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33【兵灾】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

    宋氏族学内,刘耀祖正在摇头晃脑读书。

    这里的宋氏子弟早已换了一批,宋夔等人在学完《小四书》后,便一个个宣布学成归家。他们连县试都懒得去考,反正无所谓,只要能看懂朝廷公文就不算文盲。

    穿青寨的方正等人也跑了,只剩王渊和刘耀祖。

    其中,袁志和袁达都做了宋公子的随从,宋坚答应推荐他们去考武举。不过在正德初年,武举考试没有形成规范,时办时不办,贵州这边已经好几年没有搞武举选拔。

    “王渊,出大事了!”

    宋灵儿快步冲进教室,口呼大事,脸上却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王渊认真练字,头也不抬,问道:“什么大事?”

    宋灵儿说:“安宁宣抚司的苗民造反,已经攻陷了清平县城!”

    “那你高兴什么?”王渊不解道。

    宋灵儿解释说:“朝廷任命了一个临时督抚来贵州,好像叫什么魏英。魏英和贵州总兵李昂,勒令安氏立即派兵平叛,这次水西安氏肯定要出点血!现在贵州城里兵荒马乱,好多彝族土司兵违制进城,把两位布政使气得直跳脚。”

    王渊笑道:“看来你爹也不是傻子嘛。”

    “我阿爸当然不傻,他脑子清醒着呢。”宋灵儿得意洋洋。

    前面咱们不是说,安、宋两家联手逼走巡抚,安家又联合文官打击宋家吗?

    宋然被安贵荣摆了一道,居然不声不响交结武官。

    李氏为贵州世袭武将,职务最低也是都指挥佥事,历代子孙经常当都指挥使或同知。到了李昂这一代,已经连续两代担任贵州总兵,跟兵强马壮的安氏一直有摩擦。

    安贵荣算是走背运了,去年刚逼走一个巡抚,让朝廷撤销巡抚一职。现在又遇到苗民叛乱,朝廷安排个临时督抚过来,还跟李昂勾结在一起,逼着他安氏调兵去平叛。

    安宁宣抚司发生叛乱,跟他水西安氏有个毛关系?

    逼反苗民的,是播州杨氏的一个分支。成化年间,安宁那边苗民造反,朝廷调杨氏从四川入贵平叛,之后就让杨氏的嫡子留在此地当土司。中间还闹出庶子谋杀嫡子的内斗把戏,庶子获罪迁往别处,另一个杨氏子弟担任同知,把当地苗民逼得揭竿造反。

    造反之事,直接牵扯到杨氏;造反之地,紧挨着宋氏地盘。

    就算要平叛,也该杨氏或宋氏出兵,怎么都没理由劳烦他水西安氏!

    安贵荣已经快被宋然、李昂、魏英给恶心死了。

    王渊被宋灵儿拉着骑马回城,果然见到城中土司兵横行。两位布政使、按察使,正带着官差跟土兵交涉,让他们立即出城滚蛋,不得留在城中胡作非为。

    很快,贵州都督魏英、贵州总兵李昂,带着卫所军士从次南门进城。

    三朝老臣魏英骑马飞驰,挥舞着马鞭大喝:“但有趁机作乱之辈,就地格杀勿论!”

    “不可,”李昂赶紧阻拦,“土司兵势大,莫把安氏也逼反了,咱们先去找安贵荣理论。”

    眼见土司纵兵劫掠,魏英气得浑身发抖,质问李昂:“朝廷在贵州城驻兵两万,你只带几百个家丁过来,其他的兵士被你吃了?”

    还有个屁的两万兵,能有两千能打的就烧高香了。

    李昂只能说:“魏制台,当务之急,是让安贵荣把土兵调出城去,卫所之事可以今后再议。”

    “哼!”

    魏英没给对方好脸色看,他是三朝老臣,布政使就当过两次。现在又临危督抚贵州,军政大权都由他暂理,所有贵州官员必须听他调遣。

    二人带兵直奔贵州宣慰左使的府邸,结果根本没见到安贵荣。

    安贵荣懂得见好就收,在表达自己的不满之后,已经亲自到街上收拢土兵。随即带着土兵出次南门,直奔都匀府平叛,都懒得跟贵州督抚和贵州总兵打招呼。

    街面上,一片狼藉,好多店铺都被土兵抢了。

    “安氏土司,蛮横至极,本官定要参他一本!”魏英气得脸色发青,他在云南当布政使都没这么窝囊过。

    李昂趁机煽风点火:“安贵荣身为贵州宣慰使正印官,非公事不得擅回水西。但此人以督办贡赋为借口,一年当中,至少有八个月在水西。他还宣称自己统率四十八部,拥兵四十八万,可无敌横行于贵州。”

    这么一提醒,魏英反而冷静下来,他知道不能硬来,把安氏逼反了难以收场。

    别说安贵荣纵兵劫掠贵州城,就算把贵州城烧了一半,朝廷也顶多斥责几句而已。因为安宁那边的叛乱,已经持续一年多,都匀府周边卫所根本扛不住,而安贵荣带兵过去两个月就能搞定。

    如此军势,还立下平叛大功,你让朝廷怎么处理安贵荣?

    王渊骑马穿过街巷,内心已愤怒至极。

    有一家酒楼,宋灵儿经常带他去吃饭,从掌柜到伙计都已经混熟了。甚至,王渊昨天还在跟店伙计开玩笑,如今只剩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店伙计惨死在大堂里,后颈、后背挨了好几刀,明显是逃跑时被土兵杀害。

    桌凳翻到一地,掌柜坐在店伙计尸体旁,正双眼空洞的发着呆。也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因财货损失给整懵了,不哭、不笑、不吵、不闹、不动,宛若一个没有意识的活死人。

    王渊从小生活在贵州,早已见惯血腥之事。但此刻的贵州城,还是带给他冲击灵魂的震撼,他终于见识到兵灾的惨烈。

    而且,这还只是受控的兵灾,安贵荣很快就制止了乱军行为。

    就连宋灵儿都不再活泼,默默跟在王渊身边,好一阵才咬牙说道:“等我做了女将军,我就带兵把安家灭掉,为贵州城的老百姓报仇!”

    几个提刀带箭的汉子,茫然穿行于街头。他们来到酒楼门口,问道:“掌柜的,这是遭兵了?我们在城外酒坊买酒,那里的酒早就被搬空,你这里还有没有酒?”

    掌柜的失魂落魄,没有任何反应。

    “嘿,到底还有没有酒,你给句话啊!”汉子呵斥道。

    另一个汉子说:“我们可是给阳明先生买酒,你快把店里的好酒都搬出来!”

    王渊正待打马而过,听到此言突然调转马头:“这位兄台,你口中所说的阳明先生是谁?”

    那汉子笑道:“大学问家王守仁,我们都叫他阳明先生。”

    王渊连忙问:“阳明先生在何处?”

    那汉子答道:“龙场驿旁边的龙岗山。”

    王渊立即下马进店,从柜台内抱起两坛酒,对宋灵儿说:“付钱!”

    宋灵儿把一块碎银子放在掌柜脚边,问道:“你干什么?”

    “去龙岗山,”王渊笑着招呼那些汉子,“走吧,一起陪阳明先生喝酒!”

    一个月前,还在给仆从讲冷笑话的王阳明,此刻已经有本地人主动为他买酒了。

    不仅如此,王阳明还学会了简单苗语,经常给龙岗山的生苗讲课。那些生苗尚处于刀耕火种时代,王阳明用带着越音的官话,夹着苗语宣讲大道理,也不知那些生苗是否能听懂,反正听他讲课的还不少。

    这几个汉子,乃是龙岗山附近的土匪,专门打劫过往客商,居然也懂得买酒去孝敬阳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