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五十四章:我来想办法
    大比的海选随着日头高升,已然开始。

    中央擂台之上,虽说十座铸炉颇为显眼,但轮到铸师登台铸器,却是要等到下午去了。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中央擂台周围应该没什么人才对。

    可是谁能想到,即使这般,此处依旧是修士们观礼的焦点所在。

    幸亏云北歌他们来的早,占了位置,若晚到一会儿,可能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只能说,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铸器这门技艺都是无方仙域最炙手可热的存在。谁让真神偏在大道法则之中留了一道剑意呢?

    “啧啧。”云北歌砸吧着嘴。

    后世铸师虽说也抢手,但六界崩坏,不复当年之盛,就算想举办这样的铸师盛会,却是也没有那个条件。

    而像铸神盛会这样千炉齐开,万人瞩目的情形,当真是看一场少一声喽!

    正神游天外着,外场向中央擂台涌来的人潮却是越来越多。多到云北歌这些早来的,不得不被挤得向前涌去。

    而被人潮拥挤的可不止云北歌他们,比如云北歌身边这位......不知道哪家大人被挤的啊,孩子都挤丢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云北歌就发现身边多了个十来岁的小丫头。

    没错,瘦瘦小小,顶多十来岁。一脸无辜的被人群驱使,不自觉地就靠到了云北歌他们这群人当中。

    云北歌、弘财,还有角影,本能地把小丫头护在了中间。

    云北歌还不忘扯开嗓门儿,“哪个愣货?!特么孩子都能丢?”

    说完,不忘安慰小丫头,“孩子别怕!你家里人叫什么?我帮你找。”

    小丫头:“......”

    小丫头本来还挺感激云北歌他们.,毕竟被几个壮汉护在中间,总比挤在人堆里要强上不少。

    可是,云北歌一句话,弄得小丫头一阵抓狂。

    人家十三了好不好?看样子,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好不好?

    恶狠狠地瞪了云北歌一眼,“起开,让我出去!”

    小丫头上来了脾气,还不用云北歌他们了呢!

    可惜....她完全低估了土鳖的木讷程度。一听小丫头要走,哪里肯放?大嘴一撇,“走什么啊!?没见这都挤成罐头了吗?再把你踩底下...命就没了!”

    小丫头:“......”

    心说,罐头为何物?

    而云北歌那边显然不知道已经被人嫌弃了,正揶揄角影,“想特么什么呢!?帮着喊喊啊...”

    “哦....”角影一脑门子黑线,老子确实很擅长找人....

    但老子真没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找过人啊....

    老老实实的清了清嗓子!

    “谁丢孩子了!?”

    “谁特么丢孩子啦!?”

    “这捡个孩子了啊!!”

    “....”小丫头.....

    小丫头想死!

    而就在角影大叔扯开脖子狂吼的时候,只觉人群一松!!

    晃的角影一个趔趄,茫然看向四周。

    云北歌和弘财也感觉到了。

    而且....不但不挤了,面前的人群甚至自动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宽敞通道!!

    土鳖望去,只见十多个青年人正由通道而来,神情倨傲,目中无人!

    云北歌皱眉,因为他在那群正过来的人中,看见了公子诚和魏无忌他们....

    甚至青木紫英兄妹也在其中...

    “公子诚不是和魏无忌他们闹翻了吗?怎么又凑到一块儿去了?”

    角影愣神,猛然一晃!“难道....冲着你来的!?”

    土鳖白了他一眼,这不废话吗?

    挺直腰板儿,神情肃穆。甚至有些严阵以待的架势。

    等一群人走到近前,公子诚、魏无忌没开口,却是打头的另一个生面孔冷然抱拳。

    “在下....司马常风!”

    云北歌胡乱回礼,司马常风?怎么和脑袋上天的那个司马常德名字这么像?

    只闻司马常风继续道:“听说你也要参加大比?”

    云北歌一怔,什么意思?他确实报名了呀?那司马常风干什么?来下战书的?

    果然!

    “久闻阁下,家学深厚!!铸器之道颇有心德....常风不才,愿与阁下同台竞技!!”

    云北歌:“......”

    哦!!!擦!!

    他是怎么知道的?

    刚要说话!

    却闻司马常风又抢答了,话锋一转,“不过....你赢不了!”

    云北歌张了张嘴,几个意思?

    司马常风淡然一笑:“让我来猜猜?这海选第一场,阁下想必是想用嵌灵锻造法取胜吧?”

    云北歌:“......”

    “阁下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嵌灵之法,常风苦研数年,自问这天下间,不会有人比常风更懂。”

    “所以....阁下若想拔得头筹,还是另谋它路的好!”

    “不怕阁下知道!”司马常风那张嘴就特么停不下来了。

    “我!”一指身后,“人皇殿韩起!匠心阁董铁心!铁剑门修无涯....还有各宗门的同道们。”

    “本不应参加这场幼稚之比!但今日来些!”

    一指云北歌,“为的就是....打败你!”

    “.......”

    云北歌疯了!“什么特么情况!?”偏头看向角影,“我有那么招人恨吗?”

    角影也是懵的...茫然点头,“有!”

    擦!!

    云北歌暗骂一声,转头看着那个什么司马常风,指着自己的鼻子:“打败我??”

    “你也配!?”

    “老子铸器的时候,你还....”

    话都没说完,装十三都不够圈套.....

    站在后面的魏无忌一个健步就蹿了上来,手掌一个劲儿的往边儿上划拉!

    “你个土鳖!!能不能靠边儿站!?挡着我们说话了!”

    “挡.....”云北歌这才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呢。

    而正在这时,身后同样出现一个身影,同样用魏无忌的方式驱赶着云北歌....

    “大叔!麻烦你不要挡着我好吗?”

    “我....”云北歌脸色一黑,“你....”

    指了指司马常风,又指了指身后的小丫头,“他....”

    “他在向你宣战?”

    小丫头甜甜一笑,心里别提多痛快!

    让你叫我小丫头!叫你把我当孩子,“那....不然呢?”

    “难倒还是你吗?”

    魏无忌也是一脸嫌弃。

    他就不明白了,怎么到哪儿都有这个土鳖?

    而且他是怎么想的?司马常风这样的顶级铸师会跑来挑衅你一个土鳖?

    “让让!让让!”

    魏无忌可算看土鳖一回笑话,也是通透的不行!

    挡在云北歌身前,面向小丫头,“四小姐!久仰大名啊....”

    “但是....跟到选徒大比来炫耀你们家的铸器技艺,却是太没把天下修士当回事儿了吧?”

    其实啊...

    今天就跟云北歌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们来,就是来挑衅四小姐的!当着所有观礼修士的面儿,给那一族下战书!

    只要待会儿在台上赢了这小丫头,那一族在仙域的名望必然受损。

    “怎么样?四小姐敢接吗?”

    “呵呵...”只闻四小姐干笑一声,“好呀....”

    “那咱们擂台上见吧。”

    “好!”司马常风等人高喝应下,与四小姐抱拳一礼,转身退走....

    而四小姐也没了留在这里的理由,趁着人群还有空隙,回头跟云北歌做了个鬼脸,“瞎子!”

    完事蹦蹦跳跳的也走了。

    土鳖愣在那儿,看着转眼就都没影的众人,“我.....”

    “我也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好不啦?”

    你们倒是特么的看我一眼啊?

    土鳖华丽丽的就这么被无视了。

    看向角影和秦妃....

    按说云北歌刚刚经历了一场人性的摧残!!幼小的心灵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

    正需要安慰的时候....

    期盼的小眼神,瞄着角影大叔...

    只见角影果然开口,却不是安慰。

    “完了.....”

    角影面如死灰!

    “他们都会嵌灵锻造法....那特么土鳖还怎么赢?”

    对着弘财问了一句,“宝林阁的盘口能退吗?”

    弘财无语摇头,“不能.....”

    角影如丧考妣....“那可是我最后的两块中品了啊。”

    云北歌:“......”

    云北歌生无可恋!

    ....

    ——————

    拣选上台十人,其实非常简单。

    由宝林阁和各家铸器仙门共同推举十位最有潜质的年青铸师。

    这其中有谁,自然是宝林阁和各家仙门说了算。

    你是神匠宗临时决定参比的司马常风。

    代表人皇殿的韩起。

    代表匠心阁的董铁心。

    代表铁剑门的修无涯。

    还有大魏国铸师张宏。

    代表宝林阁的四小姐。

    等等....

    都是本届大比的热门人物。

    该选谁不该选谁,基本也已经没有悬念。

    至于隐藏高手土鳖云北歌,呵呵....把海选铸师轮个遍儿也轮不到他上台啊。

    也难怪被无视,你特么一个真阳独脉、凡人之躯跑来凑什么热闹?

    但是!!

    “我要上擂台!!”

    云北歌还偏要上去试巴试巴!

    角影无语,你上去干什么去?夺冠无望还不够丢人的呢!

    好吧....

    魔族什么的,最讨厌!

    都特么是势利眼!!土鳖这边刚萎下来,立马就换了个脸色....

    “不行!!”土鳖倔劲上来了。非上去不可...

    弘财在一旁好言相劝都是不行。

    秦妃见了,“你真要上去?”

    “对!!”云北歌瞪着眼!

    他妈了个巴子,老子活的怎么还不如上辈子?

    上辈子除了疯婆子和秦妃,谁敢无视他?

    怎么重活一回,是个人都不拿正眼瞧人呢。

    “好吧....”秦妃点了点头,“我去想办法....”

    说着话,朝宝林阁大执事还有神匠宗、匠心阁等长老聚集之处缓步而去!

    弘财、角影无不愣神....

    看着云北歌道:“他怎么就那么惯着你呢?”

    云北歌也纳闷儿,是什么原因让她变的这么贤惠呢?

    弘财道:“仙子能有什么办法?那些铸器仙门加上宝林阁,可都是鼻孔朝天的存在。仙子恐怕没那么大的面子。”

    角影也好奇,“仙子也没钱了吧?怕是贿赂都贿赂不了。”

    云北歌,“不知道.....反正出卖色相是绝对不行的!”

    二人还了他个白眼球儿....

    什么东西呢!自己嘴上说不要,还不许别人要了?

    不过说归说,闹归闹,大伙都好奇秦妃到底怎么想办法....

    不由得也向那边靠了靠,竖起耳朵细听,看看能不能听到点什么...

    还别说,真听见了!

    只闻.....

    秦妃:“一卷地阶功法,帮我单排一个人上擂台!”

    众长老执事:“......”

    “地阶?仙子没弄错!?”

    秦妃:“一句话,要还是不要!?”

    众长老:“当然要!不过你要先说说是什么地阶功法!?”

    秦妃:“压缩灵力,洗练经脉灵根的无上功法,名为.....”

    “天长地久不老长春.....”

    “功!”

    “不信的话,可先教你们第一层,一天便可知真假!”

    ......

    。

    9点才到家,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