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复制开始称霸天下 > 第39章 老太婆和皇子凯
    面前就是男人的天堂……

    “我这身体吃不消啊……”陈一何虽然嘴上不情愿,但是行动上却是个确确实实的矮子。半凑合半将就地被龙王推进了绿烟楼。

    “你别想多了,就喝喝酒而已,明天还要干大事呢!不能在这耗了体力……”

    “那也要叫两个姑娘唱唱曲儿,陪陪酒儿什么的吧?干对着你,我喝不下……”

    龙王赞同地点点头,“我也这么想的。”

    老鸨跟平常青楼里的一样,是位妆画得很重的半老徐娘,“哟,两位小爷,里边请……”

    “给我叫最好的姑娘,最好的酒!”既然来了,陈一何就打算一醉方休。

    “得嘞,您请稍等!”

    绿烟楼里面的陈设算是青楼中的上等了,大厅里摆的都是最上等的楠木桌,账台一旁堆放着一坛又一坛最上等的女儿红,楼梯的台阶都是上好的璞玉制成的,奢华程度可以想象……包房都在楼上,时时传出一些既刺激又让人心神荡漾的声音……

    楼上楼下都是客人,绿烟楼的生意简直好爆了……要酒声应接不暇……赔笑声此起彼伏……

    “不干坏事,只喝酒……”

    “对,不干坏事,只喝酒……”陈一何与龙王二人约定道,他们在大厅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等着美酒上桌,等着美人陪酒。

    “二位爷,你们的酒。”小二捧上十坛好酒。随后又端上了酱爆风干牛肉和油爆脆皮花生米等等下酒菜。

    “干!”

    “干!”陈一何与龙王二人举杯共饮……一大口辛辣、冰凉的酒水下肚,再夹上一块肥厚的牛肉,怎么一个爽子了得!

    “爽!好酒!”龙王一口一坛,却仍然意犹未尽……

    “唉,只可惜徐甲不在。”陈一何望着酒杯,忽然感叹道,如此好酒,怎么能少了兄弟?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句感慨,会不会坏了他们的兴致。

    “是啊,也不知道他在虎山怎么样了。”龙王果然也沉下脸,毕竟下次相见,要有十年。

    “算了算了,不提这个了,万一我没有进千重门,并且还能保住一条命的话,我们就在虎山等你!嘿嘿,再说了,没有徐甲,我们还有美女呢!”陈一何叫过小二问道,“我们要的陪酒呢?半天没影了?快叫七八个来唱唱歌,喝喝酒,爷不差钱!”

    “对,爷不差钱!”龙王也附和道。

    “这……”可小二似乎有难言之隐。

    “我们要的陪酒呢?”陈一何又问一遍。

    小二唯唯诺诺地指向了另一边,陈一何与龙王二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跑去了目光。

    十几位美人围绕在一桌,将桌面盖得严严实实,她们争先恐后地卖弄着自己的风姿,生怕自己迟了一点就会被同伴比下去。

    “是他?”龙王既感到诧异,又想到这是在情理之中。

    “唔……”陈一何顿时明白了。

    “那,那位小爷,包场了……他将我们楼里边所有的美人都包了……”小二指着的人,竟然是周凯!

    “那你们把我们拉进来干嘛,看人家耍的吗?”陈一何拍桌大怒。

    陈一何的怒火,很快就蔓延到了大厅的这一边,周凯缓缓起身,朝着陈一何远远地就拱手,“哟,我这还没见到,原来是陈一何陈兄弟!”

    喧闹的大厅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变得安定。小二们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美人们钻在桌底下颤颤巍巍……

    “哈哈哈!原来是我的手下败将啊!”在林中茶亭中,陈一何可是连着翻本,一口气连着赢了周凯二十五万两银票……

    “哒哒哒……”急促而又迅速的脚步声在绿烟楼外响起,一阵接着一阵,还伴随着刀剑与地面相撞时的碰击声。不一时,黑压压一片的人,围住了绿烟楼,就像当初长乐门的弟兄围住长乐门一样,不过这一次,陈一何与龙王二人没有手下做帮手。

    “妈的,又来了……”龙王真的是快无语了,自己就想好好地喝一场酒,难道就这么难吗?

    “哈哈哈!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能在这里遇到你们。”李澜的笑声自门外至门内,大步流星地踏入了门槛,软鞭捆在裤腰带上。

    龙王默默拔出背后的青龙刀,看来又将是一场恶战,这群朝廷的走狗,简直是没完没了了!“这里是南疆城,你们锦衣卫做不了主。”

    “哈哈哈!搞笑!我们大周朝,可是整个天安大陆的朝廷!南疆城也要臣服!”李澜的口气虽狂,可是在南疆城中说这样的话,心中难免没底……“你们谋杀长乐门老板,绑架西厂锦衣卫,暗改朝廷指令,按律,格杀勿论,还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周凯站在原地,冷笑着,“原来你们干了这么多坏事……”

    “我呸!”陈一何不想狡辩,正好昨夜入了三重天,今天就要试试看这个水平长了多少!

    “皇子凯,怎么说?”李澜直呼周凯的外号,“皇子凯”。

    “杀。”周凯脸上的冷意又多了一层,简直就跟铺了一层冰霜一样。其实他杀这两个人,不为其他,跟入选千重门,半毛钱关系没有,他是另有打算。

    这另有的打算,自然是东方星。

    这正好顺了李澜的意,两人的意图不谋而合。

    一场恶战即将开启,此时的绿烟楼,显现出十几年都未曾有过的宁静,不知道是那位美人发髻上的簪子掉下来,“当”一声……

    “给我……”李澜的“杀”字埋在了咽喉中,没有说出口,便捂着脖子倒下了。

    众人望去,只见绿烟楼顶楼的走廊上站着一位风烛残年、佝偻着背的老太婆,她的身旁,空无一人。她离李澜的距离,是绿烟楼中最远的。

    “大人,大人!”站最前面的几位锦衣卫赶忙将李澜围起来,保护他的安全。

    “你!”周凯指着老太婆,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们南疆城的安危,什么时候轮到朝廷的人过问了?让我们南疆城臣服?”老太婆说话不卑不亢,迈着老迈的腿,走下楼来。说来也奇怪,只是迈着小步,步伐也缓,可三两步就下了楼。

    绿烟楼的顶楼是六楼。三两步下了六楼。

    明明是闲庭信步,却没有一个人能看清她的脚步!简直就是鬼魅一般的存在!这样的武功,到底是什么境界的?又要修炼多少年?

    老太婆是如此恐怖的存在!她站在周凯的面前,严肃地说道,“在城内,这是我第一次警告,我没杀他,下次可就是所有人都要死了。”

    “你……你是谁?”皇子凯有点慌……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还不赶紧给我滚!”

    周凯可是大周朝的大皇子,未来大周朝的接班人!竟然被一位老太婆骂“滚”!?他的脸色变暗,即使门外锦衣卫一堆,可是眼前这位老太婆的实力,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捏死!他气得脸都变形了,竖着一根颤抖着却很硬气的手指头,硬气地留下狠话,“你给我等着,我们走。”

    陈一何上前跟老太婆客气地道谢,“我谢谢你哦,老太太。”

    谁知道老太婆并不买账,连哼都没哼一声,根本没把陈一何放在眼里,只对所有人说道,“这绿烟楼,是我的地盘,谁敢挡我发财,我必杀。”说罢,便转身离去,留下尴尬的陈一何。

    周凯走到门口,又回过头,用手敲了敲门板,用手指着陈一何,挑衅地说道,“算你走运,可是你的东方姑娘,应该没那么走运了吧?嗯?”

    他又接了一句,“没有绝对的实力,拿什么保住你的女人?嗯?”

    陈一何与龙王二人面面相觑,在短暂地呆滞之后,他们爆发出最惊人的爆发力!丢下一锭金子,冲出绿烟楼,朝着客栈的方向狂奔去!

    现在他们哪里还有喝酒、陪聊的兴致!?只期盼东方星能够等到他们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