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十三章:姓名犯法了
    云北歌可没吓唬渡叶。

    《长天地久不老长春功》虽说是地阶功法,但在后世却被喻为最接近神的功法,比所有天阶功法更加霸道。

    得如此赞誉,也不光因为功法强悍,最主要的还是修炼之人万古长存、不死不灭,比神还命长。

    对,只要你没练成第八十一重境界,那你想死都死不了。

    你算嘛!

    第一重要一天,第二重要两天,第三重四天,然后是八天、十六天......,以此类推,重重翻倍。

    光第八十重到八十一重所需要的时间,就是【2的80次方+1】天.。

    差不多是:1208925819614629174706177天,也就331亿亿年吧!

    实打实的修到诸天爆炸,你也修不满。

    当然了,云北歌有些话没告诉渡叶。这个功法的怪异之处,还远不止渡叶知道的这些,更没人愿意把它修到满级。

    因为大道往复,生灭轮回,天长地久不老长春指的也是修练功法的过程,一但圆满,那就否极泰来了呗!

    诸天不爆炸,修习者却要原地爆炸了。

    所以,后世修练这门功法的修士,最牛的,也只修到八十重就不敢往下修了。号称地表无敌,单挑至圣强者无压力,史上最强炼气期。

    后世给这种修炼《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的修士,起了一个极为霸气的绰号——走地龙。

    为啥叫“走地龙”呢?因为头个小,还飞不起来呗!

    你品啊:

    一个个都是活了好几万年的,把灵力压缩了无数倍的炼气期娃娃脸,除了拎片儿刀上去砍,使不出任何灵能术法。还特么一个个强到打不死,只能绕着走。

    那不是走地龙,是什么?

    没错,渡叶这辈子也别想冲破炼气期了。

    ......

    渡叶小和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不挺快的吗?”

    可学着云北歌的样子掰着手指头一算,“哦操!!”

    渡叶彻底炸了,“咦~~!我大死泥个龟孙儿!!”

    可惜,已经晚了。炼气五层的他想锤死云北歌,却不是那么容易了。

    其实,云北歌还和渡叶撒了一个谎。

    他从元婴掉到炼气,并不是什么灵力压缩所至,而是散功。

    将原有修为逐步散去,直到功法九重彻底恢复成一块修为全无的璞玉。

    一块完美无暇的璞玉——苏生期大圆满。

    《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真正精妙之处,也尽在于此。

    功法九九归一,共八十一重境界,分为九个阶段,

    一至九重,为【苏生期】。

    意为:大地回春,万法苏生。

    以功法之力,将修士体内原本的灵能洗涤灵根肉身至无暇之态。

    也就是说,渡叶现在炼气五层还只是刚刚开始,等他苏生大圆满的时候,将彻底废掉全部修为,成为一个凡人。

    但其中好处也自不用说,那时的渡叶将如无暇美玉,无论灵根肉体都达到一个让所有人嫉妒的程度。

    事实上,苏生境就相当于让修士破妄重生。

    十到十八重的【灵动期】,才是惊雷乍起,灵根醒动的修真开端,是真正修习《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的开始。

    练功者重新纳气入体,聚法丹田,成为炼气一层修士。

    而那个时候,才是云北歌所说压缩灵力的开始。将以后无数岁月积累的灵力,始终压缩在炼气一层,成为真正的走地龙。

    而后世的渡叶小和尚,正是所有走地龙中最凶猛的那一个,无方仙域唯一的一个八十重长春功修士。

    ——————————

    “以后啊,跟着哥好好学打铁吧!”

    闹够了的渡叶终于认清了形势,开始认命了。

    没办法,这该死的长春功修了就停不下来,而且云北歌是一层一层教,以后想混下去,却是没他不行了。

    此时,土鳖同志抚摸着渡叶的小光头,“乖,跟哥学打铁,包你有钱有实力有女人!”

    渡叶眼中含泪,下意识扯开裤裆瞄了一眼。

    “都成豆芽儿了,女人还有什么用?”

    只闻云北歌道:“放心,修到第十重就长回来了。”

    “真的?”

    “真的!”

    “那就行!”

    也不知道渡叶心得有多大,居然嬉笑颜开,没事儿了。

    挑眉看着云北歌,“你还会铸器?”

    云北歌心说,不废话吗?不会铸器,我费心费力的留你干啥?

    这是云北歌跳千停江的时候就想好了的,疯婆子那边管他要火鳞剑,就算他不情愿,可是现在也没有反抗的资本。

    可问题来了,要是一心给疯婆子铸剑,那云北歌就不用干别的事儿了。

    所以,得拉人入伙。

    很不巧的是,渡叶撞枪口上了。

    虽说后世的记忆里,渡叶对铸器没什么天赋,但是云北歌提前这么多年帮他修习长春功,提前这么多年洗涤灵根肉身的情况下,应该可以勉强胜任吧......

    其实,云北歌还有更好的人选,比如造假的那个猴脸儿哥。

    虽然那个王八蛋骗光了云北歌的腰包,可是云北歌不得不承认,那块血玉鳞做的是真精细啊,连他这个活了八万年的人都被骗的一点怀疑都没有。

    之后这几天,云北歌也曾把那块假的血玉鳞拿出来反复的观察过。

    每次看,都叹为观止。

    真的太像了!一块简单的火绒石而已,造假的是不但雕出了鳞片的纹理,连极其细微的鳞孔纹路,都雕得有如真的鳞片。

    更看不出一丁点雕琢的痕迹。这样的技艺,云北歌自认都很难达到。

    只能说明,造假之人绝对是个高手。

    要是能让他来给灵器雕琢法阵的话,比渡叶强一万倍。

    可惜啊,让那个猴脸儿的跑了!

    “野小子!”见云北歌在那发愣,渡叶插话道,“你叫什么啊?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云北歌回过神来,“我叫云北歌啊!我没......告诉过你吗?”

    “云北歌!?”渡叶一惊,“你姓云?”

    云北歌:“咋了?不能姓云?”

    渡叶皱眉自语,“难怪你会铸器......”

    “但是,你怎么敢说你姓云?”

    “......”云北歌愣了,心说,我爹那么招人恨吗?疯婆子恨他,连连特么姓云都不行了?

    渡叶一看云北歌这个表情,也惊了。

    “你不会连云姓代表着什么,都不知道吧?”

    “知道啊!”云北歌梗着脖子。

    “不就铸仙谷那帮人也姓云吗?可我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铸仙谷?”渡叶疑惑,“铸仙谷是哪个门派?没听说过啊!”

    深深看了云北歌一眼,“看来,你真不知道云姓是不能姓的。”

    “什么意思?”

    渡叶道:“在无方仙域,你姓什么都没有人管,唯独两个忌讳不能冒犯。”

    “哪两个?”

    “一个是没有姓,一个是姓云!”

    渡叶终于在云北歌面前找到点存在感,滔滔不绝的絮叨起来。

    “没有姓,那是人皇一族的标志。”

    “数十万年前,真神分天地,魔族不仁,杀戮天下。有人皇一族举人族之力,执人皇剑号令人、妖、兽三族,同抗魔族。”

    “后三族得胜,封魔族于修罗界,并共奉人皇为六界之主。人皇德厚,赐万民姓氏,独人皇血脉不封。”

    “所以,这世间只有人皇一族没有姓,也就是现在九宗之一的人皇殿。”

    “......”云北歌无语,这些事儿,他还真不知道。

    前世的他是个纯土鳖,甚至心智都不全。

    且他从积雷山里出来,开始接触人世的时候,六界仙魔之战已定。人间界残破不堪,那些所谓的仙域历史,早就在战火中灰飞烟灭了,上哪知道这些去?

    饶有兴致地问道:“那姓云的呢?”

    “姓云的?”渡叶冷笑,“和人皇正好相反,是个大大的凶险。”

    “人皇无姓,那是至高的象征,人皇殿中也以无姓为荣。”

    “而姓云,则是天大的耻辱,会招来祸事。”

    渡叶看着云北歌,“从真神立世起,这六界之中就没有云姓,也没人敢姓云,因为姓云的都死光了。”

    “死......”云北歌无语,“为什么死光了?”

    “不知道。”渡叶摇着头。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只要有人敢姓云,那不管人族、妖族、兽族,甚至修罗界的魔族,都要杀他。没有理由,就是不能姓云!”

    “日!”

    云北歌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说,后世也没人告诉他啊?

    “还特么讲不讲理?姓云都不行。”

    “还真不行!”渡叶讥笑着,“我看你啊,最好改个姓儿,或者别让人知道你姓云。”

    “切!”云北歌瞪了眼,“老子怕他这个!?”

    “天老大!地老二!我云北......算了......”

    神情一转,“以后叫我小六子,或者野人六。”

    地球人常说嘛,好汉不吃眼前亏,认怂不等于真怂嘛!

    可没想到,渡叶一听云北歌说他叫“小六子”、“野人六”,眼珠子瞪的更大。

    “你特么怎么敢叫野人六!?”

    “诶!诶诶!?”云北歌急眼了。

    “妈了个巴子,老子叫野人六也不行?犯法了是怎么地?”

    “不!”渡叶吓坏了,“不行!!”

    下意识看向云北歌腰间的那把破菜刀。

    “积雷山里,天老大,地老二,龙三蛟四金刚五......”

    “断刀......野人六!”

    ......

    ,

    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地烟火...

    我偷偷的来,偷偷的没特么走成。

    你们别把我当成谁,也别让我带走一片云彩。

    咱们....心照不宣可好?

    你们瞎特么看,我就瞎特么写。

    但每天的推荐票一张都不能少。

    就这么不讲理,爱哪告哪告去。

    投票的都是亲人,下辈子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