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四十八章:祖宗诞生了
    云北歌直眉愣眼地就往里挤,把弘财看得一愣一愣的。

    转头看向秦妃和角影,一脸的无奈,意味也是十分明显:

    “什么意思,他刚才不是不想报名吗?”

    可是,秦妃和角影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句话不说地跟在云北歌身后,向报名台而去。

    没办法,弘财就算再有不解也只能由着他们。

    但见云北歌一路挤到前排,“我要报名!”

    负责录入的是个匠心阁弟子,略一扫看,不由眉头一皱,这位......这位没修为,没修为的也想报名?

    可还算有些城府,毕竟选徒大会,选的是铸器良材,并不看重修为。他们匠心阁的阁主就是一个化神期的修士,实力不算高,但照样成了仙域第二的铸器大宗师。

    提笔收录,“叫什么名字?”

    云北歌不加思索,“小六子。”

    “小......”好吧,收录弟子又无语了。

    这算个什么名儿呢?摇头浅笑,在名册之中如实录入“小六子”三个字。

    继续道:“年龄多大?”

    “十六!”

    嗯,十六岁在选徒大会中不算大,甚至是属于年轻的了。因为铸器不似修炼,越早越好。踏足铸器一道的许多修士三十岁才开始,都是早的。

    “意属哪个铸器仙门?”

    这一点是必须录入的,毕竟是几家铸器仙门联合选徒。在选徒之前就把被选之人有心加入哪家宗门记录好,万一名次靠前,就可按报名时的意向直接分配,省着几家到时为了抢人而打起来。

    “意属哪家仙门?”云北歌有点蛋疼,我特么哪家都没看上。

    为难到,“这个可以不填吗?”

    “可以呀!”录入弟子出乎意料的大度。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那些有宗门的铸师来选徒大会搏名声的,一抓一大把。

    “那你所属哪家仙门?”

    “......”云北歌又卡住了,我特么也没宗门啊?

    实话实说,“没宗门。”

    “没宗门?”录入弟子一听,慢慢放下笔墨,“没宗门可不行。”

    有些无语地看着云北歌,这位还真新鲜,既不想加入宗门,又没有宗门,那你来干什么?

    “选徒大比,只接收想加入宗门和有宗门的铸师,没宗门是不能报名的。”

    “......”土鳖抓狂了,怎么这么多规矩?没宗门还不行了?

    一副无语之态,“这位兄弟,能通融一个吗?”

    录入弟子摇头,“通融不了。”

    这要是一个有修为的真正铸师,也许他就给通融了。可一个修为都没有的凡人,通融了又有什么用?这不成心捣乱吗?

    “这位小六子。”

    录入弟子一脸严肃,“这里是修士的铸师盛会,大比所铸也非凡铁俗兵。你若参加,更是没有获胜的可能。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回去?”云北歌不干,那一阶混沌兽丹他还没拿到手呢,怎么可能回去!?

    “真不能通融?”

    “不能!”

    “一点情面都不讲?”

    录入弟子有点不耐烦,“你我本就没有情面可言!要么选一个铸器仙门填上,要么你现在就找个宗门加入。否则,不行!”

    “你!!”

    土鳖瞪了眼,怎么就是个死脑筋呢?

    却闻秦妃在身后出声,“就写静月寒谷吧!”

    噗!!录入弟子和弘财都笑了。

    静月寒谷?谁不知道静月寒谷只收女弟子,这么一个大老粗扎女人堆儿里去,他还艳福不浅呢!

    弘财无语摇头,想想都觉得荒诞,土鳖......静月寒谷的土鳖......

    向秦刀罢了罢手,“算了,要不就填凌云阁吧!”

    录入弟子一愣,好好看了看弘财,小心问道:“这位是......”

    弘财淡笑,“凌云阁弘字辈,弘财。”一指云北歌,“这位是在下的朋友,还请道友行个方便。”

    录入弟子听罢,急忙站起身形与弘财见礼。

    “原来是弘字辈的大师兄,失敬失敬!若这位小兄弟早说是弘师兄的朋友,不就省了这些麻烦?”

    说着话,提笔就要在册上把云北歌归到凌云弟子一类。

    可是,刚要落笔,“慢!!”土鳖一声高喝,“不许写!!”

    弘财和录入弟子都是一僵,不明白这土鳖要干什么。

    却见云北歌梗着脖子,“老子就偏不信邪!!”

    特么挂着凌云阁的名号算怎么回事?他云北歌两辈子也没求过人,这回也特么不求,更别想让他和什么宗门扯上关系!

    指着名册,“必须选一个铸器宗门?要么就现在加入一个宗门是吧?”

    录入弟子茫然点头,不明白这货拧巴什么呢。

    “对!”

    “好!”土鳖一点头,“我特么谁的宗门也不加入,我自己建一个宗门,行了吧?”

    “啥?”录入弟子没听清。

    “我说!”云北歌扯开嗓子,“我说我自己建一个宗门,能参加了吧?”

    这一嗓子不要紧,报名台四周,无数双耳朵都听见了,无数双眼睛更是齐齐地看了过来。

    大伙儿都纳闷儿,“什么情况?听说过在报名之前临时挂靠宗门的,可还真没听说过报名之前现成立宗门的。”

    而那无数双眼睛当中,正好还有几个熟人。

    ......

    天旋地转的魏太子由青木紫英搀扶着,紫竹仙子在一旁嘲笑数落,“我说魏无忌,到底谁把你打晕过去的?你不会连人都没看清吧?”

    “没......没看清!”

    魏太子闷着脑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他可不敢说是自己挑衅云北歌,结果被那土鳖一刀就拍飞了。

    而正在这时,土鳖那声大叫响彻当场。三人还纳闷儿,谁这么牛,当场成立宗门?

    结果抬眼一看,“土鳖!?”

    “土鳖!?”

    “嘎!?”

    两声土鳖是青木紫英和紫竹的惊呼,那声儿“嘎!?”是魏太子翻着白眼又晕死过去。

    ......

    而另一边,脸色灰白的公子诚气息羸弱,看样子内伤甚重,正给人皇殿参加选徒大比的铸师叮嘱着什么。

    呵呵,能不出内伤吗?

    那天丢了人不说,好不容易弄到手的菩提泪在他手上都没过夜,莫名其妙的就没了。

    气得公子诚吐血三升,心肝儿都碎了。

    此时一听高叫,一看是那个土鳖,气的公子诚牙没咬碎了。

    “怎么又是他?”

    公子诚就不明白了,这货和自己犯冲吧?到哪儿都有他呢?

    ......

    众人目光的中心,云北歌正和录入弟子大眼瞪小眼儿。

    “我现在成立宗门,符合规矩吧?”

    “符,符合。.”

    “那就得了呗!”土鳖一副得胜之态,小样儿,还治不了你了?

    “那你就写!”

    “写什么?”

    “写我有宗门了啊!”

    “可是......”录入弟子哭笑不得,“那你总得告诉我,宗门叫什么吧?”

    “叫......”

    土鳖卡住,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呢?

    秦妃此时在身后意味深长的一笑,凑到耳边,“却是要好好想想,说不得这个宗门要伴你一生的呢!”

    “确实。”土鳖心说,“老子活了两辈子八万多年,第一次给自己的宗门起个名儿,那还不得好好想想!”

    闷头想了半天。

    北歌派?太娘!

    云北阁?这特么不和自己重名了吗?

    土鳖门?不好听。

    兽王宗?不像给人用的。

    武圣派!?

    武神宗!?

    菜刀门??

    要么太俗,要么不够响亮。

    什么名儿......既响亮,又不俗,还得霸气外露,符合土鳖的气质呢?

    “有了!!”

    云北歌苦思良久,有神来之笔忽入心门。

    看着录入弟子,“我知道叫什么了!”

    录入弟子:“叫什么?”

    连弘财和凌云弟子也有一丝期待。

    秦妃更是心碰碰直跳,那可是他的宗门啊,会叫什么呢?

    不管叫什么,她一定要帮他经营好。

    外围的青木紫竹、公子诚等人也是竖着耳朵细听,看看这土鳖到底能起出个什么名儿来。

    “放心吧!”紫竹仙子一脸不屑,“他能想出什么好名字才怪。”

    ......

    “叫什么?”

    录入弟子提笔待写,只等土鳖说出宗门叫什么名字。

    只见云北歌一脸得意,显然对自己起的这个名字那是相当相当相当的满意啊!

    “太天才了!”

    土鳖陶醉着,终于道:“我这一派叫.......”

    “祖宗!”

    “叫......”录入弟子声调都变了。“叫什么!?”

    “祖宗!”云北歌昂首挺胸,“单字一个‘祖’,不是祖派,不是祖门,也不是祖阁,而是祖宗!”

    啪嗒......

    录入弟子手里笔落,全身僵硬地看着云北歌,心说,你特么起个名儿,怎么还骂人呢?

    ......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