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16【一言可决也】
    “户籍问题嘛。”

    宋公子来回踱步,思虑道:“此事有些难办。扎佐司的长官是我叔祖,他这人一向不爱读书,近些年连县试都作废了。汝等便是有了户籍,又熟读四书五经,也没地方去考生员。”

    还有这事儿?

    太他妈坑了,扎佐土司居然敢擅自取消县试。

    沈师爷仰天长叹:“如之奈何也!”

    “沈兄且莫着急,”宋际又仔细想了想,很快想出个法子,说道,“吾父讳坚,正是贵竹司长官。或可把寨中读书孩童,都落籍到贵竹司这边。如此一来,他们参加县试,也能到贵州城来应考。”

    沈师爷说:“如此麻烦,太为难宋兄了。”

    宋际笑道:“不麻烦。都不必惊动吾父,只需叫来吏员,亲口叮嘱一二,此事便水到渠成了。”

    沈复璁只能暗自感慨,这贵州果然是土司天下。

    放在其他地方,落籍并非小事儿。如果牵扯到科举,那就更棘手了,非得撒足银子,上上下下都疏通一遍不可。

    而且还容易被同籍生员举报,稍不注意就要闹出丑闻。

    一般而言,地方主官都不愿接这种烫手山芋,他们捞银子有很多途径,何必要选最危险的法子呢?

    可在贵州,毫无顾忌,宋公子打声招呼就能搞定。

    历史上,此种情况将在几十年后慢慢改变。

    嘉靖皇帝在位期间,恩准贵州自设乡试考场,并提高了贵州的举人名额。

    好嘛,不用远赴云南考试,而且举人名额还多,本地竞争又不激烈,贵州一下子成为科举天堂。无数外省生员,纷纷使银子跑来贵州,用尽各种方法冒籍应考,乡试考场里有一大半都是非法移民。

    搞得实在太离谱了,甚至惊动嘉靖皇帝,遂颁下御旨严斥冒籍现象。但依旧屡禁不止,许多贵州籍举人,居然连一句贵州话都不会讲。

    宋际此刻非常开心,能帮土人参加科举,等于是在推行教化之路上走出了第一步。

    他这个冤大头,居然比当事人更加急切,欢喜道:“不如今天就把名单敲定,吾明日便去督促办理。少则一日,多则三日,户籍问题就解决了。”

    沈师爷当然乐意接受,对书店老板说:“借君笔墨一用。”

    书店老板立即拿来笔墨纸砚,还主动为沈师爷研墨。

    “慢着!”

    袁刚突然阻止,问道:“移籍落户可以,赋税徭役算在哪边?”

    这在袁刚看来是头等大事,对宋际而言却是小事一桩,笑道:“只是落籍,不牵扯其他,也没人找你等收税。”

    “那还行。”袁刚终于安心。

    虽然对穿青寨来说,所有姓宋的都是仇人,而且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但宋际属于大好人,即便袁刚都对他恨不起来,甚至还不由自主的联想:如果换这个宋公子来当宣慰使,今后的日子就要好过多了。

    书店老板很快把墨磨好,微笑道:“沈朋友请落笔!”

    沈师爷对王渊说:“顺便把你们的三代家谱也编了,考科举时会用到。你来说,我来写。”

    王渊道:“童生王渊。父王全,母姜妮,祖父王恩。世代务农,皆为良民,祖上三代,并无作奸犯科之举。”

    袁刚也依样画葫芦,还把刘木匠等人的信息一并报上。

    全都是大大滴良民!

    “大善,果为良善之民也。”沈师爷笑得有些古怪。

    宋公子的关注点独树一帜,他认真看沈复璁把资料写完,突然拍手称赞道:“好字!”

    沈师爷潇洒无比的将毛笔一扔,负手而立:“献丑了。”

    宋际丝毫不把银子当钱看,却将沈复璁随手而写的字视若珍宝。他小心翼翼捧起,又轻轻吹干墨迹,贴身收藏说:“待吾拿回家中慢慢鉴赏。”

    沈复璁的书法,怎么讲呢,不太好说。

    一开始,他是为科举而练,做师爷之后,又是为恩主而练。

    那位恩主从知县到知府,每年来往文书、私人信函颇多,大部分都由沈复璁代笔。碍于身份,必须使用台阁体,可难免千篇一律,于是又想尽办法追求变化。

    这十多年来,沈复璁疯狂临摹吴宽书法,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只是略微缺少那么一点神韵而已。

    宋际根本没见过吴宽的字,此刻由沈复璁写出来,顿时就把他惊到了——既有台阁体的雍容端庄,又显得凝重厚实,淳朴当中还隐隐透出一种奇倔。

    台阁体还能这样写?

    没办法,宋际虽然是土司公子,但那个“土”字就说明一切。

    见识太少了。

    宋际再度提升了对沈复璁的评价,恭敬道:“沈兄满腹经纶,竟连书法都这般精彩。可否屈尊降贵,到吾宋氏族学担任教谕之职?”

    嗯?

    王渊、王猛、袁刚、袁志突然瞪眼,齐刷刷握刀。

    沈复璁顿时一个激灵,抱拳说:“宋兄美意,在下心领了。但穿青寨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已经答应教导寨中子弟。君子一诺千金,怎可言而无信?”

    “沈兄真君子也!”

    宋际对沈师爷的人品,已经心悦诚服,说道:“此事好办。让寨中向学子弟,都来宋氏族学读书,所需费用由吾一力承担。”

    沈复璁扭头问王渊:“如何?”

    王渊点头道:“可以。”

    “那就这样说定了,”宋际满心欢喜,望望外边的天色,说道,“时日已晚,诸位想必还未用餐。不如吾等找一家酒楼,边吃边聊,吾还欲向沈兄请教书法技艺。”

    听到酒楼二字,沈师爷似乎闻见酒香,偷偷咽口水道:“但凭宋兄安排。”

    酒楼就在布政司治所附近,贵州布政使老爷经常来此宴饮。

    至于布政使那点工资,怎经得起天天下馆子,那就不需要深入探究了。土司虽然漠视朝廷法度,但该孝敬的还是要孝敬,只求这些汉官不要乱讲话瞎伸手。

    酒菜端上来,颇为丰盛。

    几个穿青人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吃到肚里,犹如八辈子没吃饱的饿死鬼投胎。

    沈师爷就有风度多了,虽然也嘴馋得很,但人家举止潇洒、从容大方,慢悠悠跟宋公子喝着小酒,还趁兴玩起了飞花令来佐酒。

    酒过三巡,宋际已经喝迷了眼,带着醉意感慨道:“吾观沈兄,便可知江南风物,恨不得亲到江南一游。”

    沈复璁也喝得七荤八素,大笑道:“此事易耳。再过数年,你我携手畅游江南,届时我请你吃鱼翅!”

    “鱼翅为何物?”宋际忙道。

    沈师爷说:“鲛鲨之鳍也。”

    宋际生出万般向往:“沈兄如此推崇,鱼翅必然美味异常。”

    酒宴散去,宋际亲自送他们去旅店,不但主动负担了房钱,还把第二天的早饭都安排了。

    就连他们那两头驴,也被请到店后棚房,美滋滋的享用着豆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