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八零之再爱你一次 > 43. 室友
    黄丽娟和宋梅在后勤区领完东西回到了寝室,却发现不大的寝室有六七个人,或站或坐,整个地上堆满了东西,两人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突然身后传来了声音:“你们是这个寝室的吗?”

    两人回头看见一个女孩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手臂上挂着一个小包裹。

    “是,你也是吗?”宋梅看着这个女孩,隐隐有些激动。

    “嗯,那你们怎么不进去?”女生的声音依旧有些冷淡。

    黄丽娟和宋梅对视了一眼,两人一起向旁边让去,给女孩子留出了空间。

    “谢谢”,女孩见两人没有进门,反倒是给自己让出了位置,有些纳闷,但还是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女孩越过两人走到了门口,突然愣住了。门内乱糟糟的,刚放下的眉头有皱了起来。回头看向黄丽娟和宋梅,却见两人只是平摊开手,耸了耸肩。

    女孩回过头走了进去,对着最外边的女人说:“让让,我的床铺在里面。”

    这是个中年女人,穿着比较时髦,听到女孩的话还有些不耐烦,不过也让开了身子。

    “这是我的铺,谁让你们占的,”女孩穿过几个大人,走到窗前,厉声说道。

    “你咋知道是你的铺,写你名字了?”一直坐在对床下铺的女孩子听到声音,立刻站了起来,快走了几步,指着床沿说道:“看清楚了,上面写的是我的名字”。

    “偷换了名帖,还好意思说?”女孩不屑的看了一眼:“我早就来报到了,刚回家拿了些东西,那边柜子里都放着我东西。再说了,柜子上的名帖和床上的名帖是一一对应的。”

    女孩推开前面的众人,走到柜子旁,指着下层的一个柜子说道:“既然是你的铺,为什么这柜子上写的是刘若冰,你万思妍的名字在那边贴着”。

    万思妍一时间无话可说,只能死死地瞪着刘若冰。

    “这孩子,得理不饶人呢!”一旁的万思妍母亲看不得自家的宝贝女儿被欺负,出手推了刘若冰一下。

    “呦!这是万夫人吧!咋都来这里欺负孩子了?在大院里耍不开威风是吧。”

    黄丽娟和宋梅两个人刚刚也进了门,把一些东西放在了各自的柜子里,看到刘若冰被欺负,上前一步,却听到背后传来了声音。

    又是一个穿着时髦的妇人,手里拉着一个女孩,一脸不屑的看着万母。

    “晦气!怎么哪儿都见你?”万母自知理亏,声音也弱了不少。

    一时间,整个宿舍都安静了下来,门口的妇人拉着女儿走了进来,本就狭小的空间又拥挤了不少。

    万思妍的母亲不情愿的把下铺的东西放在了对面的上铺,继续收拾起来了。

    刚来的女孩子住黄丽娟前面的上铺,黄丽娟和宋梅也走了进去,路过的时候看了一下床头的名帖是“蒋竹青”。

    刚刚走的时候,为了防止有人乱占铺把床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铺好床铺。

    “同学,我们可以用一下你的小推车吗?”

    黄丽娟刚好把推车上的东西都清空了,就借给了蒋妈妈。

    “思妍,下面有车在等我们,我们去领用品”,说完就扭着身出门了。

    刚好到中午了,黄丽娟和宋梅在宿舍说了一声就出了门。去食堂路上碰到了张贺,三个人一起去吃饭。

    “两位新同学,想吃什么,尽管点,我今天请客”,学校的食堂是自助形式,从门口领上餐盘,随便夹,最后在根据餐盘里菜的重量结账。

    “哪能让你请客呢!”宋梅的个性向来热情,和张贺一见面就聊了起来。

    “新同学嘛!由我这东道主请客,在合适不过了”,张贺说着,就把饭卡拿了出来。

    “这可不行!应该是我们请你啊!要不是学长,我们今天就在校园里迷路了”,黄丽娟也拿出来自己的饭卡。

    “下次你们请问不就好了,你们就给我个机会,让我好人做到底”,刚好菜打完到了结账的地方,张贺抢先把饭卡递过去结了账。

    吃过饭,张贺还要忙新生接待的事,就先离开了,黄丽娟和宋梅在寝室路上说着悄悄话。

    “这张贺人挺好的”,宋梅先挑开了话头。

    “嗯,是的,第一次见面就很热情”,黄丽娟也觉得张贺这人挺不错的。

    “刚刚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他老看着你”,宋梅贴着黄丽娟的耳根,悄悄的说道。

    “哪有!别乱讲,刚好我坐在对面而已啦。”

    “哈哈!你要相信我的直觉”说着,宋梅向前跑去,还不忘回头加一句:“你还欠人家一顿饭呢!”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黄丽娟跑着去追宋梅。

    回到宿舍,寝室已经空无一人,中午阳光正好,黄丽娟躺在床上,手里捧着书,看着看着睡着了。

    随着室友回寝,宿舍也热闹了起来,黄丽娟也慢慢醒来。

    黄丽娟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头发乱糟糟的,看了看宿舍,八个人已经都到齐了。

    黄丽娟睡觉的功夫,宋梅已经和大家聊了起来。

    “娟子,醒了?”宋梅见黄丽娟坐起来就招呼她下床:“大家正要做介绍呢!”

    黄丽娟应了一声,拿着头梳下了床,坐在自己刚领的小马扎上,一边梳着头发,一边听大家聊天。

    话头是宋梅挑起的,自然由宋梅第一个做自我介绍。

    “我叫宋梅,是H省人,临床2班”。

    “我叫刘若冰,家在京城,临床1班”,宋梅话音刚落,坐在下铺的刘若冰放下手里的书,接着开口道。

    “我叫蒋竹青,也在京城住,也是临床1班”,蒋竹青也住在上铺,搬着小马扎挨着黄丽娟坐了下来。

    “我是黄丽娟,S省人,临床一班”,黄丽娟已经梳好了头发,来学校之前,为了方便打理,黄丽娟就剪了短发。

    “我也是S省人,薛涟花临床3班”,住在宋梅对面的女孩开口介绍自己,黄丽娟看到对方,友好的笑了笑。

    这个女人就是火车上那场闹剧的女主,下车时,黄丽娟一直跟在那个大爷的身后,临下车时,看到了那一家人,大爷还特地指着他们跟身边的人说话。黄丽娟也听到了大爷的话,特地多看了几眼。直到现在,女人的脸上还有伤,不过寝室的人也没有多嘴。

    薛涟花上铺的女孩现在坐在下铺的床上,接着开口道:“范苓,W省人,和涟花一样,临床三班”。

    “临床二班万思妍”,万思妍依旧是一脸高傲的模样在上铺躺着,说完就接着干自己的事。

    最后一个是吴蓉,Z省人,也是临床二班。

    本就不熟的几个人,也不会因为聊一会儿天就都熟悉起来。稍微闲谈了一会,就各干各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