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复制开始称霸天下 > 第13章 千重门
    天上点点星光,皎洁月光,照在虎口,格外漂亮。

    “不过啊,一码归一码,你们这一回真的帮我很大忙,不然要是没有这一车宝石,我可就难喽!”龙王忽然开口感叹道。

    “怎么这么说?”陈一何好奇了。

    “你不知道吗?这可是江湖上的大事啊!”

    陈一何难为情地摇摇头。

    “可是十年一度的八月十五?”徐甲问道。

    “对!就是每个十年的一个轮回,今年八月十五,千重门开门之日!”龙王激动地把手中的酒碗都捏碎了。

    “千重门?”陈一何不解道。

    “对啊!千重门,你不会没听说过吧?这可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三个字啊!”

    “初入江湖,还不知道这些,这千重门,是什么来历?”陈一何问道,他在萧家城堡的藏经阁中,好像看过有带这三个字古籍,可是一翻开里面都是古文,他一个字也看不懂,想着不是武功秘籍,就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千重磨难,为入此门。”

    “千重门,一个极其神秘的地方,地处南疆,不属于任何门派。历史三千年,每隔十年开门一次,在八月十五那天招收弟子,不论弟子来历、善恶,收百名,十年之后,出门者即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强者!”徐甲替龙王回答道说道。

    “对!自古以来,进千重门的,要是能活着出来,那放眼天下间都是屈指可数的高手。”龙王一脸倾慕之情,他黝黑的脸因为喝了酒,变成了红黑的颜色。

    “这么神?!那这跟宝石有什么关系?”陈一何又问道。

    “这宝石是学费啊!那一车宝石,最少值十万两黄金……千重门的入学门槛极其严格,钱是第一位,其次才是你的实力,最后是年纪要在三十岁以下。三者缺一不可,要进千重门,拼得头破血流、断胳膊断腿,都是轻的了,没过十年,不知就多少人在八月十五那一天丧命!”龙王索性一口气说完了。

    陈一何的酒意瞬间清醒了,“龙王已经达到了三重天的水平,是佼佼者,连他都要去这个千重门求学,看来千重门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要是我也能去……嘿嘿,到时候出门了,我就能把萧小玉吊起来用皮鞭抽……”

    “陈兄,陈兄!”直到徐甲摇晃陈一何,他才从自己的思绪中醒来。

    “莫非是陈兄也有这个想法?”龙王瞟了陈一何一眼,问道。

    “呃,我这点三脚猫功夫,恐怕还不够你们这些青年高手垫背的呢!”

    “实话实说,以你现在的功力,的确还差一点,不过现在离八月十五还有四个多月呢!只要好好把握,达到突破之境,就很有机会了!”

    龙王的话字字戳进陈一何的心坎里,却不无道理。

    陈一何又陷入了沉思,“我有复制神功和超强体质的金手指,要是能进那个千重门,还怕学不到东西?在里面待个十年,我这一出山,不说是天下无敌,也是打遍同辈无敌手啊!”

    “那你看我有机会吗?”徐甲插了一嘴。

    龙王尴尬地回答道,“你去就真的是垫背了……”

    “龙兄!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陈一何一拍石桌,颇为激动,起身问道。

    龙兄!?

    “当然,这四个月,我们互相磨砺,你只要再有一点突破,差不多应该就能垫底进去了。往年历代,比你稍强一点的,都能排个第九十七、九十八的,打个擦边球……”

    “擦边球”这三个字让陈一何听起来怪怪的,他举起酒碗,对龙王说道,“拜托了!”

    龙王没了酒碗,干脆捧起酒坛,碰了一下,然后咕咕咕地大口喝起来,空酒坛被他摔得稀碎,“嗝……”长长的饱嗝之后,他说道,“不要叫龙兄,既然都是兄弟的,以后叫我十二就行了!”

    “十二?”

    “十二?”陈一何与徐甲二人又异口同声地问道。

    “对,我爹生了十二个孩子,我是最小的,本名就叫龙十二。要闯江湖,妈的,这名字太没气势了,于是我就自封龙王这个称号,霸着这虎山……”

    “噗!”徐甲笑出了声。

    “那你上面还有十一个哥哥姐姐?”陈一何问道。

    “对,我是最小的那一个!不过他们都死了!”龙王像是喝多了,他跌跌撞撞地,他倒在石凳上,悲伤地说道,“我进千重门,是因为我还不够强,等我学成归来,就一定能查出杀害他们和杀害我爹的凶手!”

    原来这么好笑的一个名字之后,原来还有龙王这么悲惨的身世!

    陈一何与徐甲二人面面相觑。

    陈一何在路上听徐甲说过,龙王的父亲龙魁,在三十年前,可是纵横江湖的高手,想不到后来惨遭杀害了,还有他十一个孩子……

    “我们以后还是叫你龙王吧,龙十二这个名字要是给外人听到了,你的脸也挂不住啊!”陈一何提议道。

    转眼已到夜晚,徐甲扶着龙王去休息了。

    陈一何一个人坐在虎口的边缘处,望着满天的繁星……他从裤裆里掏出苹果17,把这满眼的星星都拍下来……

    “我现在的实力,连进千重门的擦边球都打不上,还有四个月,我要怎么突破才好呢?”陈一何喃喃自语道。

    “突破,要在实战中才有更好的突破,将理论付诸实践!”不知何时,徐甲已经坐在了陈一何的身旁,他的眼神瞟了一眼陈一何的裤裆……

    “这个我知道,可是去哪里找对手呢?哪有那么多实践能够供我突破?”陈一何惊叹于徐甲这么一位不会武功之人的结论,的确,他虽然有着金手指,可是一味地去看、去读功法,专攻理论,已经对他很难起到作用了。

    而且他不能一直靠着复制的能力去学武功,那样始终无门无派……

    “这个你要问龙王,他绝对有办法!”徐甲回答道。

    ……

    “呃啊啊!我这个头,疼炸了!”龙王捂着自己的脑袋,从木屋中走出,他看到一个人在虎口上练功舞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才看清那人是陈一何。

    “呼……”吞吐天地之气,陈一何收式,双手带长剑,自身前落下,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不错啊,陈兄!”龙王一边走过去,一边鼓掌。

    陈一何这才注意到龙王的存在,“哈哈哈。你昨天不让我们喊你龙兄,你就也别喊我陈兄了。你比我大,以后喊我一何吧?”

    “好!一何!”龙王从陈一何手中拿过长剑,掂量着它,问道,“你刚才那是什么剑法?看起来气势雄浑、恢弘大气!”

    “是山川剑法。”

    “山川剑法?这么古怪的名字?”龙王象征性地挥了挥剑,像是在找手感。

    劈、砍、刺、戳、拉等等,在他手上,竟然使得有板有眼!长剑划破空气,呼呼作响。

    最后一招,他单脚立起,左臂后引,右臂带剑刺斜空,竟然是“山川剑法”的那一招“孤山立斜阳”!

    陈一何咋舌,“你会……会这一套剑法!?”

    “我不会啊,只是看了你几招剑,顺着这个剑意,估摸着后面应该有这一招。”龙王将长剑还给陈一何,耸耸肩……

    陈一何顿生失落感。

    “不过你也别丧气,这剑法虽然不是什么太强的剑法,而且也容易被别人看透路数,但是练过与没练过始终是有区别的。在这一方面,刀与剑都是互通的,你只要记住一点,当你自身实力越强,你的剑就越强,真正的绝世高手,那可是捏枝捏叶都能杀人的!”龙王安慰陈一何道。

    其实龙王说的,陈一何比什么都清楚,他看过那么多武侠书,怎么会不明白登峰造极的道理。

    “无剑胜有剑”的道理在这里肯定也是行得通的!

    “对了,你的内功心法是什么?”

    “是枯荣心经。”

    “枯荣心经?那不是清水城萧家的内功心法吗?”龙王吃惊道,他又说道,“我没问过你来历,难道你是萧家的人?”

    “呃,我偷学的,半吊子的出身。”陈一何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龙王朝陈一何竖起了大拇指,“半吊子出身,还能达到二重天的水平,不容易了!”

    “唉!”

    “你缺乏实战!”龙王一语中的。

    “唉!”陈一何又叹了一口气。

    “一何,别叹气,走,我们先去吃个饭,下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龙王拍了拍失落的陈一何,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