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滑雪巨星 > 第五十九章 你小子不是故意玩我的吧
    周二下午。

    模拟考的英语成绩也出来了。

    这一门算是肖天最有把握的科目,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英语成绩排到了班上十几名,及时地为肖天的总成绩奶上了一口。

    毕竟肖天把大部分学习的时间都放在了英语上,也算是种瓜得瓜吧。

    一上午提心吊胆过的,简直是度秒如年,后来倒是无惊无险。

    一天的课程结束了。

    到了晚上放学,语文和综合两科的成绩都没有出来。

    不过,班主任老章最后来到教室宣布放学的时候,肖天明显看到老章看他的眼神阴恻恻的,还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笑,让肖天的心里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肖天胡乱猜想着,莫非是老章已经知道成绩了,只是还没有正式公布,自己的成绩没有脱离倒数100名吗?这就要被踢啦!

    这种悬而未决的感觉最让人不爽了。

    这会儿,偏偏“恭喜发财”还来说风凉话。

    惹的李乐差点就出手和他们几个打起来,最后被老章给呵斥住了,把大家全赶回了家。

    日子还要过,成绩一天没出来,肖天就要担心一天,这就是他作为一个高三汪要面对的事情。

    肖爸和肖妈自然是不知道这个事情的,肖天对他们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回到家,肖天吃了点东西,和爸妈聊了几句,就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啊,肖天不免慨叹,虽然在系统里面有5倍的时间加成,但是现在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里面度过,根本就发挥不出系统的效果,只能在晚上回家后,才能进入系统的虚拟世界学习,但是还要分配出一些时间来训练,练习滑雪。

    这周末就是大众滑雪单板大回转联赛的最后一站,这一战对肖天可以说是至关重要。

    肖天已经打听过,因为这个雪季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在华夏,可是没有类似这么大型的单板大回转的业余比赛了,有的都是职业比赛了。

    可是,肖天连个单位都没有,参加职业比赛,报名就是个问题。

    假如这场比赛后,再没有相关的单位伸出橄榄枝,肖天就只能先暂时放弃滑雪,转为全力以赴面对高考。

    至于滑雪,只能等到下一个雪季开始,再参加比赛什么的,这样一来就要等最少半年的时间,估计那会儿大学都开学很久了。

    那样的话,不仅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高考估计也就能考个一般般的二本。

    肖天也知道,这么脚踏两只船不是个长久之计,但是他也是真没有办法。

    小车不倒只管推吧!

    肖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还是个18岁的孩子啊,这就不该是我这个年龄应该承受的啊。

    我太难了!

    肖天很是有点意兴阑珊。

    算球,到系统里面唱唱歌,吹吹竖笛吧。

    一直也没空去买件乐器,手头还是只有竖笛这一样乐器。

    自从肖天抽奖获得了“初级声乐技巧”,他对音乐还真是越来越喜欢了,他发现音乐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情,以前只是听别人这么说过,但是他从来没有当回事。

    尤其是,周日在程清清家玩了几样乐器,那种感受尤其深,那是一种沉浸到演奏中的感觉,物我两忘,很沉醉,很舒服。

    玩了一会儿音乐,肖天的心情果然好了不少。

    然后,他很自然地就掏出手机,询问起了程清清的病情。

    知道程清清感冒好了很多,肖天和她调笑了几句,便开始每日的训练和学习。

    程清清开始有点习惯了肖天的存在,每天都会和他用手机聊上几句,尤其是她每晚都抱着睡觉的海盗皮卡球,现在已经是她最宠爱的毛绒玩具了。

    一夜无话!

    周三到了。

    肖天来到学校,上午又拿到了综合的卷子,不出所料考的很一般。

    现在只剩下班主任老章的语文了。

    吃过午饭,终于等到老章的课了。

    然而,上课铃响了几秒钟,还没见有人进来,教室里慢慢地开始嘈杂起来。

    置身于这个环境,肖天的心反倒静了下来。

    这可能得益于几次滑雪比赛获得的经验。

    又等了几分钟,老章才终于姗姗来迟。

    他一出现,整个班级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次咱们班考的还不错,下边班长把卷子发一下,我给大家讲一下这张试卷。”

    章建国把一摞试卷递给班长高海洋后看了肖天一眼,悠悠地说道。

    “肖天,你知道这次考试,你排名年级多少吗?”

    肖天望着老章,轻轻地摇摇头。

    “你是真会考啊,……年级倒数101名,就比我要求的多考了一名。

    我就怀疑,你是不是属驴的,底有人在你后边抽你两鞭子,你才动两下,我看你下次模拟考成绩,要是退步了,我可饶不了你。”

    转危为安啦!

    听到老章的话,肖天的脸上立刻有了点笑模样。

    “章老师,我努力,下次模拟考争取进步更大。”

    “行,看你表现啊!”

    肖天算是过了这一关。

    旁边座位的李乐,还有薛娜、陈玥因为这两天都在一起吃午饭,关系拉进了不少,这会儿也都为肖天感到高兴。

    “恭喜发财”几个人都在暗骂,肖天侥幸。

    每个人都拿到了自己的试卷,老章开始讲卷子了。

    ……

    …

    很快,周四到了。

    肖天虽然完美的躲过了模拟考这一劫,但是他又要面对周五和周六请假的问题。

    最后一战的比赛将会在哈儿彬,主办方规定要在周五报道,比赛是周六早上八点开始,肖天和黄凯等人商量后,这一次大家要乘火车在周五报道。

    所以今天必须要请假了。

    鉴于之前说谎的严重后果,这一次,肖天选择坦白。

    但是一天前,刚和班主任说过要努力的话,这就又要请假去参加滑雪比赛,肖天是连自己这一关都过不去。

    他是犹豫来犹豫去,不知道如何跟班主任老章开口。

    直到下午,老章的课结束了,肖天见老章收拾教案准备离开,这才赶忙跑到讲桌旁。

    “哎,肖天,你有什么问题?”

    “章老师,我……我想请两天假。”

    “阿嘞,干什么啊?”

    肖天吞吞吐吐地,半天没讲出口。

    老章见肖天的死样子,就知道有问题,便试着问道。

    “请假干什么去?是不是又去滑雪?”

    果然,就见肖天点头如小鸡吃米。

    看着肖天的样子,老章简直快疯了,你小子确定不是来玩我的啊,想想前边一次不也是这样,刚说要好好学习,没过两天就谎称生病,跑去滑雪,这次倒好,不说谎了,改直接怼了。

    班主任老章感觉自己是被肖天无情地戏弄了,她把手里的书本重重地摔在了讲桌上。

    这一下,本来有点嘈杂的教室立刻安静了下来。

    然后,就听到老章大声怒道。

    “不行,我不批准。

    肖天,这是什么时候你不知道啊,成绩刚有点进步,怎么着,又请假去滑雪,这是滑雪上瘾啊,滑雪能代替高考,还是能给你高考涨分,你这个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肖天的脸瘪了下去。

    这可怎么办?比赛是一定要参加的,最后的机会,但是班主任又不批假,要是自己明天真不来上课,估计后果会很严重。

    下边坐着“恭喜发财”四个人互相看看,差点都笑喷了.

    这个肖天也是太奇葩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章老师,你们班上哪个叫肖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