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十六章:惨不忍睹的画面
    公子逸,新秀榜排名第七,四岁炼气,五岁大圆满。

    筑基之时,于丹田育出极品先天灵火——金火战纹,20岁便已是金丹后期,被誉为大陆年轻一代四公子之首。

    因为是尚无宗派的散修,更成为各大宗门追捧的超级新人。

    据说,单九宗之中,就有八派已经向逸公子发出了邀请。

    ......

    向东阳,在新秀榜中的排名比公子逸还要高,位列榜眼,修仙界美称——剑王。17岁的金丹后期,比公子逸的潜力更加的巨大。

    而且,除去修为,向东阳还是北晋皇族、九宗之一问天宗的亲传弟子,地位超然。

    是年轻一代中,除了秦妃,最有可能在百岁之前跻身天榜的绝世天才。

    ......

    司马常德,新秀榜排名87,16岁的筑基巅峰。

    虽名次不高,可细说起来,司马常德在修仙界的地位,甚至比公子逸和向东阳还要高出不少。

    无它,因为他是无方仙域最大的铸器仙门——神匠宗的少宗主。

    按理来说,神匠宗从宗门实力上来看,远比不了根基深厚的仙域九宗。

    但是,只凭它是人间界最大的铸器仙门,门中铸师如云,技艺超绝,几乎垄断着仙域所有高阶灵器的锻造这一点,就使得神匠宗成了九宗之外地位超然的仙门,到了连九宗都要巴结讨好的地步。

    少宗主司马常德在年轻一代之中的名声,自然是如雷贯耳,傲视众人。

    ......

    然而,修仙界最炙手可热的三位年轻一代,同时驾临长宁郡这个山边小城,换作往日,必是长宁郡最轰动的一段趣闻。

    可惜今天,却连个动静都没有。

    因为,那个足以倾倒仙凡的仙子,也来了。

    此时,公子逸有些孤单地站在传送法阵外,习惯成来众人焦点的他,却成了空气。

    不由与向东阳、司马常德对视一眼,皆是苦笑,“下回要与妃儿商量一二,让她晚到才好。”

    司马常德轻蔑地斜了一眼公子逸,心中鄙视。可面对冷冷清清无人瞩目的局面,也有点不适应。

    “现在怎么办?”

    秦妃并不在传送阵旁边,显然已经先一步离开。

    “这有什么怎么办的?”向东阳摊手,“是咱们三个先打一场,还是追着人群去寻秦妃,然后各凭本事。”

    “好啊!”公子逸是武痴,一听有架打,立时来了兴致。

    笑呵呵朝两人一拱手,“九宗会武一别经年,想必二位各有精进吧?”

    说着话,已经拉来了架势。

    “切~~!”司马常德闻之冷哼,两个金丹中期要和他个筑基的打,要不要脸?

    寻着人群迈步而去,临走还扔下一句,“想和我动手?你们还不配!”

    “......”

    “......”

    公子逸和向东阳很是无语,对视一眼,逸公子自嘲道:“少宗主确实是牛气。”

    说完,与向东阳一道,追着司马常德去寻秦妃了。

    ......

    其实,三人追赶秦妃的目的也是昭然若揭。虽说动机不同,但目的却是相同的,不过就是想抱美而归罢了。

    公子逸虽是散修,可背后也有家族。如果能把新秀榜首的秦妃仙子带回家,那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稳赚不赔。

    而向东阳,考虑的比公子逸还要深。

    秦妃所在的静月寒谷,只是三流小派,与问天宗比起来,简直不屑一提。

    如果能让秦妃芳心暗许,那不但人是他的,静月寒谷也是他的了。

    问天宗因此得了极北冰原上唯一的一个人族落脚点,他向东阳的宗门地位自不用说,甚至有希望问鼎下一代宗主。

    至于司马常德,更直接,他好色。

    秦妃有绝色,真凭这一点,秦妃就必须是他的。

    ......

    ——————

    想寻到先到一步的秦妃并不难,只要寻着人潮所向,自然就能觅得仙子所在。

    果不其然,三人自传送阵出来没走多远,也就是在长宁郡四方碑的位置,正见秦妃静静地站在碑前,凝望着。

    特么的,凝望着一个光腚野人!?

    公子逸好好地揉了揉眼睛,又呆愣愣地环顾四周,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好吧,无论是他们三个天才,还是长宁郡中往来的仙凡、路人,基本和公子逸是一个神情。

    “这谁啊!?”公子逸茫然发问。

    可惜,司马常德和向东阳没人能回答他,他们心里也在想,“这......这坨‘屎’是谁啊!?”

    ......

    怎么说呢?那画面几乎是无法想像的,更是无法形容,还是直击内心的。

    总之,就是一个蓬头垢面,连屁股都遮不全的野人,正满嘴污言秽语的指着四方碑狂骂。

    而在他身后,一个绝不属于凡尘的绝世仙子,一个无论走到哪儿都闪耀如皓月般的空灵女子,默然凝立,注视着那个野人。

    搞反了好吗!?

    不应该是光腚野人,目无旁骛地注视着仙子吗?

    不对,特么这两个云泥之间的存在,就不应该放在一处。

    如果秦妃是仙子,是天鹅,那那个野人甚至连癞蛤蟆都算不上。

    就好似这世间最丑陋的事物,摆在了旷世奇宝旁,纵使离的再近,也丝豪不能让丑陋得到一丝掩盖,反而更让人唾弃。

    司马常德脸色潮红,暴虐之气已经疯涨到了极点,恨不得现在冲上去,将肮脏的野人砍成万段。

    不需要理由,因为他的存在就是亵渎。

    向东阳还好些,不至于杀人,但也不忍直视。

    “太特么辣眼睛了!”

    而公子逸则是发了癔症,不停的对着那个野人在碎碎念。

    “千万别回头......”

    “千万别让本公子看到你的脸!!”

    “千万别!”

    可是,怎么可能?此时此刻,“那坨屎”和秦妃已然是万众焦点,所有人都是异样、惊诧、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他们二人。

    这种情况,只要不是瞎子、傻子,就无法忽略这样炙热的众目睽睽。

    公子逸甚至已经在脑海中极不情愿的恶补出野人回头,发现秦妃在看他,然后一脸猪哥相的被美倾倒的画面。

    太......太惊悚了!

    公子逸决定不看了,看不下去。

    绝望的闭眼。

    正在这时,‘野人’骂够了,身边那个小和尚的戏谑之声适时传了出来。

    “小六子啊,人呢,要认命啊!”

    ......

    “哈哈哈哈,真阳独脉......原来你是真阳独脉?”

    ......

    轰......

    野人没怎么着,可是人群中却是一片惊呼。

    真阳独脉?废物榜上排名第一的真阳独脉?

    向东阳愕然发愣,“他是真阳独脉?”

    司马常德眼中凶光更盛,“这种废物,就没有活着的必要!”

    公子逸则是捂着眼睛,“回头没?完事告诉我哈。”

    轰!!

    人群之中,又是一声更大的惊呼。

    公子逸忍不住了,赶紧睁眼,“怎么了?怎么了!?”

    结果,公子逸疯了。

    什么情况?我看到了什么?

    不应该是野人回眸不堪入目吗?怎么......怎么会这样?

    梗着脖子,与向东阳对视一眼。

    就闻向东阳尖着嗓子,一脸惊悚,“这特么是个傻子!”

    好吧,确实是傻子。

    只见野人确实回头了,只不过是把秦妃仙子当成了空气,一把拉起小和尚狂奔向城西。

    留下绝倒的众人,还有一直把目光从定格在他身上,一刻也不曾挪开的秦妃。

    “土鳖!”

    “土鳖!”

    “土鳖!”

    三人一口同声,难得的意见一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