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娘子不凡 > 第四十八章 钱宇豪茜茜离别
    欢乐聚,离别苦。

    离别,是一杯酒,清酒甜甜,浊酒涩涩,品出了浓浓离愁。

    离别,是一缕风,春风暖暖,秋风凉凉,刮来了潇潇寒风。

    离别,是一片叶,夏叶青青,秋叶飘飘,飘来了难熬寒冬。

    夏日炎炎,一股热气迎面而来,热浪滚滚,路旁的花花草草也都无精打采的。

    今日达奚茜茜就要跟随飞扬夫人回越州了。

    钱宇豪恨不得老天爷赏一场倾盆大雨,将她们多留些时日。他带上了一大堆礼物,早早就到了世子府,生怕自己晚了。

    达奚茜茜像霜打的花儿一样慢悠悠地走了出来,见到钱宇豪的那一刻,她好想冲上去抱着痛快的哭一场。可她是国师府的大小姐,怎能如此伤风败俗,有辱斯文呢?只能泪珠盈睫。

    达奚茜茜那梨花带雨的小脸庞,怎让钱宇豪不心疼呢?

    正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达奚茜茜为何忧伤,钱宇豪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他赶紧迎上去,安慰道:“茜茜,无需担忧。我已禀明家父,我俩的事,家父也是应允了。本打算此次与你同行的,可家父说太过于仓促,怕有失礼数。命我待几日,便随家父一道去府上提亲。你且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达奚茜茜听了这话,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轻轻的拭去泪珠。

    钱宇豪见茜茜心情舒畅了,便开始“吧、吧、吧”的交待起来了。

    “茜茜,这是给伯父的礼物,这是伯母带的礼物。”钱宇豪从贴身小厮小贝手中接过精美礼盒,一一递给达奚茜茜。

    “嗯,谢过钱公子”达奚茜茜彬彬有礼道,将礼盒递给婢女。

    “茜茜,还有这是给你路上准备的话梅、冰果、陈皮、甘草……都是个消暑的小吃食。”钱宇豪温柔体贴道,又递给了茜茜好多包礼品。

    “嗯”达奚茜茜深情又有些害羞地望着他,将礼品递给婢女,

    茜茜心想钱公子人不仅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还是温柔体贴,真是难得的如意郎君人选呀。

    飞扬夫人也是面带离愁,缓缓的走了出来,边走还边叮嘱百里烨:“烨儿,你的那咳疾,换季的时候一定要多注意,让燃烯吩咐下人,多煮一些化痰止咳的汤水喝喝。”

    “嗯,母亲,孩儿记住了。”

    “你年龄也不小了,自己有情投意合的小娘子,你就书信与母亲,也早日把婚事安排了。我也摆脱太后,朝中大臣家如有合适的女子,也给你安排安排。”飞扬夫人苦口婆心道

    “母亲,孩儿心里有数。”

    也不知道这些年把百里烨独自一人留在京城,飞扬夫人她是怎么过的?

    “母亲,放心吧,孩儿会照顾好自己的,这不还有这么多朋友吗?”百里烨指了指钱宇豪,宽着母亲的心。

    侍女和侍卫们早已将行礼装好在马车上,在世子府门口候着了。

    钱宇豪和百里烨跟随着车队,一直送到了在城门外,七王爷也在城门口等着,为飞扬夫人送行。

    “飞扬夫人,这是父王的一番心意,还请笑纳。”七王爷冷冷道

    “擎宇,替我谢大王赏赐。”飞扬夫人有礼道

    钱宇豪趁七王爷与飞扬夫人道别时,把达奚茜茜带到一边说起了悄悄话。

    钱宇豪神神秘秘的,含情脉脉地说道,“茜茜,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看着它,便会想起我,像是我在你身旁一样。”

    钱宇豪打开那锦盒,一个泛着碧绿碧绿光,晶莹剔透的玉镯,在阳光下更是精美。

    “玉镯,这也太贵重了吧,我不能收”达奚茜茜推辞道

    “茜茜,有所不知,送玉镯是我朝的一个习俗,表示这男子想将这心仪的女子牢牢拴住。”钱宇豪边深情告白,边帮茜茜戴在了纤纤手腕上。他好想把茜茜拴住不走,那该多好。

    “哦”茜茜红着脸手下了钱宇豪的心意。

    钱宇豪见茜茜没有推辞了,便得寸进尺坏笑道:“你既然收了我的礼物,你是我的了,回到越州要每日每日都想我,乖乖等我到来。”

    “嗯”达奚茜茜脸像苹果一样红,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

    “我不在,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钱宇豪开始婆婆妈妈唠唠叨叨了?

    “嗯”茜茜来个甜甜的微笑

    “每日给我写一封书信,待我到时,统统给我检查。”钱宇豪坏笑道

    “嗯”茜茜微笑三连拍

    “还有就是不准生病。”钱宇豪故作严肃道

    百里烨催促道:“钱宇豪,你好了没有呀,时辰不早了。”

    “好了、好了”钱宇豪对百里烨说道,和茜茜慢慢地慢慢地走向队伍。

    百里烨和七王爷相视而笑。这钱宇豪终于找到他定性的人儿了。

    “这是我打小带的玉,送你”茜茜见表哥催促了,赶紧把玉人塞在钱宇豪手中。

    钱宇豪拿着紧紧握在手中,比得了啥宝贝都还开心。

    “茜茜,你回家了,一定记得想我,我很快就让家父出发前往越州。”钱宇豪念念不舍的唠叨着

    “嗯,”茜茜微微笑道,慢慢地走回车队。钱宇豪紧跟其后送到车队旁。

    达奚茜茜优雅地登上了马车,在进入车厢内的那一刻,对钱宇豪回眸一笑,真是销魂。

    “茜茜,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钱宇豪大喊道

    达奚茜茜进入马车后,掀开车窗帘,一直望着钱宇豪,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

    钱宇豪与茜茜依依惜别,难分难舍。送走了达奚茜茜和飞扬夫人。

    七王爷打趣道:“我们的花花大少,何时也变得如此专情了呢?”

    “你还说我,你那块冰疙瘩都融化了,我又何尝不可?”钱宇豪笑怼道

    百里烨在一旁默默无语,他不知道自己该说啥,该怎么说?

    “你怎么不说话?”钱宇豪撞一下百里烨

    “大概是母亲刚走,心情还不好吧,不想说。”百里烨心里在想他和小优,七王爷的事情。

    “那就此作别,我回府找家亲,商议去越州的事。”钱宇豪心里记着去越州的事。

    飞扬夫人原是来撮合她儿子与茜茜的,瞧这情形,看来是便宜了钱宇豪那小子。

    钱宇豪和茜茜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