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滑雪巨星 > 第六章 接连爆冷
    初赛时8个人,两个酱油已经离开。

    此时,剩下的6个人分成了两组。

    肖天自然是和黄凯还有王大叔聚到一起。

    三小只本来就是一个小团体。

    裁判员刚刚宣布,休息20分钟后,复赛开始。

    肖天小庆幸,还好自己没有一上来就用那张附身卡,要不,也就只能打一轮初赛,复赛很可能都用不上,更不要说决赛了。

    在休息室,两拨人各占了一边,中间好像隔着楚河汉界似得,互不往来。

    初赛前,三小只可是信心满满地打算三个人包揽前三名的,这会儿,形式大逆转,只有刘天赐一个人进入四强。

    反倒是被他们鄙视的肖天,躺进了四强。

    李易和张俊一两个人心里都不服气,觉得肖天是狗屎运,他们两个只要有一个正常发挥,也不会让肖天这只菜鸟进了四强。

    李易一拍脑袋,说道。

    “俊一,我觉得是这雪坡克咱两。”

    “哎,你这一说,我也有这感觉!”

    克你两,你们真好意思说出口,你两在这个雪坡滑了三个冬天,真要是克你两,你两早死上八回了。

    甩锅呢,雪坡他冤不冤啊!

    纯是拉不出翔,赖地球没吸引力啊。

    “天赐,我两阴沟里翻船,你底替我两赢回来啊。”

    “对啊,你感觉怎么样?下一场,赢那老头儿没问题吧?”

    “我初赛没有尽全力,赢老头儿小菜一碟,对上黄凯也不是一定就会输的!”

    还别说,纯看实力,不考虑失误,李易和张俊一都是可以和王大叔刚一波的,谁输谁赢也未可知的事。

    “我就说么,我们两都能赢那老头儿,你肯定没问题的,原来是保留实力啊。”

    张俊一释然道。

    刘天赐是三小只里实力最强的一个,这是共识,成绩在那摆着呢。

    “对对,一会儿展现一波真正的实力,吓死那老头。”

    刘天赐朝着肖天看去,眼中流露出些许迷茫。

    “我倒是对肖天有点不太放心。这个拿着滑雪场租的雪板的菜鸟,有点邪。”

    这话要是让肖天听到的话,一定会很诧异。

    哎呦,小朋友第六感很强啊,恭喜你,预感准确,小爷准备使用底牌啦。

    (^_?)☆

    体育比赛里,运气绝对是决定胜负的一个重要的因素,这场比赛,肖天的运气好的有点过分了,赶上李易和张俊一两个人都出现失误,等于是躺进四强。

    “狗屎运而已,就他那水平,有啥不放心的,黄凯肯定能战胜菜鸟,他下一场就被淘汰了。”

    “可不是,天赐,他进决赛的机会等于零,你们遇不上。”

    李易和张俊一纷纷说道。

    刘天赐点点头,肖天不是黄凯的对手,进决赛的肯定是黄凯,我这瞎担心什么呢。

    复赛第一轮开始。

    肖天和黄凯两个人已经准备好,都站到了出发门前。

    黄凯的心里,突然有点同情起肖天。

    他想起了肖天走进休息区的样子,一个人抱着滑雪场租的雪板,还穿了一件有点过时的羽绒服,被大家盯着看,像个孤独的小丑,但是他发现肖天竟然在笑,笑的很阳光,很坦然,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接受肖天。

    实际上,黄凯比那两个酱油更高冷,不过,是心里的高冷,是发自心底的傲,不会像酱油党那样表现出来,太low。

    对,肖天穿的不是正儿八经的滑雪服,而是一件普通的羽绒服,还不是啥名牌。

    原因不是肖天家拮据,而是以前买的那件滑雪服小了,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去买了,所以就只能找了件日常穿的羽绒服瞎混。

    在黄凯的眼里,这一切都成了他同情肖天的理由。

    于是,他竟然想放水,让肖天赢这个比赛。

    就这个小比赛,得了冠军,那点奖金都不够他出去喝顿酒的。

    但是他立刻又想到,初赛前盛气凌人的那三小只,血性就又上来了,万一王大叔输给了小学生,就会和肖天在决赛相遇,小学生九成九会得到冠军,这事他哪里忍的住。

    立刻又把放水的心思给熄了。

    而肖天呢,他已经把附身卡用上了,这会儿正朝旁边挡板看,另一边就是黄凯。

    “大黄啊,对不住了。这局小爷势在必得。以后有机会请你吃饭吧!”

    对付那三小只,肖天没有一点不忍。

    但和黄凯聊的不错,自己用系统作弊,心里边多少有点愧疚。

    发令员已经喊出“预备”。

    两个人都放下各自的小心思,集中了精神,打算拼尽全力比赛。

    红灯变为绿色,出发门打开了。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冲了出去。

    系统没有给肖天说明,附身卡是要和宿主进行匹配的。

    肖天本身的身体素质是达不到专精级别刻滑要求的,但意识方面没有任何打折。

    总的来说,肖天此时的刻滑水平比专精级别要低,但比他自己还是高了不少的,对战黄凯,肖天胜利的把握占六成。

    一上来两个人的比赛就焦灼起来。

    黄凯没想到肖天此时竟和自己是平行推进。

    比起初赛时,快了不少啊,有意思!

    这一幕,把三小只也看的一惊。

    莫非和刘天赐一样,这个业余中的战斗机也隐藏了实力。

    这个菜鸟真要成为不确定因素是怎么样!

    肖天也发现了,自己使用了附属卡,也没把黄凯甩很远,但已经在比赛中,他已经顾不上管这些,就是拼,一定要赢!

    一早已经说过,黄凯的动作大开大合,刚猛有余,缺少了一丝稳定,状态好的时候,可以超水平发挥,但是一旦失误,就是致命的大问题。

    结果,幸运的天平再一次倒向了肖天。

    在第十一个旗门处,黄凯转弯时,把板刃卡的过死,转弯角度偏小,雪板失控,黄凯打了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本身单板滑雪就是极限运动,速度快,失误非常容易发生,胜负往往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等黄凯再次调整好,发力加速的时候,已经落后肖天两个旗门的距离,不可能再追回来,除非肖天也发生失误。

    不过,除非没有发生。

    冲过终点线,复赛第一轮,肖天再次获胜。

    观众区立刻爆发出剧烈的叫喊声。

    肖天的同学,尤其是女同学,都疯了一样鼓掌,叫喊起肖天的名字。

    滑雪这么刺激,这么酷炫的运动,观众是很容易被运动员的表现感染,有一两个观众活跃的,气愤就被带起来了。

    另一方面,这群人也是被高三紧张忙碌的学习生活给压的,她们是在宣泄。

    “恭喜发财”四个人的脸都绿了。

    他们努力把同学忽悠来不少,可不是来看肖天赢比赛的,不是来看他嘚瑟的啊。

    你们看不见,宝宝们心里苦(在哭)!

    肖天再次迎来一大波的喜爱点数。

    喜欢肖天的小姐姐、小美眉里,有认识的同班同学,也有不认识的来看热闹的游客,还有雪场的工作人。

    “恭喜宿主,获得来自李娜的喜爱点数+5。”

    “恭喜宿主,获得来自范敏的喜爱点数+2。”

    ……

    李娜,哎呦,又是这个前台小姐姐,肖天已经看到真人,这个李娜就是那个前台小姐姐,笑点这么低,估计很容易……追到。

    哎呀,我这是想什么呢,我还是个高中生,我是未来国家的栋梁,高考,上了大学再泡妹子,小姐姐,等我半年就好了。

    肖天朝着李娜挥挥手。

    挺进决赛,肖天既开心,又激动。

    两千块的奖金我来了。

    ……

    我去,不对。

    肖天突然注意到,附身卡的有效时间只有26分钟了。

    还有一轮复赛没比,要是决赛前再休息20分钟,这是要来不及啊。

    还是用早了,肖天不再瞎晃悠,赶紧离开,给后边的比赛让地方,希望下一场比赛快一点开始。

    早知道黄凯会失误,附身卡就留到最后决赛再用了。

    可是肖天也不会未卜先知。

    只能盼着下一轮快点开始,中间少休息一点时间。

    黄凯一点没有失败后的沮丧,脸上挂着微笑。

    “滑的不错啊,你小子初赛时隐藏了实力啊。”

    肖天自己知道自家事,尴尬地笑笑,算是默认了。

    见黄凯没有一点生气样子,肖天心里好受一些。

    没有让肖天等太久,复赛第二轮开始。

    这一次,刘天赐和王大叔,两名选手都没有发生失误。

    但对于大家来说,和上一场比赛相同,又爆冷了。

    本来初赛成绩更好的王立祥败给了刘天赐。

    刘天赐隐藏实力成功,打了王大叔一个出其不意。

    快了不到一秒钟,刘天赐率先冲过终点线。

    大家再次聚到休息区的时候。

    两拨人再一次重新回到起点线,变成了肖天和刘天赐的对决。

    王立祥好意,夸了刘天赐一句,“小伙子不错,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没想到,刘天赐雕雕地回了一句“前浪死在沙滩上”。

    给王大叔气的说不上来话,暗骂自己也是闲的,和这小崽说啥话啊。

    黄凯看不过去,开口就骂了起来。

    “你个***·崽子,怎么说活呢,会不会说人话啊。”

    我去,大黄,你这么冲动的啊!

    黄凯边说,边往刘天赐那边走,气势凶的一批。

    把三小只全都给吓愣住了。

    肖天怕出事,赶忙拉住了黄凯。

    虽然他也看这三小只不顺眼,但毕竟是小学生,教训两句可以,真动手,那就是以大欺小了。

    再说众目睽睽,打架是犯法的。

    有机会,找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套麻袋打,这才是正路嘛!

    好巧不巧的是,裁判员进来了。

    发现黄凯气势汹汹,三小只被吓的和小鸡子似得,便问道。

    “怎么啦?”

    李易立刻蹦起来,指着黄凯叫道:“裁判,他想打我们!”

    我靠,你踏马哪只眼看见我想打你了,我就朝你走两步么。

    裁判瞪了黄凯一眼,说道:“决赛选手留在休息区休息,其他人都去观众区看比赛。”

    “休息20分钟,开始决赛。”

    黄凯和王大叔还有两小只都离开了。

    肖天的耳边还回响着黄凯临走前留下的话,“小天,嫩死个小崽子”。

    二十分钟,肖天真是度日如年。

    从来没有这么希望时间过的快点。

    肖天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厕所已经跑了两三趟。

    刘天赐都开始怀疑,肖天是不是尿频了。

    终于还有三分钟的时候,裁判来通知,让肖天和刘天赐到出发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