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十章:他不认识我
    角影没撒谎,是真学不会。

    都不说把凡铁变成铁精的神奇锻法,就是那个把铁精箔片放入夹层,然后再把铁条揉打成剑坯的技术,就够学个几百年了。

    那才是锻造火鳞剑的核心技术。

    能在高强度锻打剑坯的前提下,使剑身中比纸还薄的一张铁箔融而不乱,上面的法阵没有一点错位和损毁,甚至能让赤炎铜鳞在剑身中与铁箔恰到好处的片片连接。

    纵使角影是个铸器外行也明白,这简直就是神技。

    反正人间界那些号称是铸师、大匠师的,甚至铸器名家,都没有这样的本事,更没有这样的掌控力。

    把云北歌铸剑的过程向君欣幽详细说过,使得君欣幽也不由得吃惊。

    “那小杂种的铸器天赋会这么高?

    在君欣幽的记忆里,云北歌五岁的时候,云天清便神魂俱灭在积雷山中了。

    也是从那时起,云北歌就一直在她身边。

    这十一年间,只有在君欣幽出山寻找文圣墓藏的时候,他才会有自己的时间,钻研一些云天清留下的铸器法门。

    没想到,就是这断断续续的学习,竟也达到如此高度?

    君欣幽不由感叹:“只能说,姓云的都把铸剑的天赋印在骨子里了!”

    可是,这样一来反倒难办。

    看上去,这件事非云北歌不可为,别人都不行。

    想想就让君欣幽恨的牙根儿直痒,居然让仇人的孩子拿住了命脉。

    强压心头怒意,连带看角影都有几分不顺眼了。

    甩下句:“那你就看着办!总之,要想办法让那小杂种把这剑给我们铸出来,且不得落入人族之手!”

    “嘎!?”

    角影傻眼了,心说,君上啊,你还真信得着我哈?

    你堂堂魔族之主,百万族人的顶梁柱,都想不出办法,就这么交给我了?

    .....

    其实,不是君欣幽推卸责任,实在是,她拿云北歌就没办法。

    云北歌被她折磨了十一年,世间最歹毒、最凶厉的手段,君欣幽都用过。

    可是,哪怕是把云北歌折磨得不成人形,哪怕奄奄一息,形之将死,那个小杂种也从来没跟她服过一次软。

    哪怕是求一句饶,都不曾有过。

    两个人就这么杠上了。

    君欣幽恨云天清,万年前的上一场仙魔之战,正是云天清举金阳神剑劈出大道剑意,将六界无敌的魔君.幽,一剑劈去了天、人两魂,直接导致魔族大败,再次封印修罗界。

    直到现在,君欣幽的天、人两魂还未归体。

    所以,君欣幽恨云天清。

    云天清死后,她又恨他的儿子。

    而云北歌也把父亲的死,归结到君欣幽身上。张嘴闭嘴疯婆子、没人要的臭婆娘。

    两人的关系几乎是不可调节的。

    如果让云北歌知道火鳞剑对君欣幽有用,就算打死他,也不会为她铸剑。

    甚至这货敢把自己的两条膀子砍下来,也不让君欣幽如愿。

    可是,话说回来,角影也没招儿啊!

    那就是个愣头青,土鳖,杂种,谁能管得了他?

    这一夜,角影把头发都拔光了,头皮都挠掉一层,也没想出十全十美的办法来。

    最后......

    骗吧!

    角影心说,幸好那小子脑子不太灵光,我特么到长宁郡里去开一间灵器坊,给他下订单,把小杂种铸的剑都收过来,不就得了?

    反正这些年,我角影从来没在云北歌面前露过面,他也不知道我是谁。

    打定主意,说干就干。

    天还没亮,角影就把自己的身形实体化,成了一个中年大叔的模样。

    等到长宁郡城门大开,便满城的找铺面。

    还别说,真让他找着了。

    可惜,房东一来看他要的急;二来,角影大叔长的实在有点憨。

    于是狮子大开口,要了个天价,而且租金要十年一交。

    角影没办法,铺面不租不行,只能硬着头皮交了十年租子。

    头天刨坟得来那笔横材,一下就去了一半儿。

    疼的角影心直抽抽。

    “这么大一笔灵石,放在修罗界,够培养一个元婴修士了!”

    ......

    ——————————

    云北歌这一夜睡的香甜,早早的就醒了。

    睁开眼就见火鳞剑在身旁放着,不由微微一笑,起身下了木屋。

    之后,随意吃了点东西,便像昨天黄昏时那般,起炉,以精血在双臂刻画龙丹聚灵阵法,等着朝阳初升。

    云北歌没有刻意缩小聚灵阵。因为他发现,昨晚吸收的元阳之力虽然有些过量,可是身体还是勉强能够承受得住的。

    而且,一通锻打融合之后,效果也是显而易见,不知道比后世吸收一次要强上多少。

    照这个速度下去,云北歌估计不出十天,他就可以达到金身一重的肉身境界,正式跨过以力入道的门坎。

    到时,就算云北歌不能运用灵气,可单凭肉身的强悍,也足以硬抗炼气五层以下修士的灵法攻击。

    依旧是吸收朝霞元阳至全身通红,依旧用锻造铁精来宣泄体内的元阳之力,依旧有条不紊的铸造火鳞剑。

    而且今天,云北歌一连打了四把火鳞剑,加上昨天那把,一共五把。

    眼见已经是下午了,云北歌便把五把火鳞剑一并拿上,用扯屁股帘儿剩下的黑袍随便一裹,便向城中而去。

    结果,刚走到城门口,就被一个满头大汗的“大叔”给拦下来了。

    好吧,为什么是满头大汗呢?

    因为晒的。

    时值盛夏,这天可一点都不凉快,也不知道这大叔在这儿站了多久了。

    “小兄弟,是不是卖灵器?”

    云北歌挑眉瞥了大叔一眼,心道:大哥,你能再拙劣一点吗?特么裹这么严实,你都看出来了?换了别人早跑了!

    可是,表面上却是另一番做派。

    作出惊慌状,“你......你怎么知道的?你......你要打劫!?”

    “呃!”

    这回轮到‘大叔’惊慌了,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一时僵在那里,却是不知道怎么答了。

    正当急得大叔汗珠子直冒,偶遇不下去的时候,云北歌来了一句,救了大叔。

    “哦~!!!”

    云北歌作出恍然大悟,自作聪明的模样,“你是修士吧?我听说修士都是开了天眼的呢!”

    “对对对对对!!!”大叔摸着汗,“小兄弟不但心思缜密,还很聪明嘛!”

    “怎么样?是进城卖灵器吗?”

    云北歌一翻白眼,心说,教不会了,简直就是榆木疙瘩!

    “是!”

    干脆也直来直去算了。

    “太好了!”大叔一脸喜色,“我都要了!开个价吧!”

    “开......”云北歌彻底无语,“大叔,你确定不看看货再谈价?”

    特么看都没看,就跳到谈价这一步了吗?

    “哦,对对对!!”

    大叔又擦了把冷汗,从云北歌手里接过黑布包。

    定睛一看,登时尴尬笑了,“呵,包裹......挺别致啊!”

    “还行!”云北歌接话,“不知道哪个败家玩意随手扔的。”

    “咳......咳!!”

    “大叔你没事儿吧?”

    “没事!”

    胡乱打开包袱看了一眼,大叔便到包袱合上。

    “开价吧!”

    “五百下品。”云北歌也不客气,直接伸出一个巴掌。

    大叔愣了,看了看包袱,看了看云北歌。

    “全部五把......500下品?”

    云北歌登时看傻子一样看着大叔,“想什么美事儿呢?一把500!”

    “嘎!?”大叔火气腾就蹿上来了,“小杂种!怎么不去抢!?”

    凡阶下品,市面上的价格也就200左右,这货敢张嘴要500?

    再说了,大叔比谁都知道,这货是一块钱五把,白来的一样,好吗?

    大叔没好气地瞪着云北歌:“十块下品!”

    云北歌:“不卖!”

    说着话,把包袱抢回来,就要走。

    “等等!”大叔拉住他,“二十!”

    云北歌瞪眼,“就五百!少一个大仔都不卖。”

    大叔无语,都快哭了。

    “小兄弟,差不多得了。市面上,凡阶下品也就200,你怎么敢卖500?”

    云北歌一听,理直气壮道:“和市面上的能一样吗!?那是给修士用的,我这凡人也能......”

    话还没说完,大叔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一个剑步冲上来,就捂住了云北歌的嘴,“祖宗!你小点声!!”

    云北歌心中冷笑,小样儿的,还治不了你了?

    嘴上硬气道:“你到底要不要?”

    “成交......”

    角影快哭了,黑啊,真特么黑啊!

    五百灵石一件凡阶下品的灵剑,君上知道还不扒了他的皮?

    但是没办法,得先稳住这个小杂种,还不能让人族知道他能造这种大杀器,只得认栽。

    “以后这种灵剑我全要了,送到城西的影子灵器坊去。”

    “行!”云北歌满口应下。

    心说,角影大哥啊!坑你怎么就那么爽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