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五十一章:海选规则
    一赔十万!

    这应该是宝林阁自有盘口以来,开出的最离赔率了。

    连弘财看到小六子的赔率,都有些瞠目结舌,这也太高了吧?

    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这才长出一口气,“原来如此。”

    只见,1赔100000后面还有一行小字,“入围复赛:1赔100,问鼎海选头名:1赔100000。”

    只能说,宝林阁也是够没节操的了。前面用一个大大的“1赔100000”来吸引眼球,后面的小字才是直正的赔率。

    不过,1赔100的晋级赔率也不算低了,怪就怪秦妃把土鳖的底细写的太真实了。

    既没有修为,又不是铸师,且还是废脉榜上的真阳独脉。

    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参加选徒大比,更别说在大比之中杀出海选。谁要是敢搏大押注,简直就是傻子。

    至于土鳖如果问鼎海选,一赔十万的那个赔率,确实是宝林阁开出的最高盘口,但纯粹是扯淡。

    一个没有修为的真阳独脉,你让他海选进阶都是奢望,还想拔得头筹?开玩笑一样的嘛!

    真要细数下来,一赔十万都是低的。宝林阁开出一赔一百万的盘口,也没有傻子会往云北歌头上加注吧?

    可是,弘财有点没看明白:那三个赌棍......为啥跟打了鸡血似的呢?连秦妃都十分失态的满眼都是小钱钱。

    “乖乖!”角影嘴角挂着口水,“一赔十万?帮我算算,两块中品能赢多少?”

    说完,自己掰着手指就算了起来:“20万中品灵石.....等于....2000块上灵石头......等于.....等于20块极品!?”

    秦妃则道:“不是十万,是一百.......”

    言语之中甚是失望,显然她也看到了后面的小字。

    角影细看,也是一垮,“白高兴了。”

    看向云北歌,“你应该得不了第一吧?”

    土鳖撇嘴,“得不了。”

    关键还在于,他没有修为,金身十境也连第一重都没练成。

    于铸器一道来说,还得是实力做为根本,这就好比一个炼气修士不可能铸造出天阶神器一样。

    实力,是云北歌当下最大的制约。

    “算了。”安慰角影,一赔一百也不算少了。

    秦妃则是皱眉盘算。

    云北歌对钱这方面一向大条的很,为了将来,她也要多做准备的。

    而且,祖宗建立,以后回到长宁郡,宗门运转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若不趁机狠捞一笔,以后上哪找这等好事?

    可是,看了眼云北歌手里的灵石,属于她和土鳖的那些散碎灵石,也就勉强凑一块中品。就算赢,也赢不来什么大钱,只赢一块上品。

    怎么办呢?

    仙子抿嘴皱眉,在额前堆出一条可爱的深沟儿,缓缓把贼兮兮的目光落在了弘财身上。

    看得弘财春心荡漾的同时,更是直发毛。要不是心知肚明,秦妃对他肯定没意思,还以为仙子要把他怎么样呢。

    “干,干什么?!”弘财大师兄打着结巴...看了看土鳖的赔率,“你......你不会要押他吧?”

    那不就是给宝林送钱一样吗?

    秦妃依旧抿着嘴,却是露出一丝奸诈笑意,“弘财师兄!”

    “在,在呢!”

    “借点钱呗。”

    “借......”弘财无语,“你还真要下注怎地?”

    秦妃作可爱状,“就说,借不借吧?”

    弘财疯了,也不说借不借,更不管伤不伤云北歌的自尊。

    “秦妃师妹,这就不是钱的事儿。”

    一指石壁上密密麻麻,不下数千的名字,“海选数千之众,你不会以为真的都是铸师新人吧?东洲百国,数千宗门的铸器良才都在这里面。”

    “这数千新人铸师之中,有一部分是为了进铸器仙门而参加大比。可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是来入宗门的,而是纯粹要在大比之中露脸,迎得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

    “这些铸师可不是寻常角色,有些甚至已经被所属宗门或者诸侯国重资培养了很多年,绝非无名之辈。而且,你也不想想,神匠宗他们怎么可能让别的宗门在他们的选徒大比上大放溢彩?”

    “所以,自上一次铸神盛会开始这十年间,各铸器宗门物色的天才门徒也会参加选徒大比,行正式入门之礼。”

    “想在他们中间脱颖而出,拔得海选头筹,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仙子可别看六子兄弟赔率这么高,就落入宝林阁的盘口圈套啊!”

    对于弘财的苦口婆心,秦妃仙子听若不闻,只是伸出一只小手,一副楚楚可怜之态,“借不借嘛?”

    “我......”

    弘财无话可说,要说也只能说好赌真不是什么好嗜好,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也变得这么无赖了呢?

    “借多少?”

    “十块极品就好?”

    “多少?”弘财又惊了,十块极品?她不会是想押注十块极品灵石吧?

    呵呵,别说,赢了的话,还真是一个大数。

    1赔100,赢了就是一千极品灵石。那是弘财作梦都没梦到过的巨资了吧?

    无奈取出十块极品灵石,心说,也好,这十块灵石正好就是秦妃帮土鳖付那把弯刀钱的一部分。

    本来弘财还有点于心不忍,毕竟云北歌花了那么多灵石,最后刀灵还散了,等于什么都没得着,这十块全当是还他们的了。

    “给!”

    秦妃登时开心接过,然后在云北歌眼前炫耀,“这回有钱了!”

    随后,把土鳖手里那些散碎灵石一并拿上,去宝林阁下注了。

    弘财无语地看着秦妃把刚到手的十块极品灵石就这么扔了出去,都替仙子心疼。

    “我说六子兄弟,你就那么有把握晋级?”

    云北歌还在欣赏着自己的名字,心说,秦妃真是太聪明了,要不是加了真阳独脉的备注,可能赔率还不可能这么高呢!

    “啊?”

    茫然回神,“应该没问题吧?”

    夺冠可能性不大,但是要连晋级都晋级不了,那就是笑话了。

    没问题......吧?

    弘财哭笑不得,“六子兄弟想必还不知道选徒海选的规则吧?”

    土鳖一愣,“不就是铸器吗?还有规则?”

    “当然有规则。”

    弘财心道,连规矩都不知道,这三个赌棍就敢下注,也是没谁了。

    解释道:“大比所有的材料都是铸器仙门提供,若是由参比铸师任性胡来,就算神匠宗他们底蕴再丰厚,也不够数千铸师肆意挥霍啊!”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要是没有规则,你想铸什么就铸什么,想要什么材料就给什么灵材,那个个都要天材地宝级别的灵材,谁受得了?

    “选徒大比一共分三轮,分别是海选、复试和百人决赛。”

    “其中海选之时的赛规就是,所有铸师分别铸造一把凡阶一品灵器,比谁所耗的灵材最少。”

    其实就是限定铸师铸造的灵器品阶在凡阶一品,比的是铸师的技艺谁更精湛,耗费的灵材最少。

    “比,比什么?”

    土鳖以为自己听错了,声调都变了。

    ”凡阶一品......谁耗费了灵材最少?这特么的瞧不起我呗?“

    与角影无语地对视一眼,角影大叔也是满脸震惊,猛的的就蹿了出去。

    他去追秦妃了,要改押夺冠。

    ......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