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匠土鳖 > 第五章:捡了个大漏
    血玉鳞,八阶巅峰仙兽龙血蟒身上的鳞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鳞片。因龙血蟒身上有祖龙血统,所以生有逆鳞。

    血玉鳞,就是龙血蟒的逆鳞。

    七阶为灵,八阶为仙,就跟人族修士七境为凡,八境升仙一个道理。

    什么概念?

    一般来说,七阶灵兽可敌人间极致。

    而人间极致,故名思议,就是人间界的至尊修士。

    修士: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返虚、大乘圆满。

    只有大乘期修士,才可称为人间极致。

    若突破大乘入无劫之境,便可飞升仙界了。

    也就是说,八阶仙兽可与无劫仙人媲美。

    甚至因为拥有祖龙血脉的缘故,在八阶仙兽中也处于巅峰实力的龙血仙蟒,与比无劫更强的凡仙境大能,都有一战之力。

    这么强悍的仙兽,也只育出一片逆鳞。你就说,这血玉鳞得有多霸道吧,绝对算得上天材地宝那个级别的存在!

    角影惊了,云北歌也惊了。

    “哪儿来的!?”

    把那猴脸儿哥拉到街边角落,云北歌激动发问。

    只见猴脸儿哥抱紧包裹,“南海大泽深处!”

    “哦。”云北歌挑了挑眉,心中更信了三分。

    这猴脸的要是张嘴就说是从旁边的积雷山里弄来的,那反倒让云北歌生疑了。

    因为积雷山里虽然也有至强的仙兽,可云北歌在山里呆了十几年,还真没听说有龙血仙蟒的踪迹。

    但是,南海就不一样了。

    前世云北歌逃出山后,去的就是南海大城——云上王城,对南海之事也有一些了解。

    正好听说过在南海深处,有龙血蟒的踪迹。

    所以,这猴脸哥的话,还有些可信。

    “拿来看看!”

    别看云北歌前世八万岁,可是血玉鳞他还真没见过。

    因为在六界崩塌的后世,龙血仙蟒早就绝种了。血玉鳞自然半块都找不到了,也只在典籍之中略有提起。

    只见猴脸哥儿犹豫半晌,最后终还是把包裹交到了云北歌手里。

    包裹一入手,云北歌就能感觉到包裹里面的炙热之气,绝非凡物。

    心下更是激动,小心打开,只见一片巴掌大的血色鳞片,静静地躺在其中,晶莹剔透,灵光闪耀。

    “是真的!”云北歌心跳都漏了一拍。

    古籍有载:血玉鳞,其形为掌许鳞片,其色艳红、剔透,其质似火绒石,却异有流光,触之温热。

    跟古籍记载的一毛一样。

    云北歌不动声色,突然来了一句:“就一片?”

    猴脸哥一听,急了。

    “你懂不懂啊你?血玉鳞你上哪儿一次弄两块去!?”

    说着话,就要夺回来。

    “嘿嘿。”云北歌抱着不放,“逗你玩呢,怎么还急了呢?”

    正色道:“开个价吧!”

    “这......”猴脸哥却是有些为难了。

    他确实知道这玩意值钱,但具体值多少钱,他还真不知道。

    思索半晌,终于一咬牙,“十块!!十块极品灵石!”

    一块极品,相当于100块上品,猴脸哥相当于张嘴就要了1000上品灵石。

    云北歌一听,暗暗挑眉,心说:这......是个棒槌无疑了。

    十块极品灵石的价码确实不低,可是比起一块血玉鳞来说,低了!

    这东西可以说是无价,无论是炼器,还是炼丹,都是无上之选,有夺天地造化之功。

    不着痕迹地撇了一眼猴脸哥,心说,既然你不懂行,那就别怪小爷心黑了。

    猛的眉头一皱,“十块极品?你想钱想疯了吧!?一块上品!爱卖不卖。”

    “这......”

    猴脸哥立现慌乱之色,还真的被云北歌唬住了。

    “这......低了些吧?”

    “那你说多少?”

    “五块......极品!”

    “不可能!”云北歌咋呼着,“最多五块上品。”

    “一块!”猴脸哥再次让步,“一块极品!”

    “六块上品!”

    你来我往,两人争论不休,看得角影都急死了。

    差不多就得了,这土鳖占便宜没够呢!?一会真把那个猴脸的说急了,卖给别人不就全完了?

    当然,角影不是没想过黑吃黑。把那猴脸的宰了,东西一抢,什么都解决了。

    但,终还是忍住了。

    这里是大街上,而且长宁郡别看地方不大,但大陆修士汇聚,鱼龙混杂。角影不敢节外生枝,坏了君上的大事。

    终于!

    那个猴脸哥的也砍烦了,一口咬死,“十五块上品灵石,少一块都不行!”

    云北歌更无语,“兄弟,九块行不行?”

    多一块,云北歌也没有了。原本十块上品,破开一块刚刚买东西了。

    “不行!”猴脸哥甚是坚定,“就十五块!你不要,我找别人去。”

    “哦去!!”

    云北歌拍着额头,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有今天,就从那淫僧那里多敲一笔了。”

    他说的是大和尚渡叶。

    要知道,有今天这一出,那套逆补功法说什么也多要一点啊!

    现在......抓瞎了。

    而角影那边也急坏了,血玉鳞啊!一辈子可能都遇不上这么大的机缘了啊!

    你没钱,我有钱啊!

    可是,君上之令不可违背,角影只能在这干着急,不能出去。

    和云北歌一明一暗,不知道抓掉了多少头发。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角影想出个绝的,手掌一翻,把自己仅有的六块上品灵石都拿了出来。

    不管不顾地往云北歌脚底下一扔,然后赶紧隐没在阴影之中。

    ......

    云北歌那正挠头呢,突然一堆灵石砸脚面上了。

    “哦操!”激动得这货直接蹦了起来。

    看了地上的灵石,再望望天,“好巧啊,天上掉灵石了?”

    心中大喜,该着血玉鳞就是我的。

    捡起灵玉,加上自己那九块整的,一并塞给猴脸哥,然后抱着血玉鳞就跑,生怕那货反悔。

    “捡着了,捡着了!!”

    云北歌一路就跟中了邪似的,跑回红枫林。

    等运货的大车跟来,卸了车,又走了之后,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角影也是一路紧跟,生怕出些差池。

    等云北歌这边都安定下来,无甚变故之后,方缓缓消失在阴影之中,去找君上禀报了。

    血玉鳞......这么大的便宜,必须告知君上才行。

    而云北歌这边,爬到树尖儿上,方安心地再次打开包裹,欣赏着他的这个大便宜。

    只不过......

    只不过怎么特么凉了呢?刚刚不是热的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