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十四章:静月寒谷的小师妹
    常出入积雷山的修士都知道这样一句话。

    说,积雷山里天老大,地老二,龙三蛟四金刚五,断刀......野人六。

    这句话时刻提醒着进山寻宝的修士,别管你是返虚境,还是大乘期,进到山里就什么都不是。

    因为在积雷山,人族才是最卑微的。

    上面那六个,随便出来一个跺下脚,都能踩死一片返虚、大乘。

    这其中,天老大,指的是积雷山赖以得名的八千里雷劫。

    相传在万年前,那时的积雷山还没有雷云笼罩。有一个至尊修士,于山中破妄飞升,以抗天劫。

    但是,修士最终没能破法消劫,被雷霆天道劈了个神魂俱灭。

    然而,修士身死,可执念不消,退而成魔,笼罩积雷山的无上雷劫亦不肯散,镇压魔魂。

    于是,这万年不散的雷劫,就成了积雷山里最惹不得的存在。

    而地老二,也非虚言。

    积雷山之所以成为无方仙域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正是因为八千里山脉连绵灵法天成。积雷山每一处地势、每一座山锋、每一条溪流,都暗合天道,自成大阵。

    所以,这里才聚集了无方仙域最多的天材地宝,灵物奇珍。

    龙三蛟四金刚五,指积雷大阵中心处,号称人族禁地的一片区域,有着三大主宰仙兽。

    龙是【祖龙.傲】,十一阶圣兽。真神创世时便存于人间,与天地同寿。

    蛟是【寒潭冰蛟】,九阶仙兽,曾经是妖灵界之主拔封战天的坐骑。

    金刚是一头【金刚巨猿】,据说,是八阶仙兽,但没有人确定。因为见过金刚巨猿的修士,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

    而断刀野人六,则是更神秘的一个存在,甚至比从不出积雷山核心地带的三大主宰,更让人闻风丧胆。

    渡叶小和尚见鬼似的瞪着云北歌,他常年出入积雷山,对山里的事再了解不过。

    看了云北歌半天,突然道:“小六子啊,可不敢说你叫野人六!”

    “你知道野人六是什么吗?那是积雷山里的一霸,是只退了毛儿的猴子。”

    “开了点灵智,就捡把断刀装人样儿,其实还是畜生习性啊!”

    “吃生肉,睡狼窝,领着山中灵兽横行积雷山,见人就砍。”

    “要是让那没毛儿畜生知道你冒充它,说不定冲出山来,也得剁碎了你!”

    云北歌无语了,心说,这都特么谁编排的?你才是没毛儿畜生呢!你全家都是没毛畜生!

    “可我真是野人六啊!”

    “行了行了。”渡叶才不信他那一套呢。

    修为全无,别说野人六那个山霸王,特么随便来只二阶灵兽,就能撕碎了他。

    真以为大伙儿都是傻子啊,插把菜刀,围个屁股帘儿,就是野人六了?

    “小六子啊!”

    渡叶不给云北歌争辩的机会,大剌剌的往树根底下一坐,“贫僧问你个问题。”

    “什么?”

    “你为什么不修功法呢?”

    这是渡叶这几天一直奇怪的问题,这野小子不知道在哪掏了神仙洞,抬手就是地阶功法。

    已经卖给他两套了,可是他自己却修为全无。

    难道神仙洞里都是长春功、逆补之类的坑人功法?就没有适合他修炼的?

    “这个问题嘛......”

    云北歌想了想,觉得对渡叶没什么可瞒的,直言道:“我的体质比较特殊,暂时还练不了修士的功法要诀。”

    “练不了?”渡叶皱眉,“难道说......你经脉有异?”

    “算是吧!”

    “什么体质脉向?”

    “说了你也不知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真阳独脉,听过吗?”

    渡叶一听,直接蹦了起来,“真阳独脉!?你就是真阳独脉!?”

    “嗯?”这回轮到云北歌好奇了。

    “你听过真阳独脉?”

    真阳独脉除了他,别无二家,连仙域数十万年的历史之中,也没有记载过这种特异体质,渡叶上哪听说去?

    “呵呵。”只闻渡叶干一笑,“听过。不就是榆木疙瘩,实心儿的吗?”

    “......”云北歌懵了,他还真知道的。

    “谁告诉你的?”

    渡叶一摊手,“还用告诉吗?最新一届天下废脉榜,简称废材榜之榜首。不光贫僧知道,这天下间还有谁不知道?”

    “什么!?”云北歌炸了,原地爆炸。

    “老子上废脉榜了?”

    面前自动浮现出一张冰块儿脸,登时就有杀上四方阁,把那帮嚼舌根子的王八蛋全特么宰了的冲动。

    当下什么也不管了,飞似的奔向长宁郡。

    那里有四方阁的四方扬名碑,乃是张贴各种榜的所在。

    ......

    ——————————

    与此同时,在离云北歌不远的御灵宗中,一个长得浑圆的老胖子把一纸榜文摔在了地上。

    “没天理了!!”老胖子嗷嗷大叫。

    “我栾大山的五系杂灵根居然被挤出了废材榜,妈的,没天理了!”

    而离老胖子所居不远的弟子房中,猴脸儿哥也甩着一纸榜文,向身边的一双少男少女炫耀着:

    “真阳独脉!看见没有?真阳独脉啊!比咱们三个还要废!”

    猴脸哥儿眼中闪着小星星,摇晃着小男孩。

    “小得子,你再也不是废脉榜第一了,这个真阳独脉,比你还废!”

    ......

    北地。

    极北冰原静月寒谷。

    静月寒谷,是极北冰原上唯一的人族宗派。

    此时,寒谷之中亭台卧雪,草木冰封。往来的门人弟子无不裹紧衣袍,抵御着无处不在的冰寒之气。

    “小师妹何时出关呀?”一个女弟子对身旁的同伴抱怨着,“再这么下去,咱们就和她一样,非冻成冰人不可。”

    “嘘!”同伴做出噤声之势,“小点声,让师父听去,又要罚你。”

    “听去就听去!”女弟子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反正师父她老人家最偏心,只管小师妹,何时对咱们也这般上心过?”

    抬头望向干枯落雪的谷中灵植树木,“算起来,这些花花草草已经三年未见新绿了呢!”

    ......

    静月寒谷深处,门中禁地所在。

    怀南仙师轻踩落雪穿过梅林,行至一处冰潭。

    若细看就会发现,冰潭甚是奇怪。

    潭为正圆,太极而分,两处泉眼正好占据阴阳两点,浑然天成。

    一边的泉眼细流涓涓,在冰雪寒天之中依旧盎然,但却离得老远就让人有冷到骨子里的畏惧之心。

    另一眼灵泉,按说应该属阳,要比阴泉更有暖意才和天道。

    可是此时,不但泉眼无水长流,连阳潭这一整面都被寒冰所凝。

    而这一切,皆因阳泉之上盘坐着一少女。

    怀南走到潭边,眼望少女柳态曦坐眉眼无暇,三千青丝似水般垂撒,有如这世间最完美的造物静置于天地,不由心头紧缩。

    “妃儿.....”

    少女睫毛一抖,微启星眸,见是怀南,淡雅垂首,“师父!”

    怀南上前一步,关切道:“修为近来可有精进?”

    少女点头,“以入元婴之境。”

    “!!!”怀南不喜反惊,“这么快就......元婴了?”

    女少闻言,轻声安慰:“师父不消劳心,再过几日,徒儿便出关南下。”

    怀南摇头,“不要妃儿再寻,为师已经找到真阳独脉之人了!”

    少女闻言,并无意外,随意道:“四方阁的消息吗?”

    怀南点头,“正是!”

    “此人名叫小六子,积雷山中长大,天生独脉纯阳至烈,人现在在唐国长宁郡外的万兽丘落脚。”

    “哦?”少女一怔,自怀南来后,第一次神情有变。

    喃喃自语:“不是应该在去云上天城的路上吗.?你......你留在长宁郡要做什么?”

    “什么?”怀南没听清。

    “没什么......”

    少女眉眼轻摇,随之对怀南一笑,“师父放心。徒儿这就去长宁郡寻他。”

    说完,腰身一提,如柳叶迎风一般自阳泉之上飘身而起。

    隆隆隆隆,随着少女离开阳泉所在,一声大地震鸣响彻整个静月寒谷。

    隆隆之声带着震荡,自阳泉之下而来。

    轰!!

    又是一声巨吟,赤红火泉至泉眼而出,瞬间填满阳潭一侧,与阴潭合为太极。

    霎时间,静月寒谷大地回春,百木抽新。

    梅林、百花廊、药园之中,皆是绿意疯长,五色齐出。

    寒谷之中,瞬息而春至。

    “小师妹出关啦!!”

    “小师妹出关啦!!”

    寒谷弟子见有此景,无不雀跃,“小师妹终于出关啦!!”

    足以给整个静月寒谷带来生机的无极阳泉,被小师妹一人独占了整整三年,如今她终于出关了。

    而正当众弟子雀跃之时,他们心心念念的小师妹已经化作一道流光飞射远方,向着长宁郡的方向而去。

    秦妃迎着冰原上的斜阳,感受着大地在身后退去,如冰原般寒冷的无暇面庞牵起淡淡笑意。

    “云北歌,你到底想要怎么的人生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