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三十七章:神神叨叨的土鳖
    青木紫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感觉到荒谬。

    可能是刚刚她曾直面土鳖的杀意,也只有她最清楚,这个凡人绝不是虚张声势,他真的有杀人的决心,至于杀人的本事......

    紫竹仙子突然有点不确定了。

    没错,当一个修士面对凡人,她本不应该有这种疑惑,可是刚刚的愣头土鳖确实让她有点怀疑,也许他真的有。

    可是再一细想,青木紫竹自己都吓了一跳,堂堂新秀榜上的天才,居然被一个凡人吓住了?

    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云北歌,为自己刚刚的慌乱又是一阵气馁。

    ————————

    事已至此,不管怎么说,公子诚都没脸在这里呆下去了。

    好在那颗菩提泪已经是他的了,此时众目睽睽,又不好上前与青木紫竹解释刚刚的冲动,只得灰溜溜地转身离开。

    至于魏无忌、青木紫竹等人,留下来也并不轻松,本来也打算告辞溜开,可土鳖对弘财的一句话,让众人又有点迈不动步子了。

    “弘师兄啊!”土鳖大喇喇的与弘财说话。

    “咱们都是实在人,我也不瞒你,我还真就看上一件宝贝。”

    弘财听闻,不由一乐,只当不存在,对土鳖让道:“那就拿走啊,不是说了要送你一件吗?”

    云北歌挑眉,“真送?你可别后悔。”

    弘财一怔,“......”有点......有点不确定了。

    通过那颗菩提泪,谁都看得出来,这土鳖愣是愣了点,不过这么多人都没发现那颗珠子的古怪,只有他和公子诚看出来了,说明土鳖起码眼力还是有的。

    难道摊儿上还有好东西?

    想到这儿,弘财汗都下来了,心说,刚让人捡了个大漏儿,不会还有吧?

    要是再让土鳖捡走一件儿,那人可就丢大了啊!

    可再一想,不能啊!

    他这堆破烂儿里的东西,实在是惨不忍睹,能有一颗菩提泪已经是天大的不容易了,要是真的还有值钱的玩意儿,只能说......

    只能说该着这凡人小子有此机缘。

    “挑吧!”弘财一咬牙,“真挑出宝贝,我也认了。”

    “大气!”

    云北歌第二次夸奖弘财,也不磨叽了,直接把手伸向了那把弯刀。

    本来魏无忌他们留下来是想看个热闹,他们对土鳖的眼力也是认可的,都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还能挑出宝贝。

    可没想到,土鳖把那把破弯刀拿了起来,不由一阵失望。

    那把弯刀,说起来算是一件不错的灵宝,仙阶一品,如果是完好无缺,能值不少灵石。

    可惜就可惜在,刀身已见裂纹,基本算废了。就算找铸器大家重新修补好,可能修完的灵刀价值还不够支付铸器家的工费和灵材钱呢!

    唯一不亏的方法,就是把它拆了。

    因为仙阶灵器用料一定不错,拆出来的灵材多少能值些灵石。

    可那也不算是捡漏,和公子诚捡走的那颗珠子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顶多只能算是占便宜。

    “切,当是什么宝贝,不就是一把破刀吗?”

    刚刚在土鳖那丢了脸的青木紫竹没忍住,又犯起傻气来。

    一边揶揄,一边撇头不看土鳖那边,“这也算宝贝?土鳖就是土鳖!”

    青木紫英和魏无忌他们倒是学乖了,不想再生事端。

    魏无忌甚至连连给青木紫竹使眼色,让她少说两句。

    可是他哪里知道,紫竹仙子是在和土鳖怄气。

    只见青木紫竹不但不听,反而更加来劲,“我说错了吗?本来就是一把破刀嘛!?”

    皱着小鼻子向云北歌的后脑勺儿呲牙,“也就这个土鳖才当是什么宝贝!”

    骂的爽快,结果正看见土鳖捧着弯刀,手掌轻轻抚摸着刀身,深情、庄重......

    “咦!!”紫竹仙子登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们看,你们看!!咦~~!肉麻,变态吧!?”

    青木紫竹敢肯定,连她师父抚摸师娘的时候都没这么肉麻。

    魏无忌、青木紫英,还有迦叶红莲齐齐翻起白眼。

    虽然她们挺认同青木紫竹的话,但是,这丫头怎么就一点心眼儿都没有呢?你没见秦妃都面色不善吗?要是真把她惹急了,又是麻烦。

    没办法,青木紫英只得向秦妃一礼,“仙子莫怪,师妹想必是刚刚受了惊吓,有些......”

    好吧!秦妃没搭理他,直接越过几人,来到云北歌身边。

    她面容肃穆,可不是因为一个鼓噪的纨绔大小姐,而是云北歌反常。

    按说,土鳖不应该是这个表情,还是那句话,土鳖是憨,不是傻,起码的道理他是懂的。

    首先,他早就知道这把刀不凡,有了心理准备。

    其次,公子诚刚沾了便宜,他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捡一次漏儿,那凌云阁的脸面可就真丢光了。

    所以,就算装,他也应该装的若无其事。怎么......怎么会这么投入呢?

    只有一种可能,这把刀和云北歌想的不一样,甚至是相去甚远。这让云北歌很意外,意外到本能地做出这样的反应。

    ......

    ————————

    秦妃猜的没错,这把弯刀确实大大出乎了土鳖的意料。

    原本,云北歌在刀上感应到了杀气,知道这刀必定不俗。

    而且,破损如此,还依然有杀气散出,还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刀必定采用了特殊的铸造工艺,或者使用了极为高级的灵材。

    不然的话,不可能在凋敝蒙尘不知多少岁月之后,还依然保留着杀气。

    对于一个铸师来说,无论是工艺,还是铸刀的特殊灵材,都是无价的,甚至比那颗菩提泪更值得云北歌觊觎。

    所以,他才会任由公子诚把珠子带走,而留下弯刀。

    可是,当云北歌真的碰触灵刀的时候,他才发现大错特错了。刀里的东西,是他两世渴求而不曾拥有的。

    真论起价值,一万颗菩提泪也没有弯刀珍贵。

    闭目凝神,轻轻拂过每一寸刀身,云北歌进入忘我之境界,用一个执刀人对刀的执念,感受着弯刀的气息。

    不由脱口而出:“精彩!”

    “......”

    “你......你说什么?精彩!?”弘财懵了,声调儿都变了。

    这个土鳖也太神叨了吧?刚刚对公子诚是那样儿,现在又是这儿样儿......

    什么叫精彩?

    一把破弯刀,你跟我说说,哪儿精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