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八零之再爱你一次 > 36. 分别
    几个女人在厨房里一直忙碌到下午两点钟,来吃饭的人才陆续散开。

    黄丽娟把锅里温热着的饭菜端出来,招呼厨房里的婶子们一起过来。今天黄家大人们都在忙碌,没顾得上照顾两个小孩子,“婷婷,小峰,你俩要不要再吃一点。”

    两人离开村子有一段时间了,今天只顾的上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起玩闹,也没吃啥东西。听到大姐的话都点了点头,坐到桌旁。

    黄丽娟疲惫的坐在厨房小板凳上,看着面前丰盛的饭菜,莫名觉得没多少胃口。因为自己喝不了酒,中午就以水代酒,喝了不少,现在感觉饱得很。

    张小翠看着黄丽娟很是疲倦,拍了拍她的肩膀:“娟子,你先去歇会儿吧,这儿我们收拾就好。”

    几位婶子也跟着附和。

    吃过饭后,妇人在院子里收拾家什。黄丽娟躺在屋子里,听着外面的谈话声,渐渐进入了梦乡。

    张小翠找了几个干净的小盆,将一些菜装进去。

    “几位嫂子,家里今天的剩菜不少,还多做了两条鱼,下午你们走的时候带着。”另外她还装了一些其他的鸡肉和几样素菜,足够对方一大家子晚上吃的了,估计还有的剩。

    赵爱芬也没客气,实在是因为今天这饭很丰盛,又留了很多,黄家人自己肯定吃不完。而且几位婶子都是一大早就来帮忙,都累得很,把剩下的饭菜都分了分,做个人情。

    等客人都走了之后,黄丽娟一家人聚了起来。

    “娟子,你是咱家第一个大学生,这钱给你交学费。”大伯先说了话,随后叔叔,姑姑们都拿出了一份,钱也不多,每人200。

    黄丽娟准备推辞时,黄奶奶发话了:“给了你就拿着吧!以后去学校了好好学习”。

    黄丽娟收下了钱并挨个道谢。

    家里房间不多,孙辈的孩子们不少,晚上根本住不下。长辈们又说了一会儿话后,就各回各家了。

    “姐,有一个解放军哥哥找你”,天热渐晚,黄丽娟陪着做晚饭,黄立峰兴奋的跑进了厨房,大声的喊着黄丽娟。

    “谁啊!”黄丽娟心里有些迟疑。

    “你出去看看吧!”张小翠把黄丽娟赶出了厨房。

    “伍同志,你找我有事吗?”黄丽娟一出门,看到是伍彦兵,开心的问道。

    “你家有没有平车,你跟着我去村外一趟。”

    “我家没有,我现在去借一个。”说着,就带着伍彦兵去了隔壁。

    两人拉着平车一起出了村,黄丽娟远远地就看到村外的帐篷处堆着一堆野鸡,野兔。

    “我们今天下午排雷顺便打了些野味,你家明天还要办宴,应该可以用到。”伍彦兵把平车推到旁边,开始招呼周边的人帮忙。

    不一会儿,地上的野味就全部装上了车。

    “杨辰,和我去送一趟”,只靠伍彦兵一个人根本拿不了,便喊了一个人过来帮忙。

    黄丽娟对杨辰还是很熟悉的,上次就是他跟着县里的领导一起来接伍彦兵的。前世杨辰一直是伍彦兵的副手,俩人就像是亲兄弟,也是伍彦兵朋友中唯一一个不排挤黄丽娟的人,他媳妇还是黄丽娟唯一的朋友。

    伍彦兵的性格比较傲,很少说话,反倒是杨辰,依旧那么畅谈,那么热情。一路上一直和黄丽娟说说笑笑的,没让气氛过于尴尬。

    很快,几人就到了黄丽娟家门口,把东西都卸下后,两人连水都没喝一口,就走了。

    三天的宴席摆完,肖瑛几人要准备走了。

    昨天晚上,肖瑛是和黄丽娟一起睡觉的。她躺在床上,想起三年前刚来这个地方的时候,也是和黄丽娟一起睡的。

    她满怀信心来到这里,认为一切都会是新的开始。刚开始下地,每天手里被磨出好多血泡,腰酸背痛的,而且当时候刚好是夏天,脸总是被晒得发红。晚上回到家,黄丽娟会替她挑开手上的血泡,替她揉肩。

    黄丽娟不需要下地,农忙时负责家里三餐,有时候回去地里送饭。每天晚上都会烧好多的开水,供家里人用,每次都不会忘记给她留一盆。

    久而久之,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每天形影不离的,成了最亲密的朋友。如今自己要先去京城,两人会有一个月的时间见不到面,心里不免堵得慌,便趁着今晚的机会,说着悄悄话。

    因为这样,昨晚她们两个人几乎是凌晨快两点才睡着。最后实在是困得睁不开眼,才结束了聊天。

    早上,公鸡打鸣,黄丽娟就睁开了眼睛,他们要赶最早的车。黄丽娟想着给他们做点吃食带在路上,就早早的起床了。

    和面,烙饼,起床后的黄丽娟就赶紧在厨房忙活了起来。

    黄丽娟将做好的饼分成四份,留一份自己家当早餐,剩下的和一些小零食分别用口袋装起来,供他们路上吃。

    一切准备妥当后,家里人也都起床了,肖瑛走进厨房,看着黄丽娟忙碌的身影。

    “起床了!”黄丽娟拿着布袋,一回头发现肖瑛在门口站着。

    “嗯!做啥呢?”肖瑛知道黄丽娟早早的就起床了。

    “做了些吃食,你们可以在路上吃,还有一些小零食,可以解解馋”,说着,拿了一份递给肖瑛。

    “瑛子,我们要走了”,门外肖瑛妈妈和张小翠寒暄了一阵,喊肖瑛出发。

    到了村头,村里的三轮车已经等着了,陆有恒、丁治民在车旁等着。

    “娟子,我就要走了”,肖瑛紧紧的抱着黄丽娟,久久不肯松手。

    “很快了!我去京城后找你”,黄丽娟也紧紧的抱着肖瑛。

    “你到时候出发的时候,给我发个电报,到了京城我接你。”

    “好”

    “娟子,京城见”丁治民也走上前,抱了抱黄丽娟。

    “京城见,嗯,给你的干粮。”从脚边的背篓里拿出了一袋食物,递给了丁治民。

    “谢谢,”丁治民此时心里暖暖的。

    “娟子,再见了,你们三个负心汉以后还可以经常见面,留奴家一个流浪在南方冷冷的街头”,陆有恒习惯性耍宝,做出掩面哭泣的样子,发出好似女生的声音。

    “呵呵”,黄丽娟被他的语气逗得笑了起来,“保重,有机会我们去南方看你。”

    说着,把最后一个口袋递给他。

    陆有恒上前抱了一下,在黄丽娟耳边轻轻的说了声:“保重”

    ------题外话------

    我觉得有时候到了分别时,反而没有话可说。

    不是有句词吗?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都是一样,

    因为时间太短,什么都想说,但又不知道哪句才是重点,一开口却发现不是自己最想说的话,反而更懊悔,不如不说,期待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