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三十八章:妖刀.血雨
    无怪弘财失态,这土鳖实在是太神道了。

    连魏无忌、青木紫英这些原本不想生事的纨绔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心说,这货怎么就那么招人恨呢?

    无方仙域繁衍数十万年,对灵器等级的划分早已经十分成熟,天、地、仙、凡四个品级,每大品又有一到九品,再行细分。

    而品级与品级之间,泾渭分明,相差极大。

    凡阶灵器,是能引得大道赋灵的初阶灵器。

    除器成之时天有异象之外,再没什么特别。只不过是便于修士施展神通法术、仙技道决的导灵之物罢了。

    而仙阶灵器则有不同,除了凡阶所拥有的特性,最大的特点就是,仙阶灵器可以对修士所施展的仙技有很大的增幅,甚至是变化。

    比如,同样是最普通的仙技火球术,用凡阶和用仙阶施展,效果可能天差地别。

    仙阶施展不但威力要远胜于凡阶,高品阶的仙阶灵宝甚至能把修士的普通火球术增强成爆炎术。对战之时给修士带来的好处,更是不言而喻。

    地阶灵宝,更是另外一个层次,甚至灵宝本身就带有强大无比的仙术战技。

    当今神兵榜排名第一的灵剑,就是一把地阶二品灵宝,名为【问道】,是神匠宗倾全宗之力,为问天宗宗主量身铸造的一把不世灵宝。

    不但可以增幅修士仙技的威力近一倍,而且还自带一个地阶的仙技——【真仙剑体】,可以在短时间内让执剑之人获得比肩真仙境的防御能力。

    要知道,人间界的极限战力也不过就是大乘圆满,真仙防御在人间界几乎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问天宗宗主也正是凭借着问道剑的真仙剑体,稳坐人间界天榜第一的宝座。

    至于天阶神器......那玩意就不可能出现在人间界。

    那是与大道合鸣的至尊之物,器成之时,不但有天地异象,甚至还要渡劫。

    所谓天器有灵,生而应劫。

    天阶是活的,有生命的灵器,所以才能得真神剑意大道的认可,才能在挥洒间迎合大道法则之力,展现毁天灭地之能。

    无方六界数十万年间,出世的天阶神器不超过两个巴掌。

    当今有迹可寻的天阶神器,更是一把都没有。

    总之,现在土鳖手里这把弯刀,是什么品阶,只要略懂灵器的修士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就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仙阶灵器,只有仙阶一品。虽说对仙技有增幅,可也是极为有限。

    再说了,就算它不是仙阶灵器,它是把天阶天器,土鳖把它吹出花来,你也用不到“精彩”这个词吧?

    什么特么叫“精彩”呢?

    此时,众人七分蛋疼,三分懵逼,不知道这土鳖又要搞什么明堂。

    唯一比较清醒的是秦妃,她最了解云北歌从他爹云天清那里继承而来,对灵器的认知不是一般修士可比的。

    所以,他说“精彩”,一定有他的道理。

    皱着眉头,附到云北歌耳边,“这把刀真有古怪?”

    云北歌没等回话,魏无忌却是实在憋不住了,也靠了上来。

    “喂,我说小六子!你倒是把话说明白了,精彩在哪?”

    只见土鳖像抚摸媳妇儿似的继续摸着刀,还是不说话。

    把魏无忌气的啊......

    众人更是一阵抓狂,青木紫竹恨的牙根痒痒,在云北歌身后一个劲儿的挥舞着小拳头,恨不得锤死他算了。

    弘财也看不下去了,再让他摸一会儿,土鳖没疯,他们也得被逼疯了。

    “六兄弟?”

    “嗯?”土鳖终于睁眼,“怎么了?”

    弘财指着刀,“就要这把刀了?”

    言外之意,既然挑好了,那就赶紧滚蛋。找个没人的地方,想怎么摸怎么摸,省得在这气人。

    好吧,弘财都有点想掐死土鳖的冲动了。

    可惜,土鳖没有走的意思,说出一句,“我买不起它。”

    弘财咬牙,“我送你!”

    “我不敢要,是对它的侮辱。”

    弘财:“......”

    气急败坏,“那你随便给我个灵石,算你买的总行了吧?”

    云北歌沉吟良久,十分为难道:“好吧......”

    “......”

    “......”

    “......”

    众人绝倒,特么就没见过这样儿的。

    魏无忌抓狂着,直接把一块上品灵石拍在摊位上。

    “小六子!小六爷!!钱我给你付了,你跟我说说,怎么个精彩!?”

    瞪着眼珠子,指着土鳖的后脑勺,“说不明白,我......我跟你没完!!”

    “不!”青木紫竹尖叫一声,也拍过来一块上品灵石。

    “这个钱我出!土鳖你要不把话说清楚,姑奶奶我掐死你!!”

    “还有我!”迦叶红莲也怒了,向秦妃一拱手,“得罪了!”

    指着云北歌,“今天你说出个一二三来,老娘扒了你的皮!!”

    秦妃......

    秦妃居然没阻止,她也快要忍不住了。

    倒是弘财看着摊位上好几块上品灵石,哭笑不得。

    “各位,不值这么多。”

    ......

    土鳖依旧如痴如醉着。

    看着摊位上的灵石,回过神来,转头朝秦妃伸手,“把钱给我。”

    秦妃:“要多少?”

    “都拿来!”

    秦妃犹豫都没犹豫,把云北歌放在她这里的七块上品灵石,还有一堆向东阳和公子逸送的礼物,连同自己的所有私藏都拿了出来。

    赌气道:“够吗?”

    够吗?

    云北歌那一堆就不是一笔小钱,而秦妃自己的财物也绝对是巨富级别的。她俩所有的钱财加在一块儿,起码得值上万上品灵石。

    可万万没想到,土鳖看着一大堆的东西,居然摇了摇头。

    “差远了。”

    看向弘财,指着那一大堆财物,“本来想占你个便宜,可这刀太贵重了,我们只有这么多,行吗?”

    弄的弘财看着一堆灵石、灵宝脑子嗡嗡的。

    什么情况?那就是一把连用都用不了的仙阶一品破刀而以啊!

    “六子兄弟!”弘财都快哭了。

    “我说过要送你,那就送你,灵石你收回去。不过,你要说清楚,到底看上这把刀哪了?”

    弘财疯了,大伙儿也都疯了,就没见过这样的。

    所谓财不外露,散市这么多人,按说你得低调点吧?就不怕让恶人盯上?

    再说了,就算这是把好刀,就算它值个大价钱,就算你土鳖仗义不占弘财的便宜,你就不能两人找个没人的地方吗?何必这么高调的付这么多钱?

    这不符合逻辑,傻子也干不出来这种事。

    那话说回来,土鳖为什么这么做呢?

    因为,他不能偷偷摸摸的把刀买走,更带不走。

    此时的云北歌依旧是痴的,木头桩子一样站在人群中间,一对眸子更是直勾勾地盯着手里的弯刀。

    突兀地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你的过往......无比精彩!”

    人群一滞,都屏住呼吸细听,不知道他在与何人对话。

    ......

    过了一会儿。

    “是的,我不懂你,但我懂刀!”

    抽出自己的菜刀擎到弯刀面前,“这是我爹的刀,可惜它已经死了。”

    ......

    “你比它要幸运得多......”

    ......

    又是沉默良久,云北歌又说出一句更加莫明奇妙的话来。

    “你要出来吗?我帮你出来。”

    ......

    继续沉默一会儿,继续莫明奇妙。

    “出来当然是让世人瞧瞧,你曾经是何等精彩!也让那些轻视你,使你蒙尘的人看看你原本的样子。”

    .....

    “不怕!”云北歌摇着头,“因为我开始懂你了,你需要一个机会,一个重现荣光的机会。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的活过来!也只有这样,你才会心甘情愿的跟我走!”

    ......

    “土鳖!土鳖!!土鳖!!!”

    青木紫竹再也听不下去了,这个土鳖是疯的。

    手掌一翻,抽出灵剑,“姑奶奶忍不了了!”

    哇哇大叫:“一把仙阶破刀,也能让你弄的这么神叨!我非砍......”

    而就在这时,云北歌终于停止了絮叨,一双锐目猛的瞪向青木紫竹。

    “它不是仙阶一品!”

    “......”青木紫竹一下定住,险些闪了腰。

    “什么?”

    “我说!!”云北歌瞪眼,“它、不、是、仙、阶、一、品!”

    魏无忌接话,“那你倒说说,不是仙阶一品是什么!?”

    “天阶!”

    “天......”魏无忌脑子嗡的一声,下意识揉着脑门子。

    “不行了,不行了!道心大乱,我快走火入魔了。”

    只闻云北歌继续道:“因为刀碎了,它要保全弯刀,只能降阶。”

    “碎了?”魏无忌大叫,“明明只是裂了!”

    “是碎了.......”云北歌看着他,“又被它强行接上了。”

    魏无忌已经是咆哮:“被谁接上了!?”

    “它!”

    “它是谁!?”

    云北歌不答,把弯刀举过头顶。

    “出来吧!让他们这些轻视你的人看看,什么是神刀已断,但......刀、灵、未、死!!”

    说到此处,猛然曲指,向着弯刀弹去。

    刹那间.,嗡!!!

    一声长吟自散市而出,在商岛的每一个修士心中震响。

    弯刀上的裂纹随着云北歌的一技重指应声而裂,刀身之中血色盛光大作。

    魏无忌、弘财,所有围绕弯刀的人,只觉双目一痛,刺目难睁,脑海中亦是血色铺满。

    待炫目过后,众人惊讶的发现,散市......不见了,甚至商岛也不复存在。

    所有人仿佛置身幻境,血色天地染成的幻境。

    天地一色赤红如血,天空如怒涛涌动,一张横亘半个天空的鬼面映在每个人的眼中。

    鬼面唏动,神情有若傲视凡尘的君王。

    一道似从荒古而来的沉闷嘶吼,颂唱着刀灵曾经的名字,震荡着每一个修士的耳膜。

    “妖、刀.血、雨!”

    ......

    。

    本来能再写磨叽点,分两章。

    不过某些人有寄刀片儿的习惯,我还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