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三十二章:商岛易市
    人类的那些拐弯抹角儿,对于土鳖来说真的是太难了。

    不过,经秦妃“善意”的提醒,云北歌总算明白,他选这条人皇宝船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

    对于这些连仆人使役都是炼气筑基的贵族公子哥来说,他这个凡人绝对是个异类。

    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云北歌干脆在舱里就不出去了。

    大不了憋上几天,到地方咱们一拍两散,各玩各的呗。

    对此,秦妃的怨念极深。

    秦妃:“不闷吗?”

    云北歌:“我觉得还好吧?”

    秦妃:“出去透透气吧!”

    云北歌:“不去!两天就上岸了,有什么忍不了的呢?”

    秦妃:“真的不去吗?”

    云北歌:“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去就不去!”

    秦妃:“那、你、能、不、能、把、门、让、开?我要出去!!”

    土鳖看着天花板,只当没听见.。

    于是,整整两天,两人就憋在舱中,大眼瞪小眼儿。

    第三天。

    “六子。”

    “不在!”

    “不在你答什么话?”

    “我是说,秦妃不在。”

    “哦......我特么找你,关秦妃什么事?”角影在门外咆哮着。

    “赶紧出来,到商岛了。”

    “商岛?”云北歌一愣,那不是潘丘大泽上最大的岛屿之一吗?

    而且云北歌知道,到了商岛,意味着已经到了铸神盛会的外围。直到此时,十年一次的修真盛会才算真正的展露在众人面前。

    “你不下船看看?”

    角影在门外继续嚷嚷着,“听说全大陆的仙商宝号全到了这个岛上,数不尽的奇珍异宝尽聚于此。”

    云北歌有点动摇了。

    这个商岛的万商大市,不但在这个时代极富盛名,就算是前世的八万年后,也依旧流传着它的传说。

    那时的六界已然破败,几乎每个修士都憧憬六界灾劫之前的世界。而被提及最多的,可能就是这个万商大市了。

    每隔十年,不但大陆所有的修真商家会来商岛开市,而且那些平时被修士探险所得的零散奇珍也会被带到商岛,在大市之中贩卖交流。

    后世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当年的商岛大市,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灵材宝物。

    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

    看向秦妃,只见仙子正楚楚可怜地望着他,一双眸子更是迷离得让云北歌不忍拒绝。

    “你想去转转?”

    秦妃闻言,做出一个她两辈子都没想过的动作。

    嘟起樱唇,一双小手抱于一处,扭扭作态,“想......”

    “好吧!”土鳖终于点了头。

    其实是他也想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阶的混沌内丹。

    虽说宝林阁答应帮他找,可万一找不到呢?还是做两手准备来得保险。

    当下便带着秦妃和角影出舱。

    一上甲板,就见公子诚、公子逆等人都在船头,正向着汪洋之中的一片陆地远望。

    好吧,确实是陆地。

    潘丘大泽虽地处中洲内陆,算是一个湖。可这个湖太大了,方圆数万里的水面如海般宽阔。

    商岛作为大泽之中的几个大岛之一,更是大到离谱。

    一眼望去,整整一面的地平线皆被陆地覆盖,正是商岛。

    云北歌瞪着眼珠子,大张着嘴巴,满眼的不敢相信。

    倒不是商岛的庞大吓着了他,而是......

    据说,万商大市所聚集的商铺摊位会占据商岛的每一处角落。

    这么大的一个岛屿就是一个大易市,全都是易货经营的商家,那得是什么样的场面?

    “妈了个巴子啊!”回过神的土鳖张嘴就骂,“疯婆子这个天杀的,活该一辈子没人要!”

    这么好的仙域,这么好的六界,前世的云北歌是一点儿都没见着,只在山里和野猴子对眼儿了。

    等到他能出积雷山的时候,六界也毁了,这样的景象自然也就只存在于梦里。

    不对,做梦都想像不出这么大的一个易市来。

    对于云北歌的抱怨,秦妃并没有接话,却把他的那一点怨念记在心底。

    想到疯婆子,仙子的脸上寒霜尽染。

    过了不久,宝船在商岛靠岸。

    公子诚领先,一众男女鱼贯下船。

    这期间,公子诚等人也注意到了秦妃身边的云北歌。只不过,还是那句话:无需搭理。

    除了依旧在秦妃身边保持着适度的殷勤,全当土鳖是空气就好。

    对此,云北歌倒也不予理会。反正是搭着人家的船,既然没主动挑事儿,那他更没有必要争什么。

    一行人下船,还未出码头,就见几个身着月白道袍的修士迎面而来。离的老远,便以礼相迎。

    “还当谁家宝船如此气派,原来是诚公子、逆公子来了。”

    为首的道士二十多岁,样貌平常,言语多有亲和。

    与公子诚、公子逆见了礼,又向魏无忌、青木紫英师兄妹,还有迦叶红莲等人见礼。

    “几位也在一处?真是巧了。”

    至于秦妃,道士却有几分另眼相看。

    抱手而揖,郑重一礼,“仙子也来了!不知怀南师祖近来可好?”

    秦妃颔首,“家师一切安好,劳师兄挂念了。”

    云北歌不由皱眉,贴到角影耳边,“这谁啊?”

    角影脑子有点木,可搞情报认人的本事绝对一流。

    而角影大叔显然也没让土鳖失望,小声道:“凌云阁弘字辈的首座大弟子——弘财。”

    “弘财?这道号怎么这么怪呢?”

    “呵呵,怪吗?”

    角影冷笑,“他师父,现任凌云阁阁主玄空更怪!以后有机会遇见,你就知道了。”

    此时,弘财上了一圈儿的礼,轮到公子诚他们回礼。

    让云北歌意外的是,一向倨傲的公子诚居然对这个弘财极是尊敬,几乎是90度大鞠躬。连公子逆、魏无忌这些人也不例外。

    对云北歌那点傲气早就飞没影儿了,在弘财面前俨然就是知礼数、懂尊卑的后辈。

    这让土鳖更加的好奇,什么情况啊?

    对角影道:“这个弘财,看上去很一般吧?”

    角影:“确实一般,筑基中期修为。”

    “那他们还......?”云北歌不解,“是因为凌云阁很牛?”

    “也不是!”

    角影道:“如果真追究表面实力,现在的凌云阁别说九宗,能入一流宗门已经是万幸了。他们畏惧的,是凌云阁里一位不知道还死没死的人物。”

    “不知道死没死!?”云北歌有点懵,“什么意思?”

    角影:“意思就是说,只要没有确定那个人死了,那只凭这一点,其他的八大宗门就得弯腰和凌云阁说话,甚至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日!”云北歌惊了,“什么人这么厉害?”

    一个人活着有这么大的威慑,云北歌相信,因为他见过,君欣幽就是这样的人。

    可是一个人连死活都不知道,就让人畏惧到这个地步,云北歌还真有点不信。

    因为在后世,他压根儿就没听说过有这么厉害的人。

    此时,角影眼中似有畏惧,“那是一个人间至尊,也许是六界至尊!”

    “谁?”

    云北歌极是好奇,连君欣幽的手下都这么推崇的人物,他不可能没听过。

    角影看了云北歌一眼,并没有隐瞒,“凌云阁开山四祖之一的,情痴——无念。”

    还有半句角影却没有说:你死鬼老爹的把兄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