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八零之再爱你一次 > 60. 饭局(一)
    下午,花山上的游人越来越多,孩子们在花山上嬉戏打闹,大人们在一旁聊天说笑。

    周边的喧闹将丁治民从思绪中拉回到现实,他坐起了身子,看着山下的京都,开始说了起来:“未来的几年里,整个家族的兴亡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一门心思奋斗事业,才能保住我家族的兴旺。我的未来动荡不安,又怎么能分心神来谈情说爱。”

    “我注定短时间内给不了她安稳的生活,与其让她跟着我颠沛流离,倒不如让她一个人去寻找一份安稳的幸福”,丁治民顿了顿接着说道:“以我们家的情况来看,我的婚姻并不能由我自己决定,所以还是先不说为好。”

    丁治民收回了视线,回过头看着陆有恒继续说道:“如果未来的某一天,我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高度,我再考虑这件事。那时要是娟子未嫁,我未娶,我一定会去找她说清楚”。

    “未来,那是多久以后”,陆有恒反问。

    “五年,十年,二十年,谁知道呢!”丁治民的声音里有一丝挫败。

    “那时候,她早已为人妻,为人母了”,在陆有恒的观念里,不管什么事都要努力争取一把,哪怕最后失败了也不会遗憾。对于丁治民的想法,他极不赞同。

    “可伟人也说过:不结婚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我怎么能给她一个不能确定的承诺呢?”丁治民低头自嘲的笑了笑:“人呢!哪能像书里写的那般自由,我们有太多的牵绊和责任了。”

    “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意气风发吗?”丁治民抬起头直直的看着陆有恒。

    “是啊!身不由己”,陆有恒迎着丁治民的眼神看去:“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自在了”。

    这一刻,两个男人看着对方,默契的笑了。

    黄丽娟和肖瑛聊了好一阵的私房话后,在山顶绕了一圈,回到了这里。

    两人在不远处看到两个男人相视而笑,便问了起来:“笑啥呢?这么开心!”

    “笑你和老陆这暗度陈仓的本事可真不小,瞒过了所有人”,丁治民看到两人回来了,便打趣起了肖瑛。

    “哪里瞒过了所有人,你这个火眼金睛不是看穿了吗?”肖瑛自然不甘示弱,直接回怼。

    肖瑛拉着黄丽娟坐在了陆有恒的旁边,四个人开始了斗嘴,打闹。

    整整一个下午,四个人谈理想,谈社会,谈未来,这个下午暂时没有了责任和负担,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些年,在黄家垴的谷场上,他们也是这样的肆无忌惮,无拘无束。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五点了,四人结束了聊天,开始慢悠悠的向山下走去。

    山上的游人也陆陆续续的下山,黄丽娟四人混在人群中,听着他人讲述家长里短,物是人非,感受着他人的欢乐,脸上布满笑容。

    下山后,陆有恒揽着肖瑛的肩膀问道:“今晚陆哥哥请客,你们说吃啥?”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你们可别放过”,丁治民附和道。

    “娟子,你想吃啥?”肖瑛看两个男生的意思,是让自己和黄丽娟决定了,心里虽然已经有了谱,但还是询问黄丽娟的意见。

    “你决定吧!我才来京都没多久,又一直在军训,对这个实在不了解”,黄丽娟耸耸肩,表示随意。

    “那行,我带你吃京都最有特色的烤鸭”,肖瑛见大家都没意见,就直接把心中的决定说了出来:“就西边那个老字号,烤鸭做的乃是一绝”。

    “你胳膊肘往外拐啊!不知道给我省着点”,陆有恒向肖瑛的方向靠了靠,笑着说道。

    “我见友忘色,娟子在的时候,你就靠边站”,说着,肖瑛把肩上的胳膊拿了下来,跑到了黄丽娟的身边,冲陆有恒眨了眨眼。

    丁治民见状,哈哈大笑,对陆有恒说道:“怎么样?关键时刻还是只有兄弟靠谱吧!来,我收留你”。

    “男男授受不清,你离我远点”,陆有恒傲气的抬起了头,一个人率先向公交站台走去。

    丁治民急走了几步,拉住陆有恒:“走这么快,是要逃单吧!娟子,肖瑛,你俩快点“。

    一时间四人又恢复了说说笑笑的场面,向最近的公交站台走去。

    坐车大约半个小时,就到了京城西边的“德全聚”,一个京城烤鸭老字号。

    “这儿的老板祖上是御厨,靠一门烤鸭的手艺深得皇帝的喜爱,后来清朝被推翻,这老板就离开了皇宫,在京城开了这个铺子”,肖瑛拉着黄丽娟,细细的说了起来。

    “那他就一直开着吗?”黄丽娟有些不解。

    “没,新中国成立后,老板就被请去做了京都饭店的大厨,专门负责给来华国访问的贵宾做烤鸭,这家店自然留给了他儿子”,丁治民明白黄丽娟话里的意思,直接解释道。

    “这老板在京都饭店接触的也是有权有势的人,平日里相处也听到些风声。在政策下达之前,他儿子就带着一家老小回到了祖籍。也是这几年政策恢复之后,才再开起这家店的。”,黄丽娟点了点头,跟着进了店内。

    这家店还是比较古朴,整个店分两层,下面一层是大厅,放着有些有年代感的红木桌椅。

    “这家店在老板的周旋下,没有被革委会的人破坏,所以这里的装饰都比较老旧。楼上是包厢,不同包厢的装饰风格不同”,丁治民带着三个人向里面走去,边走边说道:“楼上的包厢需要预定,这次来的有比较匆忙,所以只能坐在大厅里了”。

    四人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定,便招呼来了服务人员开始点菜。

    这家店既然是老字号,又有着专门给来访贵宾做吃食的手艺,价格自然不便宜,但是也绝对不会让人吃不起,就算是普通人家,也能偶尔吃一顿来解解馋。

    肖瑛提出的建议,点餐的自然也是她,烤鸭直接要了两只,虽说有四个人,但毕竟是晚上了,不宜吃太多肉,又要了两个炒菜。

    四人喝着店里赠送的茶,静静等着服务员上菜。

    ------题外话------

    今天晚上实在有其他的事忙。所以迟了半个小时,呜~~~~

    以后的更新时间就定在了晚上十点,不用大家等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