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复制开始称霸天下 > 第18章 出发南疆
    陈一何一手拉着徐甲,一手挥剑,既要杀敌,还要保护徐甲,一时间腹背受敌!即使如此,他的剑还是跟绞肉机一样,疯狂绞杀着长乐门的弟兄们,也跟龙王一样,已经杀到了长乐门的门口。

    陈一何与龙王二人相互呼应,中间还隔着敌人。

    “你带着他先走,我断后!”陈一何将徐甲推向龙王,大声说道。

    “好!”龙王带着徐甲上马,下令道,“弟兄们,撤!”

    龙虎门的弟兄们边杀边退,陈一何一一为他们做掩护!敌人们的鲜血溅红了他一身,“山川剑法”挥舞到极致!

    群山城的街道上又冲出了长乐门的手下,他们要拦截龙王!

    “弟兄们,给我杀!杀出一条血路!”龙王长刀一挥,丝毫不减速,骑马遇人就撞,遇人就砍!

    陈一何见自己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考虑自己的退路。

    有长乐门的弟兄想要把最后那匹马给杀了,断掉陈一何的后路,被陈一何识破诡计!

    陈一何将长剑掷去,那人当场被长剑贯穿胸膛!

    陈一何跳上马,拍马就跑。

    只见龙王一刀劈下,在侧方劈出了一刀七八米长的刀印!长乐门的弟兄们被砍得七零八碎!龙王带着手下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血路!

    群山城的侍卫哪敢掺和这样的江湖恶斗,干脆也不关城门,任他们闹!

    龙王、陈一何先后冲出群山城,龙虎门的弟兄们也基本上都冲出来了!

    ……

    一路狂奔半个多时辰,众人才回到虎山。

    “哈哈哈!总算是逃过一劫!”龙王一边大笑,一边下马。

    “只可惜这月色要不在了,不然还能再喝上两杯。”陈一何也笑着说道,他感觉自己脸上的鲜血都黏住了,散发着浓烈的腥味。

    “弟兄们,清点一下伤亡!”龙王转过身对陈一何说道,“走,我们继续去喝,等那小子醒了,我们好好找他算账!”

    昏迷的徐甲被两位手下抬上了虎口。

    “他没事吧?”陈一何担忧道。

    “没事的,你放心吧!我们喝!”龙王在长乐门的那种杀气,全都消散了,没有什么是好酒不能治愈的。

    悠悠地传来徐甲虚弱的声音,“咳咳,这……这么好的酒,你们……你们两个就背着我喝了吗?咳咳。”

    “你这家伙,还不来喝!”见到徐甲醒来,陈一何终于不再低沉,他催促道。

    徐甲艰难地爬起来,顺着好酒的酒香味,爬上石凳,端起酒碗,细细地嗅了好一会,“好酒,好酒啊!”仿佛酒能治百病!

    “干!”

    “干!”

    “干啊!”弟兄三人,碰杯喝酒!

    “徐兄,真的要谢谢你!没想到我的事,差点还让你送了命!”陈一何单独敬了徐甲一碗酒,江湖上,最要讲的,就是义气。

    “兄弟不说那么多!”

    “妈的,害我最少损失了一百位兄弟,本来我这个龙虎门就人丁稀少。你说说你这小子,我不是给你银票的条子了吗?十万两用得着去偷吗?”义气归义气,龙王还是心疼自己的手下。

    “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信得过兄弟的,就听兄弟说!”徐甲擦干嘴角残留的酒水,摇摇头,说道。

    “哦?那你到说说看。”

    “那只玉如意,就是我花十万两买的,我心想宝石太多太重,在路上目标太大,要是又遇到山贼或者劫匪怎么办?想不到那马明竟然联合张公公骗我,我付了钱,他却将玉如意给了张公公,对外说我偷了他的宝贝,然后卖给张公公。付了钱,拿不到东西,我怎么能忍受?还没想着回去理论,反倒是先一步被他们抓了!你们说我冤不冤?”徐甲说着说着就哭了。

    “怎么会这样?”龙王问道。

    “那个张公公又是谁?”陈一何也问道。

    “张公公是帝都第一权臣,皇帝手下第一人,在大周朝,可谓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回答陈一何的是龙王,“只是没想到,他会为了十万两掺和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啊。”

    “你们可能不知道,千重门放了消息,说是今年只收十位弟子,是往年的十分之一。”徐甲忽然说道。

    “啊???”陈一何慌了。

    “为什么会压缩了人数?这几千年都没变过的规矩,到我们这就变了?”龙王也感觉到了压力。不过这压力对他来说是很微弱的,一百个他有能力进,十个他也有能力进!

    “我被关了半个月,有很多跟我差不多的人,也被关了,我从他们那里听到的消息。”

    “你被关在哪里?”龙王问徐甲道。

    “西厂。”

    西厂的名号,陈一何在电视剧里都有听过,没想到这书中世界也有,与东厂相对。

    “张公公那里吗?”龙王又问道。

    “嗯!”

    “那这就不奇怪了,每隔十年,都会有皇子被送进千重门,今年压缩了数量,皇帝老子不搞点东西,是怕自己儿子进不去吧!哈哈哈!”

    “所以他沿着徐兄这一条线,就找到了我们,要致我们于死地,确保皇子能够进入千重门?”陈一何听明白了。

    “对!准确来说,是针对我龙王的!”龙王咧嘴一笑,“想不到张公公都出马了。马明不过是个小喽啰,看来事不宜迟,我们天亮就要出发,早点动身,到了南疆,就是天王老子,也没办法动我们了!”

    “那一何的学费怎么办啊?”徐甲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不禁自责道,“还是我不够小心,上了奸人的当。”

    “哈哈哈!这一路上,肯定能想到办法的,不要慌!”龙王大笑着安慰道。

    “是啊,你慌什么,应该用不上你的学费了,千重门只收十位弟子,我的修为还差很大一截,够呛啊,正好能给你们省十万两黄金!”陈一何也笑着说道。

    “你们都别担心,我们走一步是一步,先去南疆,大不了在八月十五之前,我把那些对手都给杀了,再把他们的钱都抢了,到时候没人竞争了,估计千重门的那一群老古董都要求着一何进门啊!哈哈哈!”

    “龙王,真的是,感谢的话我不知道怎么说,都在这酒里了!”陈一何站起来敬龙王,这样的两个兄弟,也不枉他来这书中一趟!

    酒一喝完,就已经天亮了,想着要快点出发,陈一何、龙王、徐甲三人来不及休息,就收拾着准备出发。

    陈一何问龙王道,“这么多兄弟,你把他们留在虎山,不怕张公公他们来报仇啊?”

    “这个不用担心,他们的目标是我们两个要进千重门的人,跟这些手下没关系,现在他们人手都快不够了,谁会来没事找事?”龙王一点不慌。

    “况且,虎山群山叠嶂的,龙虎门的弟兄们,大多是从小在这里长大,随便找一处山头躲着,都够外人找的。”徐甲补充道。

    既然已无后顾之忧,越早出发,就越安全!

    手下已经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龙王,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好,我们这就出发!”

    “龙王,一何,这南疆,你们去吧,兄弟我,就不去了啊!”徐甲为两位兄弟送别。

    “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吗?”陈一何问道。

    “是啊,千重门一开即是十年,难道要我们兄弟三个分开十年吗?”龙王也问道。

    “呵呵,这去南疆,传闻是比西边的沙漠还要可怕的地方,一片蛮夷之地,有什么好玩的?更何况这一路艰险,我又不会武功,跟你们去,只会拖后腿,真要是自己丢了命也到没什么大事。可要是连累了你们,我就太不够意思!”徐甲的笑声中带着些许落寞,他指着虎口的山头,“我就留在这虎山吧,替你们看好这龙虎门!”

    陈一何上前给了徐甲一个拥抱,“那就期待我们下次见面!”他从自己的裤裆里掏出了苹果17,“来,我们站在一起。”

    “这是什么?”龙王对陈一何掏出来的东西疑惑。

    “这是宝物啊!哈哈哈,你总算舍得带兄弟们感受一下了!”徐甲大笑道,他可是一路盯着陈一何的这件宝物,从清水城一直到虎山。

    显然,龙王与徐甲两个兄弟都不知道这叫“手机”的宝物有什么用。

    “来,我们站到一起,对着这里。”

    “咔。”陈一何按下快门。

    “快看,我们在里面!”徐甲指着手机里的自己,激动道。

    龙王也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的脸就在手机里,而且与刚才是一模一样的,就像自己在水里的倒影,又像是固定在铜镜里的倒影。

    “这件宝物就是让我们的美好画面定格住。”陈一何留住了自己与两位兄弟的宝贵合影,也算是给自己留个纪念。

    “好了你们该出发了,有的辛苦了,而我,要去睡觉了。”徐甲转身离开,背对着两位兄弟挥挥手,“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