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娘子不凡 > 第六十二章 家访(一)
    永乐公主在小优这里受了气,自己报仇也不成,索性不去上那个学了。

    王后听说了担心永乐是否病了,特意来永乐宫瞧瞧。

    王后温柔问道,“永乐,今日为何不去学堂呢?”

    “母后,那夫子学识浅薄,无法与母相比,而且教得甚是无趣,故儿臣不愿去学堂了,不愿荒废时光。”永乐公主花言巧语到是让王后听了很是高兴。

    王后微微笑道,“嗯,如此一说,到是没啥好去的,便不去吧。”

    永乐公主便在永乐宫和侍女们逍遥自在的玩了起来。

    面临着学生不来上学,小优该怎么办呢?她思量了很久,还是鼓起勇气得去找大王。

    待到下午散学后,莫小优让汀兰和丹彤先回“如意宫”休息,独自来到政书房面见大王,是找大王告状吗?

    莫小优彬彬有礼的说道“魏公公,小优有事求见,有劳通传。”

    “小优老师,请稍等候,老奴这就去。”魏公公慢慢的走进了政书房

    魏公公声音明亮,“禀,大王,小优老师求见。”

    大王冷冷道“宣”。

    魏公公慢慢地走出宫门,弯腰曲背,右手朝殿内指,对小优笑道:“请吧,小优老师。”

    “谢,魏公公”小优细语道并鞠躬行礼,然后随魏公公进入了政书房。

    莫小优双手平举,优雅的放于胸前,行作揖礼,“大王万安,大王万安,大王万安”。

    大王微微笑道,“小优,可是遇到难事啦?有啥需要孤王相助的?”这小娘子肯定是扛不下来了。

    莫小优温文尔雅道,“回大王,微臣无难事,这次来主要是家访的。”心想我说遇到困难了,你岂不笑话我。

    大王很是好奇道,“哦,家访?何为家访?”她又有何小把戏?

    莫小优慢慢道来,“是的,大王有两位公主,交与我教授,今日已经上学两日了,大王可否问问她们学习了什么?学得如何?”

    大王冷冷道,“哦,这个,孤王要处理国事太多,一向这些都是母亲的责任。”

    小优振振有词道,“微臣愚见,王后妃子学识定不如大王,国要强大,那就不能忽视下一代的教育,少年强则国强。大王现在已是傍晚,不妨陪小优散散步,我们一起去看看两位公主的学习情况。”

    大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轻笑,“嗯,那走吧”,爽快的答应了。

    魏公公高声叫道,“摆驾,悦乐宫”宫女们、太监们就整整齐齐的站成了一排。

    大王冷冷道,“今日不坐轿,孤王陪小优走走。”

    王宫还真是大呀,莫小优从“墨语轩”步行到政书房,可是走了好一会儿。

    这会儿,还要步行去家访,还不坐轿子,这岂不是自讨苦吃嘛?

    幸好从政书房到“悦乐宫”还不算远,要不小优这小腿可是要废了。

    小优一边走一边向大王回报了这两日的工作情况,大部分小娘子是会珍惜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只有极少个别的小娘子,还需要做做工作端正态度。

    这时候她深刻的体会到了,老师们的不容易,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她们走到‘悦乐宫’,心悦正在将今日的歌谣唱歌杨贵妃听,“想去远方的山川,想去海边看海欧……你笑起来真好看,像春天的花一样……整个世界全部的时光,美得像画卷。”

    魏公公站得笔直,提起嗓门,“大……”。

    “嘘”被大王制止了,他不想打断心悦,想听她把这曲儿唱完,着实甜美好听。

    歌声落,小优陪着大王进入了“悦乐宫”,“好,唱得真好。”

    “大王驾到了,咋不通传一声”杨贵妃责怪身旁的侍女,一边起身给大王行礼。

    “免了,免了”大王微微一笑和蔼可亲地问道“心悦刚才唱的曲可是小优老师教的?”

    “嗯,是的,这两日优优老师还教了我们诗赋,父王我背给你听听”心悦开心的想展示一番。

    大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轻笑,点点头道,“嗯”。

    心悦站得端端正正的,有模有样的开始背诵:“《女子赋》女子智则国智,女子富则国富,女子强则国强,女子进步则国进步,女子胜于列国则大顺胜于列国。”

    心悦那声音铿锵有力、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意思。

    大王露出轻笑,“好,甚好,气势磅礴。列国友好日,一定要念与他们听听,看看我国女子皆如此,何况男儿。”

    莫小优对心悦竖了一个大拇指,表现棒棒哒。

    杨贵妃满脸笑容,急忙吩咐侍女“快去,叫小厨房准备大王爱吃的晚膳”。

    小优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见这杨贵妃,她眉弯新月,髻挽乌云,妩媚娇态,难怪大王这么喜欢她,围猎都只带了她去。

    “不用,我还要去永乐宫,查查永乐学得如何?”大王说这便起身离去,不忘表扬心悦,“心悦,学得不错,赏彩娟十匹、上等蚕丝五匹、嵌珠金钗两套。”

    心悦起身行礼,“谢,父王恩典”。

    魏公公高声宣道“起驾永乐宫”。

    杨贵妃与心悦起身行礼道,“恭送,大王”。

    莫小优随大王前往“永乐宫”,她也趁这个时候,向大王禀报了,接下来的安排。

    大王瞧小优教导有方,觉得自己这一举动很是英明,冷酷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到达“永乐宫”,永乐在跟一群婢女小厮完捉迷藏的游戏。

    魏公公高声宣道,“大王驾到”。

    永乐公主慌里慌张的跑来接驾,“儿臣,恭迎父王”。

    大王冷冷道“免礼”,便走进去永乐宫内。

    永乐瞧见小优跟在父王身后,想必是她告了本公主状,赶紧跪下认错道,“父王,都是她先罚我,我才叫侍卫去打她的。”

    大王将桌上的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混账,你居然让侍卫打老师?”,大王大发雷霆,朝侍女吼道,“真是,无法无天啦,去把王后叫来”。

    “诺”侍女赶紧跑去叫王后

    大王板着一张脸,严肃得瘆人,在场的人都不敢喘口大气。

    王后匆匆跑来,气喘吁吁地道“参见大王”

    大王厉声质问王后道,“你瞧瞧,你瞧瞧,这永乐被你宠成啥样了?居然叫侍卫打起老师来,那些个王子、王孙都没做过此等荒唐之事,你是怎么管教的”。

    啊,叫侍卫打老师,永乐没说过呀?怎么回事?先稳住大王,再来过问。

    王后假意关心道,“小优,你没着伤吧?”她瞧见小优也无大碍,何苦来找永乐麻烦。

    “回,王后,无碍,今日只是家访,其他事情暂且不必追究吧”,小优也只是想让长乐坚持上学,没想找她算账。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日后好好管教永乐,求大王开恩。”王后先安抚好大王再说,小优哀家没动你,你居然惹到哀家头上来了。

    大王冷冷道“那永乐把这两日老师教的,说来听听。”

    “禀大王,长乐去了半日学堂,就觉身子不舒服,故没去学堂了。”王后想长乐给她说的那些个老师教的不如她教的,怎么能给大王说,只得编个谎言,先应付过去再说。

    大王怒道,“孤王,瞧她方才还玩得着实起劲,何病之有?”

    “大王,息怒,臣妾日后定当严加管教”,王后装出一副可怜样。

    大王怒道,“明日好好去上学,若以后再犯,严惩不怠,哎,慈母多败儿”,拂袖而去。

    他明白了这聪明的小丫头,原来是要说永乐没去上学一事,真是为难她了,但是自己是大王,刚刚在她面前,感觉也是颜面扫地,现在也不想理她,扬长而去。

    莫小优目的达成,哼着歌曲慢慢地向“如意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