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复制开始称霸天下 > 第62章 传功
    “直到出剑的那一刹那,再发出所有的力量!你现在这样的力量和速度,遇到高手,剑还没出,就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加速!加力道!”七长老严厉的训斥。

    陈一何快要虚脱了,终于使完一套了。他瘫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紫淬剑插在一旁,而他,就像是一只奔跑了很久的老狗,伸着舌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陈一何不知道自己练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自从拜师的那一天起,除了睡觉,就是练剑,睁开眼就要抓起剑,闭上眼还要抱着剑。

    必须时刻谨记师傅的那一句话,“要把剑当成你的恋人!”

    又冰冷,又坚硬,谁能把它当恋人?

    陈一何真的是有些后悔拜师了,实在太痛苦了,比被别人揍还要痛苦!每时每刻,不得歇,剑不离手,虎口上结了很厚一层老茧,浑身上下腰酸背痛,一有走神,就要挨师傅鞭打……一有错误动作,就要挨师傅责骂,还要承受着吴熔无情的嘲笑……

    只有东方星心疼他,难得有空闲的时候,就会跑过来给他捶捶背、捏捏肩。

    跟电视剧里练剑的方式根本不一样,不飘逸,不轻灵,也不炫酷。

    不过,功夫不负苦心人,陈一何还是有进步的,除了他自身艰苦卓绝的努力之外,还要归功于七长老的督促与点拨。

    “陈一何,过来。”七长老朝远处的陈一何招了招手。

    陈一何是故意落在离七长老很远的地方,这样他能拖延一点进入魔爪的时间,哪怕是几秒钟,都值得。“哦……”

    陈一何拖着沉重的身体,站在七长老的身前,正准备拖着沉重的手臂使剑,却迟迟等不到七长老的那一句“开始”。以至于他都在催促了,“师傅,还不开始吗?嗯?”

    “不用了,剑放下吧。结束了。”七长老看了陈一何一眼,笑着说道。

    “怎么了?师傅?”陈一何坐在七长老的身前,杵着剑,猜测道,“师傅,您不是放弃我了吧?”

    七长老还没说话。

    “呜呜呜……师傅,您可别放弃我啊!我一定更加努力!”陈一何这个人就是这样,在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在即将失去的时候却又舍不得,他害怕被人放弃,那是对他的一种不认可。

    七长老一脸黑线……

    “师傅!”陈一何等不到七长老的回答,心里面慌得不得了。

    “陈一何,结束了,这半个月里,我可能严格了一点,但是你的进步是肉眼可见的!”七长老微微一笑,不过他的话说得有一点悲怆,“我没有教你新的剑法,是因为我的剑法并不能达到你的标准,你的上限不能被我的剑法所限制。好在我们的努力也没有白费,这半个月里,你对剑已有感应,假以时日,你就会悟到真谛!剑法上万种,我们无法做到种种精通,但是却能以一破万。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会创造出属于你自己的剑法。”

    “师傅!您在说什么啊!”陈一何怎么听着,都像是在听七长老的遗言。

    这样的动静,引得东方星、吴熔与小宫主三人也凑了过来。

    “切记,剑要走心。”七长老对陈一何强调道。

    陈一何连连点头。

    忽然,七长老伸出右手,伸出食指、中指,双指猛地点在陈一何的脑门上!

    陈一何像是被一剑刺中,他的双眼瞪大老大!脸色刹那间煞白!

    这样的突变,引得其他三位年轻人大惊,东方星以为陈一何受害,出手要阻止七长老。

    七长老左手一挥,一道光罩将他与陈一何罩住!无论东方星怎么出手,都无法影响他们二人分毫。

    陈一何双脚离地,双腿轻飘起来,上半身倒着倾斜,他的身体倒着飘起来,与七长老脑袋对着脑袋!

    七长老右手的双指始终没有离开陈一何的脑门,白光从他的指尖流向陈一何!

    热气四散!白光璀璨!

    七长老体内的真气与剑气不断朝着陈一何的体内转移,它们通过七长老的指尖,达到彼岸!它们明明依依不舍,却被七长老催促着离开!

    陈一何根本说不出来话,他整个人都被七长老控制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炸开了,他就像是一只膨胀的气球,在不断地被外界加着力量!七长老就是他的打气筒!

    真气与剑气疯狂地涌进陈一何的身体里,而且与陈一何自身的气并不排斥,相反,它们还能很好地融洽!

    没有人能够插手打断这一切!

    足足是耗了大半个时辰,七长老才停下。

    等到他停下时,脑袋已低垂。

    陈一何跌倒在地,身上的痛意未消,脑海中的意识还没有彻底清醒,他爬过来,爬到七长老的脚下,“师傅!”“师傅!”一声又一声疯狂地呼唤!

    七长老紧闭着双眼,没有反应。

    陈一何知道,七长老将自身的一切都给了他!

    “师傅,您醒醒啊!”陈一何摇晃着七长老的身体。

    七长老终于睁开了双眼,他勉强地笑着,“一何……徒儿……”他的气息已到了末端。

    “师傅,您为什么这么做?”陈一何哭着问道,“您还那么年轻……”

    是的,七长老还很年轻,他不过比陈一何才大上几岁而已。

    “咳咳……我……我这么做自……自有用意……”七长老说话断断续续的,他的生命已到末尾,“你我……师徒一场,我……我没有能教到……咳咳……教到你什么……东西……这一点内力……就……就算是师傅……送……送给你……的……礼物……咳咳……”

    七长老又用双指点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随后他的气息明显顺了很多,他对四位门生说道,“你们听我说……咳咳……如果我推断得没错的话,一个时辰之后,封印将会出现一个极其短暂的松动,进出封印,必须要有人死……那时候,我将会用我最后的力量送你们出去!你们务必做好准备……做好准备!”

    东方星也哭了。

    吴熔低着头,脸上有不忍的神色。

    小宫主冷漠地看着七长老,一双丹凤眼中神情不变,她的心中所想,没有人看得清。

    毕竟在一起相处了大半个月,毕竟是救了他们命的人,现在又要为他们付出生命。

    “师傅!”

    “你们……不必觉……觉得可惜,千重门罪孽深重!这算是我的……一点弥补。”七长老笑着说道,他的脸已经白得跟白纸没有区别了!

    自从来到《神奇武侠大乱斗》这本书中,陈一何从来没有这么悲伤过!这一次的悲伤,不再是他的假装!一个相处了只有半个月的人,却能为了他付出功力,为了他们付出生命。

    千重门是有过错,可错不在七长老。七长老主动承担了他犯错的代价。

    “一何……师傅不能看着你……走远,但是师傅……师傅相信自己……的眼光!”七长老快要消散的眼神中,为陈一何闪过一道光。那是他最后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