打牌,我就先回去了。”

    吕欣妍这才稍稍清醒了一些,出声道:“哦,那上楼去吧!”

    “好,快……快点!”秦立诚急的不行。

    吕欣妍坐起身来,面露慵懒之色:“你上去就行,我没事!”

    秦立诚这才回过神来,只要他上楼就行了,吕欣妍上不上去无关紧要,连忙快步向着楼梯口跑去。

    看着秦立诚一步三级楼梯快步上楼而去,吕欣妍有种冷峻不住之感。

    就在秦立诚跨上最后一级楼梯时,楼下传来开门声,他连忙闪身上了二楼。

    吴兆明走进家门,见吕欣妍从沙发上起身,虽有几分意外,但并未出声。

    吕欣妍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向着楼梯口走去。

    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尽管知道十有七八是吕欣妍,但秦立诚还是有几分担心。

    吕欣妍见到凌志远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和其一起进房间。

    秦立诚轻摇了两下头,伸手指了指楼下,示意吴兆明一会上楼不好说。

    “我们分房睡,他的卧室在楼下。”吕欣妍冷声道。

    听到这话,秦立诚很是一愣,没想到吴兆明和吕欣妍这对外人眼中的模范夫妻竟然分房睡。

    秦立诚头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两年前大火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剧中高育良和吴惠芬夫妻俩是一对令人艳羡的伉俪,但一个镜头却充分暴露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一天晚上,高育良和吴慧芬面带微笑互道晚安,然后一个上楼,另一个转身回房。

    当时,秦立诚看到这个镜头时,脱口而出:“这哪儿是夫妻,简直是影帝、影后,这也太能演戏了。”

    秦立诚做梦也想不到,吴兆明、吕欣妍的夫妻关系竟和局中人如出一辙,真是人生如戏。

    在心生感慨的同时,秦立诚跟在吕欣妍身后,小心翼翼走进了房间。

    “立诚,今晚的事谢谢你了!”吕欣妍柔声道。

    睡了移交后,吕欣妍舒服多了,大体想起之前的事了。

    秦立诚摆了摆手,故作轻松道:“妍姐,没事,咱姐弟俩什么关系,您这么说可就见外了!”

    “行,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吕欣妍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秦立诚见状,出声道:“姐,你以后想喝酒,我陪你在家喝,别出去,容易出事。”

    今晚,秦立诚若是再过去的迟一点,吕欣妍极有可能被那两个年青人带走,后果不堪设想。

    “这可是你说的?不准赖账!”

    看着吕欣妍一脸兴奋的表情,秦立诚轻点一下头:“行,我说的,不赖账!”

    见到秦立诚的目光投射过来,吕欣妍的脸上露出几分害羞的表情,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

    秦立诚将吕欣妍害羞的样儿看在眼中,连忙转换话题:“姐,你累了吧,早点休息,我等师父睡了再走!”

    吴兆明晚上喝了不少酒,又打牌到半夜,一定也累了,洗漱完就该睡觉了。

    为避免打草惊蛇,秦立诚想等吴兆明睡了之后,再离开。

    吕欣妍偷瞄了秦立诚一眼,柔声道:“立诚,这都深更半夜了,你要不就别走了。另外,万一被他看见的话,说不清!”

    深更半夜,秦立诚一点也不担心,但怕被吴兆明遇上,那可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呀!

    秦立诚不敢冒险,出声道:“妍姐,说的也是,要不我去客房?”

    “楼上没有客房。”吕欣妍脸色羞红。

    “这可怎么办呢?”

    “要不你就在这儿讲究一晚吧,这么大床呢,我们一人睡一边,没事的!”吕欣妍的俏脸如同熟透的苹果红通通的。

    “这……那……”

    秦立诚没想到吕欣妍会提出如此建议,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别这呀那呀的了,就这么定了,睡觉!”吕欣妍说完,转身向着床走去。

    骑虎难下的秦立诚如同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跟在她身后向前走去。

    身下的席梦思非常柔软,秦立诚却如卧针毡,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吕欣妍和秦立诚如出一辙,俏脸热乎乎的,心脏怦怦乱跳个不停,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在似水的柔光中,秦立诚、吕欣妍纷繁杂乱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