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绝世战帝 > 第34章一招灭之
    众人恍然大悟,以为自己总算是看清了战云霄的实力,顿时议论纷纷了起来。

    “筑胎时期又如何,这比武场上,岂有我所惧怕的人!”

    这时候,林辰自人群中走了出去,在众人的目光中,站到了战云霄的面前。

    林辰的实力现在是筑胎初期六重,且晋升时日已经许久了,现在的内力十分的稳定,所以说话底气也很足。

    战云霄却是连正眼都没有瞧过林辰一眼,只淡漠的站在原地,周身的气息无人敢多言一句,全场都是死一般的寂静,无人多言。

    “战云霄你未免太过于狂妄,今日我就要在此了结了你,给如此多被你欺辱的天才们讨一个公道!”

    林辰一副大义凛然之词,看着战云霄的目光中带着愤怒和阴毒。

    “公道?

    何为公道!落井下石欺我便是公道?

    如此这般公道,不要也罢!”

    战云霄看着眼前大义凛然的林辰,顿时觉得心中发笑,这些人在此趾高气昂的谈着公道,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一介私心罢了!“呵!你战云霄隐藏实力,隐瞒众人,来获取赌斗的灵石,还羞辱天才们!如此狂妄,我定是要为他们讨一个公道才好!”

    林辰听了战云霄的话,却并没有在意战云霄的提问,只是曲解着战云霄的意思来说话。

    “呵!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一招即刻解决你!”

    战云霄瞥了一眼林辰的模样,筑胎初期,不足为惧。

    只是这众人还算是聪明,知道自己隐藏了实力,实则,也非隐藏实力,只是自己真正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全用出来罢了,若是他人知晓自己的乃是前世战帝,那岂不是要对着自己膜拜了。

    “放肆,在我林辰面前,竟然还敢如此猖狂!受死吧!”

    听到战云霄的挑衅,林辰也是勃然大怒,竟然说自己是土鸡瓦狗!这战云霄未免也太不知好歹了吧!林辰的话音刚落,一道凌冽的剑气就朝着战云霄袭了过去。

    这道剑气所挥出的速度极快,只留下一道道残影,像是定格在空中一般,所有人都被这剑气的内力所震惊了。

    “雕虫小技罢了!”

    战云霄低喝一声,就在吞吐之间,自战云霄的背后升起一道红日来,在战云霄的吞吐之际显得更为鲜红,这一刻,战云霄的气势显得更为骇然。

    原本一道剑气挥出的林辰,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就在空中就突然溃散开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战云霄,战云霄分明就根本没动。

    “你,这怎么可能”林辰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那一道剑气不说十足十的气力,至少也有七八分了吧,却是被战云霄一喊就直接击散了!在瞬间发生的东西,几乎都要认为是一场错觉了。

    可下一刻,战云霄就让他明明白白的知晓,这不是错觉。

    “战云霄,你竟敢如此狂妄!今日来我来会会你!”

    此刻,在众人的沉寂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人群中走出一个浑身穿着黑衣的男子,此人名为梁宇,实力现在在筑胎中期巅峰只差一步,便可登入筑胎后期。

    “凭你?”

    战云霄看了一眼梁宇,不屑的道。

    “你小子如此狂妄,再不来收拾收拾你,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梁宇眼神微眯,看着战云霄的眼神极为不善,战云霄在此横行霸道,根本就是不把自己这一行人放在眼里。

    战云霄连正眼都没有瞧过梁宇一眼,只把玩着手中的长刀,刀上还带着一层金光,在比武台上显得格外的碍眼。

    “放肆!你竟然还敢无视我所说的话!如此不知礼数,不论尊卑的人,竟然还敢在这皇城中为非作歹,战云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梁宇看到战云霄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顿时就被激怒了起来。

    话语刚落,梁宇体内的内力顿时大作,在四周形成一道强烈的内力气流,气流汇聚成一把长剑,直接朝着战云霄袭来。

    “有点东西。”

    战云霄看了一眼梁宇所变幻出来的长剑,嘴角一抿,终于来了一个让他提得起一点兴趣的人了。

    那道剑气因着是内力所化,速度尤其快,在所有人的惊呼中,眨眼就已经闪身到了战云霄的身边。

    战云霄将体内的内力释放出来,双手不动,竟然也在空中幻化出了一把长刀,刀剑就在空中交互着,两道内力凌冽的剑气在空中制衡着。

    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所幻化出来的虚体,而战云霄竟然是手脚未动,就直接将长刀幻化而出,这是何等的实力!二人的剑气在空中不断的痴缠着,渐渐,战云霄的长刀占了上风,每次一砍到长剑之上,长剑的虚体就会缩小一倍,渐渐的,长刀竟是比长剑大了一倍不止。

    战云霄看到了这一幕,嘴角一抿,体内的内力骤然加剧,那长刀顿时一击,长剑的内力顿时就溃散开来,梁宇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站住脚。

    梁宇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捂着胸口看着战云霄,他已知道,这一战,自己都已经败了,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何,为何战云霄能不动双手双脚,就化虚为实!“这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梁宇看着战云霄,喃喃道,眼中的震惊和忌惮显露无疑,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败了。

    “这怎么会.方才战云霄根本就没有半分动作,却在无形之中将威压释放了出来,还化虚为实,竟然内力就这样化成了一把长刀!  ”“这小子若是不灭,只怕真是要抹了他们所有的面子了,可有人来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啊!”

    “这等的实力,却有着这样翻天覆地的性子,只怕这日后的天云宗,是要掀起一道风浪了,可如何是好”看着战云霄又接连打败两人,众人顿时有点感慨,连连叹息摇头,根本就没有人因着战云霄赢了而高兴,反倒是因为战云霄而忧心忡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