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复制开始称霸天下 > 第33章 假扮锦衣卫
    “嗖!”那一道白影射入东方星的眉心。东方星像是被剑刺中一般,体内那一股沸腾的血液顷刻间被抑制。摇摇欲坠地就要倒下。

    漆黑之气尽消。

    “东方姑娘!”陈一何整个人冲过去,在东方星倒地之前,将她一把抱住。

    双刀王跪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恐惧的汗水与卑微的鲜血相结合,蔓延全身,他的脸色苍白,比刚才老了很多,他的脑袋里天旋地转的,他的耳朵里发着尖锐和幽灵之音,他要臣服,臣服在无尽的黑暗之下!他不过是渺小的尘埃!

    他被黑暗吞没!“啊啊啊!”他抱着自己的脑袋,仰天哀嚎道,那到底是什么!?

    “你没事吧,你没事吧?啊!?”陈一何抱着东方星,用手捧着她那小巧而又温润的脸,这是陈一何第一次这么绝望,是那种没来由的绝望!“快醒醒啊!”

    东方星不知是陷入了昏迷还是已经死去,弯弯的睫毛上沾着点点湿润的泪水,没有呼吸,没有动静。

    那一道白影自东方星而止。

    赵狂用双手互相捂着被划开的手腕,踉踉跄跄地走着,他与猫女两人扶着失魂落魄的双刀王,渐渐走远,那四十五万两,他们知道,今天在这里是拿命都换不回来了。

    白影的幕后主使没有现身,就已经将他们击溃!

    “哼!你们过得了我们这一关,也过不了三万锦衣卫大军的!驾!”李澜丢下狠话之后,头也不回地驾马而逃!

    陈一何不知道那一道白影,究竟是救了他们的命,还是害了东方星。

    “我来看看。”龙王接过东方星的手腕,搭上脉搏,又看到她的额头上并没有伤痕,随即笑了,“还好,还好,没事,没事。”

    陈一何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刚才他真的被东方星吓到了。

    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他们三个人都活下来了,还没有进入千重门,他们就已经受了最非凡的考验。

    “你有注意到她刚才身上散发的漆黑之气吗?”龙王放下东方星的手腕,问陈一何道。

    陈一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刚才那一瞬间,有一股极为强大的魔气散发,但是稍纵即逝,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你也感受到了。可是我替她把脉的时候,却连一点点魔气都感受不到,我还以为是我自己刚才眼花了。”

    “你……你们在说……说什么呢?”东方星微微地问道,她醒了。

    “你醒了啊?”陈一何笑着问道,显然激动不已。

    东方星这才发现自己靠在陈一何的怀里,不由得又红了脸,惨白的脸颊上现起了淡淡的红晕……“咳咳。”还是没忍住一声轻咳。

    “你没事吧?”陈一何问东方星道。

    “没……没事。”

    陈一何这才将东方星轻柔地扶起来,他们三人站在大路上,南疆城就在前方。

    “这马车被毁了,我们怎么进城啊?”陈一何问龙王道。

    “这么多宝石,不行就不要了,揣着银票上路也挺轻松的!”

    “不行!”陈一何果断拒绝道。

    龙王眺望南疆城,见城墙上依稀有人头移动的迹象,“估计这南疆城被锦衣卫从外面封锁了。”

    “三万锦衣卫,我们会被射成筛子吧……我们刚才应该把李澜抓起来的,威胁锦衣卫放我们进城!”

    “李澜的实力,估摸不定,刚才我们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一何,是你想太多……”

    这个时候,有一小队穿着盔甲模样的人马从后方的树林处跑出,“驾,驾,驾!”

    “有了!”陈一何一拍脑袋,主意来了!

    ……

    “我们,我们是张公公的人,你们竟然敢这么对待我们!”

    “张公公要是知道了,你们就死定了!”

    “我们是带着重要消息来南疆城的,你们把我们抓起来,就是耽误了朝廷的旨令!”

    啰里啰嗦一大堆……七位锦衣卫侍卫被捆成了一团,然后被扔在了刚才赵狂一屁股坐陷下去的深坑之中,坑边站着三个人,三道人影将阳光遮盖。

    “朝廷的旨令?”龙王问道。

    “对!怕了吧,怕就把我们放了!”

    龙王嘿嘿一笑,跳到深坑中,将锦衣卫们全身上下都搜了一遍,果然搜到了一封信封上印着“西厂”二字的信件。

    “你们不能碰!会掉脑袋的!”

    “你们要是再啰嗦一句,我们就将你们活埋了,信不信?”陈一何威胁道,他正在扒锦衣卫的盔甲。

    锦衣卫们顿时闭嘴……

    “皇子必入千重门,其余竞争者,皆杀。张公公。”天高皇帝远,龙王才不在乎什么皇帝还是张公公的,打开信封,看完递给了陈一何,又冷笑道,“好狠的张公公,好狠的皇帝啊!有得好玩了!”

    “借着张公公之口,下最后一道通牒,皇帝有一手啊!哼!”陈一何对这样的做法嗤之以鼻……“既然对我们这么有杀心,我们干脆来搅它一搅!”说罢他将信封装了起来,从锦衣卫身上找来笔墨和宣纸,趴在地上埋头写着。

    龙王看着陈一何写,那歪歪扭扭的字,着实难看,“皇子勿入千重门,其余竞争者,皆放。张公公。”

    “你确定这个字,是一位朝廷重臣写的?”龙王简直哭笑不得。

    “写得仓卒,可惜没章,不过混过一回应该没问题。”陈一何欣赏着自己的大作……满意地点点头。

    陈一何又选了三件锦衣卫盔甲。“你个子小,凑合穿这件吧!”他将最小的那一件盔甲递给了东方星。

    东方星穿着锦衣卫的盔甲,有种小孩穿大人衣服的感觉,还好是盔甲,骑上了马就没有那么明显,要是一般的丝质衣物,这样又宽又长的,绝对不行。

    忙完了盔甲,陈一何又将沉甸甸的宝石运上马背,七匹马平均分摊一下,刚好足够。

    “呃,我不会骑马,龙王,你带着我吧?”陈一何这才注意到这个问题,半个多月前在白花丛中,脱缰的野马可是给他好好地上了一课……让他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不行,这么多宝石,我一个人要赶六匹马,带着你,我就太难了!”龙王眼神往东方星那边一瞄,“让她带你!”

    “这……”

    “上来吧。”东方星见陈一何为难,主动开口了。

    陈一何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骑马,只是上一次的阴影实在太大,况且……况且还有美女相伴,何乐而不为呢?

    “你,你的手……”东方星低下头,看见陈一何的双手从她的腰间伸出,将她抱着。

    “我怕颠掉下去了,得抱紧点……”

    “呃……”东方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驾!”

    “驾驾!”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啊!”锦衣卫的救命声渐渐被抛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