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由遗产开始 > 第10章 蜘蛛 麒麟
    在离烧烤摊不远处,一个漆黑的巷子里,荀戈看着眼前有些呼吸急促的人,眼带笑意。

    “好久不见。”见到那人气息平稳下来,荀戈出声问候道。

    “是啊,一年了,很久没见了。我也没想到这次居然能碰的见你,麒麟。”那人抬起头,看着荀戈,口吐一个陌生的名字。

    听到麒麟二字,荀戈左手手臂上的那道麒麟图案赫然发热起来。

    “老朋友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种场合,现在的我该称呼你覃伟豪,还是蜘蛛呢?”

    荀戈说完,覃伟豪沉默不语,两个名字、两个代号,却埋葬了一段血与汗的过往。

    两人沉默了几分钟,覃伟豪突然捂着胸口,脸色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惨白!

    “你受伤了?”

    “不许上来,滚开!”

    荀戈正要上前,覃伟豪却突然冲着他吼道。

    那陌生又充满着些许愤恨的语气,让荀戈的脚步为之一滞,但随即又走了上去。

    覃伟豪见荀戈一步步走来,抬起右手,一道道白丝自五指处蔓延出来。

    可似乎是他所受之伤过于沉重,招式未成,他便直接吐出一口墨绿色的鲜血。

    而荀戈也趁此机会直接来到他的身前,手指劲力一吐,瞬间连锁他全身七处大穴。

    覃伟豪昏迷倒地,荀戈替他把脉,一会自言自语的说道:“竟然是金丝蛊毒,那人还是不愿意放过他么?”

    说完后,荀戈扛起覃伟豪,同时运起轻功,瞬间整个人化作一道微风,自远方而去。

    …………

    “额啊,这是?”覃伟豪睁开眼睛,只见自己处于一个处灯火通明的地方。

    同时覃伟豪只感觉背后一股股暖意透体而入,他体内的金丝蛊毒也正在慢慢的被这暖意给消磨掉。

    “为什么?”覃伟豪问道。他知道必定是荀戈出手替他疗伤,两人交手数年,对彼此的内力早已刻骨铭心。

    荀戈没有理会他的询问,而是说道:“不要多言,我正运功救你。你体内蛊毒太过顽强,我接下来要催动体内十成火劲,忍耐点。”

    说完后,荀戈原本只是双手冒出的青焰已经瞬间烧遍全身!

    “……”覃伟豪只感觉一股狂猛的火焰自后背席卷全身,全身上下都在被烈火煎熬,阵阵剧痛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一刻钟过后,覃伟豪仰头吐出了几口墨绿色的鲜血,而这每一口鲜血之中尽是一只只白色的蛊虫正在搐动着。

    荀戈收气回身,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这蛊毒果真难缠,自己的火劲方才入体想要绞杀蛊毒,可未曾这蛊毒竟如跗骨之蛆一般难以化消,倾尽全功也不过帮覃伟豪化消了十之七八,剩下的就看他自己能不能彻底解除了。

    覃伟豪已经感受到体内变化,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还是说了一声:“我欠你一个人情。”

    “能得到罗网首领的人情,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荀戈打趣的说道,但见他没有反应,就说出心中疑问:“你这身伤怎么来的?能伤到你的人可不多啊,就算是那个人出手,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在你身上种下蛊毒。”

    荀戈说着,却覃伟豪眼中闪过一丝愤恨的眼神,但却始终闭口不言。

    荀戈见他不愿说,也不好多问,只得说道:“方才我替你把脉,你的功体大不如前,加上你现在重伤未愈,就在我这修养吧。”

    “麒麟,你就这么放心我在这里?”

    “我们虽然是对手,但我相信我所认同的对手,不会是一个小人。”

    说完后,荀戈走出门口,只留下覃伟豪一人沉思着。

    …………

    回到魏珂家,荀戈让她每天叫前台给一号休息室里送吃的,敲门放门口就行。

    荀戈躺在床上,今天看到覃伟豪,他才觉得有些物是人非。

    他自学成下山以后,在国外自己组建了一支小队,靠接取佣金来壮大。

    而在佣兵界中有着三支最出名的小队:罗网、狂空以及最为神秘的麒麟。

    不过随着荀戈一年前回国后,麒麟小队就此解散,而罗网的首领正是覃伟豪。

    在这三支小队之上的,便是佣兵界最神秘的一个人:兵主。

    曾经三支小队的队长曾经会面兵主,荀戈永远记得那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滔天气势,实在强可比天!

    荀戈曾经听闻,覃伟豪则是与他有些过节,但其中曲折不为人所知,这金丝蛊毒也只有兵主才有,因为兵主的妻子正是蛊后·姚清月。

    蛊后一脉出自苗疆,与自己的两位恩师颇有渊源。

    想着想着,荀戈从行李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有着十一个人,照片的背景是在一处瀑布前,荀戈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剩下的十个人纷纷站在他的两侧。

    荀戈摩挲着照片,这是他在第一次带队出任务时所拍摄的。

    当时的他们还只是一个丙级小队,而他所招揽的那些人,个个都是跟荀戈产生了一些误会或是其他的事情才聚在一起。

    “五年之路,不容易啊,麒麟小队就此解散!”昔日的话音犹在耳旁,平时不太喜欢伤感的荀戈,也第一次对他的那些生死与共的兄弟姐妹们产生了怀念。

    荀戈拿出了那部半智能手机,这是他第一次收到的礼物,是队里最小的妹妹杨雯送给他的,里面存着所有人的卫星电话号码,可以躲避信号追踪。

    荀戈看着联系人上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想了想,荀戈灭了屏,把手机放在一旁,安静的睡下。

    …………

    米国加州的一处庄园内,一个金发碧眼、长相秀气的男子正在摇着自己手中的葡萄酒。

    “小妹,你决定了?”男子对着坐在对面的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生说道。

    “查理,你知道我的性格的,当初麒麟要解散小队时,我就后悔了,后悔没跟他表白自己的心意!”杨雯坐着说道。

    查理明白杨雯对荀戈的心意,所有的人都明白,只有自己的队长一直不明白而已。

    “看来得叫所有人都去看看队长了,一年没见,倒是真的很想他啊。”

    查理说完,此时庄园的管家走了进来,对他耳语几句,他大惊失色道:“什么!狂空小队全灭!”

    一旁的杨雯同样吃惊不已,前段时间罗网队长蜘蛛神秘失踪,现在又是狂空小队全灭,难道佣兵界就要变天了吗?

    “看起来,真的得叫集众人了,否则……”

    查理的担心杨雯自然明白,但光是集合大家没用,必须得把麒麟小队最重要的灵魂给找回来,那只她最爱的火麟,大家最尊敬的队长,荀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