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五十章:腹黑的女人太可怕了
    “为什么非要叫祖宗呢?”

    漫步长街的弘财还是想不通,云北歌为什么非要弄这么一个招恨的名字?

    对此,秦妃神秘一笑,“也许就是纯粹的喜欢。”

    云北歌却是不同,有些出神地想起一些往事。

    ......

    在八万年后,那时的仙域已经在疯婆子的完全掌控之下,而作为疯婆子的仇人,云北歌其实有过一小段彻底脱离疯婆掌控的经历。

    很短很短。

    但也正是那段极短的经历,让根本不懂人事的云北歌第一次看到了仙域之外的世界。

    可以说,如果没有那段经历,他可能还不如现在像个人,会比现在还愣,还憨。就算回到八万年前,也只是个如同野兽一般的傻子罢了。

    而“祖宗”,算是他那段经历的一个执念吧!

    云北歌之所以能离开仙域,离开疯婆子,是因为八万年后的诸天万界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天外邪魔,也叫蝶族。

    那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种族,最低级的蝶奴也相当于元婴修士的实力。最高级的大天魔蝶,至圣强者也有不敌。

    为了对抗蝶族,诸天各族不得不派出最强战力守卫诸天。

    而仙域远征星空的叫【第五星宗】,由疯婆子亲自率领,与蝶族抗衡。

    可是,即便如此,诸天各族依旧没有半点胜算,最后不得不放弃原本的诸天规则,允许将各族的顶尖战士集中在一支队伍之中协同作战。

    这支队伍叫“联盟学院”,也叫“银河系第七舰队”,云北歌就在其中。

    说实话,无论是战争学院,还是第七舰队,云北歌都不喜欢这个名字,完全没有无方仙域的风貌特色。

    可是没办法,那时的仙域虽说还勉强拥有诸天联盟的话语权,但却也十分有限。

    主宰诸天的,是以爱尼亚文明为首的魔法文明和莱奥文明领衔的科技文明。无方仙域除了疯婆子,已经没有人上得了台面了。

    即使不喜欢,云北歌也只能忍着。

    可是,谁也想不到,在第七舰队的日子,却是云北歌最快乐,活得最像人的日子。

    他幸运地被分配到一个叫“太子营”的战斗单位,一个由弱小地球人领导的团队。

    那本应是一个混日子的地方......

    之所以叫太子营,就是因为队员都是各族的权贵子弟,是一群跑到第七舰队镀金的纨绔。

    可以说,一个个比公子诚、魏无忌之流还要不堪。

    云北歌当然不屑与这些人为伍,加上八万年的囚禁折磨使他根本不通人事,更显得格格不入。

    他同样也不喜欢太子营这个名字,依着他,就应该叫祖宗营,诸天各族养祖宗的地方。屁都不会,还臭牛X的一群小祖宗。

    而格格不入的,可不止云北歌。

    事实上,太子营的营头儿,那几个地球人和他差不多,也是被排挤鄙视的对象。

    想象一下吧,如果按诸天大联盟的评定标准,地球文明只是二级文明,连加入银盟的最低标准都达不到。

    无论智力,还是肉体,都弱到爆的地球人,在别的文明眼中连蝼蚁都算不上,怎么可能领导一群诸天贵族?

    甚至没有人能理解,为什么让这些蝼蚁来领导一个营,他们怎么可能领导得了?

    唯一不歧视这些地球人的,只有云北歌。他们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朋友。

    相互吐槽之时,云北歌也和他们提过,叫祖宗营算了。

    然后......

    然后一段时间,云北歌就见识了这帮地球孙子,到底是凭什么当上营头儿的。

    特么简直就是没底限,没节操,坏水儿泡着脓包的坏啊!

    那些养尊处优的贵族少爷小姐、纨绔子弟,生生被地球人忽悠得服服帖帖,跟特么乖宝宝似的。上了战场却又嗷嗷直叫,个个悍不畏死。

    太子营从第七舰队垫底,一路高歌,成了诸天之中的最强战力。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云北歌却开始恨那些地球人,因为嫉妒!

    因为他们和他不一样,他们比他生得精彩,比他有人味儿,比他懂人事儿。

    直到有一天,那个叫齐磊的营头儿对太子营的纨绔们说:“从今天开始,咱们改名儿了,叫祖宗!六爷给起的名。”

    比划着拇指,“意思就是,无论走到哪儿,咱这儿出去的人,都是这个!无论到什么时候,遇上什么样的对手,都得让他跪下来叫咱们祖宗!!”

    “......”

    当年喝酒吹牛说过的话,那孙子还记得......

    不过,正是太子营改名儿那一幕,让云北歌鼓起勇气,想重新再生一次,补上这八万年缺失的那一块儿。

    同样是那一幕,让刚刚的云北歌死活都要把自己的宗门叫祖宗。

    因为,他前世就是祖宗!

    这一世,依旧不论走到哪儿,不论在什么时候,遇到什么样的敌人,都要让他们跪下叫祖宗!

    ......

    ————————

    “六子?”

    云北歌出神地想着往事,弘财拍了拍他,“想什么呢?”

    “啊?”云北歌回魂,“没想什么。”

    想叉开话题,正好秦妃就在身边,“你你你你你!”一副训诫之情,“我还没说你呢,怎么什么都往上写呢?”

    特么就报个名儿,这婆娘把他真阳独脉,无法修炼的事都写得一清二楚。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废榜的榜首似的。

    “人家又没问这些,你非写上做甚?”

    秦妃皱起秀眉,“还不是怪你。”

    “怪我?怪我什么?”

    秦妃看了一眼弘财,小声嘟囔:“咱们没钱了......”

    钱都让土鳖给弘财,买那把妖刀了。

    “这和写我是废物有什么关系?”

    秦妃一笑,“宝林阁开了盘口。”

    云北歌一愣,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但又有点不明白,“什么盘口?”

    这回是弘财接过了话头,“想不到,仙子还有此种喜好?”

    给云北歌解释:“就是宝林阁设局,把每一个参见选徒大比的铸师都设了赔率,每过一轮开一次盘。到时,大家就可以在观礼的同时,也买定自己看好的铸师。算是助兴吧!”

    “哦~~~~~~~~”

    土鳖拖着长音儿,一脸的含苞待放。

    秦妃侧是捧着几块散碎灵石,“咱们只有这么多了。”

    云北歌一看,那还想什么呢?

    一把将秦妃手里的零钱抢过来,“走,瞧瞧去!”

    没钱寸步难行的道理,土鳖还是懂的。

    一旁的角影也听明白了,直接把纳戒翻了个底朝天,就翻出两块中品灵石来。

    一块塞给云北歌,“早说有这好事儿啊,给!”

    弘财一脑门子黑线,这三位什么癖好?都好赌?

    来到宝林阁的盘口,果然见一面巨大无比的显灵石壁上,密密麻麻都是参加选徒大比的铸师名单。

    上面不但有铸师的名字,还有简单的介绍,后面写着赔率。

    云北歌三人登时不顾形象地扑了上去,贴着石壁仔细寻找着什么。

    连秦妃仙子也是两眼冒光,根本就没有仙子的形象可言。

    弘财一阵无语,果然是三个赌棍。

    指着其中一个名字,“这个人不错,人皇殿的铸师,名声不显,很少有人知道他天赋极高。可是我知道,这个人过第一轮海选,甚至复赛,乃至百人决赛,都不是问题。”

    “赔率也不低,一赔二,绝对稳赚。三位要是想押注的话,可以买他。”

    “哦。”云北歌应了一声,看也没看那个人皇殿铸师。

    角影则是干脆把弘财扫到一边,“别挡着。”

    弘财翻着白眼,他是好心好不啦?

    指着另外一个名字,“这个也还行,没有人皇殿那个技艺高超,但过第一轮没问题,赔率一赔五,已经很高......”

    话还没说完,就闻秦妃一声尖叫,“在这儿!”

    “哪儿呢?哪儿呢!?”

    云北歌和角影立时冲了过去。

    弘财也好奇,这是找谁呢?

    探头一看:

    祖宗宗主:小六子..........注:真阳独脉,一生不入修真。赔率.....

    赔率: 1赔100000!!!

    “十万!?”角影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十万!”云北歌瞪着眼珠了。

    僵着脖子看着秦妃,慢慢竖起大拇指,“这个注......加的好啊!”

    秦妃贼贼地泯然一笑,缓缓看向云北歌手里的灵石。

    ......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