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复制开始称霸天下 > 第30章 千重磨难,为入此门
    马车出了小竹林,就上了一条直通南疆城的大路,路上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一辆车影都没有。

    虽说南疆地广人稀,但南疆城是它唯一一座城池,属实不应该这么清冷。

    “刚才就应该把他按死在八仙桌上。”陈一何冷冷地说道。一切阻挡他进入千重门的,都是敌人,皇子都不行!

    “那你想太多了,如果他真的是大周朝的大皇子,我们三个加一起也不一定能杀掉他。你不会以为他身边就那七八十位黑衣杀手吧?肯定会有绝世高手躲在暗中,要是我们蠢蠢欲动,还没杀掉他,就会被先杀!”龙王对陈一何说道。

    “唉,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总感觉一场大风暴要降临!”陈一何感叹道。

    东方星看着这两个男人,只是听着,也不说话。

    “怕什么,我们不是有无敌的东方姑娘吗?”龙王推断过东方星的实力,他当时对陈一何说过,东方星应该在三重天的中阶甚至更强,连他都看不透。所以从那以后,陈一何根本不敢招惹东方星。“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三万锦衣卫堵在南疆城的城墙外。”

    “就是堵着,我们挖个地道也要穿过去!”

    “的确,进了南疆城,到时候别说是锦衣卫了,就是皇帝老子来了,也没人买账!”

    “哦?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南疆城只听千重门的号令,它的存在,即是为了服务千重门!”龙王一抽马鞭,马车在坦荡大路上奔驰起来!“管他那么多!只要没人拦着,我们就一路冲进城去!”

    “有人拦着,我们就压死他们这群狗日的!”

    目标就在眼前,快两个月的路程,披星戴月、风餐露宿的,让这两位年轻的帅哥一分钟也不想多浪费在路上,他们现在只想冲进南疆城,然后找个饭馆好好吃一顿,找个客栈好好睡一觉,抱着宝石吃饭,枕着银票睡觉。

    “咔。”马车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让正沉浸在幻想中的陈一何与龙王二人一惊。

    他们赶忙下车去看,这么坦荡的大路上,怎么会撞上东西?

    “喂,你没事吧?”只见有一位满身是血的人挡在车轮侧边,奄奄一息的,龙王赶忙上前将他抬出来,问道。

    “快……快……快跑……”那个人断断续续地说完,就断了气。

    “你把人撞死了?”陈一何问龙王道。

    龙王摇摇头,他将死者的尸体摊给陈一何看,是一道致命的刀伤,回答道,“是中了剑,血流身亡……别被他影响了心态,我们继续赶路吧!”

    “看他的穿着,是江湖人士。流着么多血还能走到这里,修为不低的,起步三重天。”上了马车之后,龙王又说道。

    “是朝廷干的吗?”

    “应该是。”

    “三重天的高手,都送了命,那我这‘擦边球’,还能打吗?”陈一何竟然有些绝望。

    “怕什么,我跟东方姑娘,拖都把你拖进去!”龙王倒是依旧自信。

    ……

    南疆城内,千重门。

    门前没有大门大派的石像,也没有镶金边的大匾。只有一对厚重而棕红的门,门上的把手铁锈斑斑。门又大又高,漆白的庭院,墙与门同高。大门紧闭着,十年未开,上面落满了灰尘与蛛网。然而,风雨的吹打,却并没有让它褪色,它依旧高傲地立在南疆城的中央。

    千重磨难,为入此门。

    它明明就在那里,无数人从它身前、身后走过,却无法得入其中。

    一墙之隔,咫尺天涯。

    没有人知道里面有什么,是什么样子,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然而,年轻的江湖人,不论来自哪门哪派,亦或是皇亲国戚,他们拼尽一切、挤破脑袋,哪怕是赌上命,也要冲进去。

    其实里面很朴素。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空旷而肃静的庭院,这里花草树木样样都有,却不是什么奇珍异宝,碎石子铺成的小路错综复杂、曲径通幽,若没有人带领,可能会迷失方向。

    路旁溪水潺潺,上面立着长满青苔的假山,它们突兀嶙峋,气势不凡。假山八座,从第四座开始与小路分道,一直通往深处。

    渐渐就听不到使人心静的溪流声了,琐碎的小路也合为一条,此时沿着这唯一的路往里数百步,即为正堂。也就是真真正正的千重门。

    上好的白玉铺从门前的九级台阶就开始铺造,光柔、线美,闪耀着温润的光芒。

    站在上面,抬头望去,屋顶上层层飞翘的屋檐和屋脚尽显时代特色,不过究竟是什么时代,连古籍都没有记载。它的岁月,超过了天底下所有的古籍。古籍在它面前,不再古。

    九级台阶之后,即可上前三步,叩门。

    推开门,没有想象中的金碧辉煌。

    正堂里坐着七位身穿黑袍的人,分别为高堂上一位,下面大堂上左、右各三位。

    坐高堂上的,为大长老。

    从右边排头开始,为二长老。

    后接左边排头,为三长老。

    再回右边第二位,为四长老。

    以此类推,剩下的,为五长老,六长老,七长老。

    五长老为女长老。

    这七个人,难得坐在一起,他们上一次见面,是十年前。他们无名无姓,既投身于千重门,就只能忘记自己的来历,被冠名“长老”二字。

    他们七人,将为天安大陆输送最优秀、最具有实力的人才。他们的神秘面纱,数千年来,虽有不断地接替、转换,然而,却无一人能够将其揭开。

    “诸位,今日召集前来,乃是为了七日后的千重门开门之日。十年一聚,难呐。”大长老开口道。

    “呵呵,不知道今年又是哪几个能活着进来的。”二长老冷笑着说道。

    “十年前的那一批,还活着几个?”大长老问道。

    “三十三位。”五长老回答道。

    “这个数字太多了,如果可以,再压缩一下。最好别超过二十五位。”大长老说道。

    “好,我知道了。”五长老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即将有七位千重门的学徒将会死在她的手上,十年付出,毁于一旦,可惜了这些好苗子。

    “我们千重门出去的,绝不能多过四分之一,否则日后我们管不过来的。对了,八十年前的那一批,都死绝了吧?”

    “嗯。”五长老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他们的任务达到了。”

    “大长老,今年就十位?”辈分最小的七长老开口问道,他坐在左边最后一位,七年前,上任大长老逝世,下面六位长老辈分依次递进,而他,有幸被选为七长老。

    能够入选为千重门的长老,既要有足够的实力,也要有足够的运气。

    “嗯。”

    “难怪整个北都都闹得风风雨雨的。”

    “希望来的都是根正苗红的好苗子。”

    “大长老,你必须要说清楚,千年来没改变的历史,到你这,怎么就变了?”脾气暴躁的四长老,要找大长老问清楚。

    “呵呵,这我做不了主。”大长老笑着摇摇头,随后他问众人道,“我们千重门今年头一次改变历史,可是我看皇帝老儿并不配合,是要扰我们千重门千年大计。你们谁出门去解决一下?”

    “这种事,当然是老七去了。”四长老已经从座位上起身,多余的废话,他一句都不想听。

    “是啊,难道要我们这一群老骨头去啊?”五长老也站起来了,她颤颤巍巍地,驼着背,杵着拐杖,一副花甲老妇人的模样。

    “那老七?”大长老的眼光抛向七长老。

    “我去吧。”七长老只好站了起来,接过命令之后,径直地朝着门外走去。他的身后,传来大长老的吩咐,“对朝廷,该留的面子可以留,劝告过不停的,为不该留的,直接杀。”

    七长老边走边想,自己来到的千重门,到底是什么背景,它到底有什么神秘?听大长老的口气,在他之上似乎还有人掌控!想到这里,七长老不由得攥紧了双拳,心中想到,“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