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龙神赘婿 > 第二十四章 出战
    星辰子笑了笑,顺手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琼浆玉液道:“圣女的美貌倒是传言不虚,可这驸马倒是有点太窝囊了,居然连上擂台的勇气都没有。”

    神皇也明白,天武侯无子嗣,而江宁又是他唯一的女婿,这事必须得由他出面才行。

    “星辰子,挑柿子只会挑软的捏是吧!”

    星辰子笑道:“素闻心妮公主为圣女,所以我才想见识见识圣女的驸马是何许人也,没想到,居然是个窝囊废,只知道躲在女人后面。”

    这时,方建突然站出来说道:“父亲,就让我来吧!”

    星象宗的人悠然自得的看着众人,至于擂台上的段屠则更是嚣张,居然躺在上面睡起了觉。

    神皇刚准备同意,江宁就笑着说道:“星辰子,不是我不愿意出手,只是我出手了,恐怕台上的这位就只剩骨头了。”

    “那正好,让我瞧瞧江驸马的实力。”

    星辰子说道。

    赵苍海一拍桌子,道:“大言不惭。”

    心妮一只手拉着江宁,示意他不要上去:“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你一旦上去,我就得守寡了。”

    “女婿,你上了擂台我可就救不了你了。”

    天武侯低语道。

    关键时刻,这媳妇和岳父还是很在乎的江宁的,不过细细想来,江宁在怎么不争气也是陈家的女婿啊!“有媳妇和岳父的这番话,我死也值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江宁抬头仰望天,又低声说道:“临死之前,媳妇,你亲我一下。”

    “我特么……”心妮刚准备给江宁来一脚,心中突然想道:“毕竟是我的男人,亲一下又何妨。”

    红润的嘴唇,似俩片带露的花瓣,微凹的嘴角边,隐约挂着一丝笑意,心妮踮起脚尖亲上去的同时,江宁的手在她腰间突然一搂,触电的感觉猝不及防,她慌忙推开。

    “我靠,这小子特么真不要脸,我的女神啊!就这么被他给玷污了。”

    “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江宁这小子死了也值了。”

    人群中传来了一阵唏嘘声和谩骂声,他们心中的女神当着他们的面亲了江宁,换谁都接受不了。

    “噗嗤。”

    星辰子一口琼浆玉液吐在了地上。

    段屠一看江宁站了出来,顿时就大笑了起来:“窝囊废江宁,圣龙王朝的上门驸马,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圣龙王朝的脸都丢到星象宗了,这江宁居然还在逞能。”

    众大臣脸上无光,低声不语,就连神皇都把脸撇到一旁,不忍在看接下来的结局。

    “媳妇,我先去了。”

    江宁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形容,一个飞跃便上了擂台,碧海潮生扇唰的一下展开,一道海浪瞬间出现在段屠的面前。

    鱼跃鲸浮,波涛骇浪,段屠身陷在这幻象之中。

    “还是有俩把刷子的。”

    天武侯点了点头。

    “雕虫小技。”

    段屠在幻象之中还保持清醒,他狼牙棒一个横扫,一阵狂风吹过,无数细小的针刺直扑江宁。

    江宁自然没打算单凭碧海潮生扇取得这场胜利,扇子愤力一挥,狼牙刺在空中停止,一息之后掉在了地上。

    “这是腾飞师兄的碧海潮生扇,今天就算你认输我都不可能放过你,上了擂台,生死由命。”

    段屠还以为这把扇子只是做装逼用而已,只是普通扇子,没想到是赵腾飞的碧海潮生扇。

    江宁收起扇子,负手而立,漫不经心的说道:“哎,你腾飞师兄技不如人,死在我的手里,也是他的荣幸。”

    段屠一听,狼牙棒怒指江宁道:“死在你这窝囊废的手里,我腾飞师兄必然是中了你的诡计。”

    天武侯缓缓说道:“这小子屁本事没有,倒是个惹祸精,星象宗的赵腾飞居然被他给杀了。”

    “确实挺能惹事。”

    心妮点了点头。

    “是又怎么样?”

    江宁镇定自若,收起碧海潮生扇,双手展开,一双手掌上有一股气浪,紧接着,他后退一蹬,一个翻越便冲了上去。

    众人惊呼,徒手和段屠打,这不是找死吗?

    众所周知,那狼牙刺剧毒无比。

    段屠冷笑一声,迅速汇聚体内元气开始挥舞了起来,周围有明显的空气撕裂声,他大喝一声,以脚为圆心迸发出一股冲击波。

    砰!江宁的手和段屠的狼牙棒碰撞在了一起。

    “怎么样,我的狼牙刺是不是很舒服。”

    段屠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圣龙王朝的大臣虽然早已猜到结局,但还是很沮丧。

    “哈哈,江驸马也不过如此,果然是个窝囊废,圣女不如嫁给我星象宗的赵苍海如何?”

    三长老赵盘看向天武侯,轻笑一声,十分得意。

    天武侯板着脸不知如何回应。

    “滚,赵腾飞死了活该。

    。”

    心妮骂了一句后,目光紧紧的盯着台上,希望有奇迹出现。

    赵盘和赵苍海一听,顿时就一脸怒气,而后赵盘语气平稳的说道:“即将就是守寡圣女了,呵呵,我们等着瞧。”

    台上的江宁和段屠依然在对峙,三息过后,江宁抿嘴一笑,道:“你完了。”

    一个拳头突然从段屠下巴迸发出来,他还来不及反应,身体已出三米之外,口吐鲜血,狼牙棒都飞在了一旁。

    “这到底是九重叠还是九重浪。”

    赵苍海不可思议的看着擂台。

    “是腾飞和元风的武技,合二为一,这小子悟性不简单。”

    赵盘又道:“怪不得这小子刚刚不动,原来是要将这武技发挥到最大威力。”

    江宁这一击,着实令圣龙王朝的人眼睛一亮,天武侯和心妮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段屠那能忍受如此屈辱,更何况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怒吼的同时,身后有一头黑狼乍现,栩栩如生,而那狼牙棒自动飞到了他的旁边。

    “伴生兵器,太疯狂了。”

    有人一眼就认了出来,段屠将武魂的一半寄托在了狼牙棒之上,这样做虽然能让兵器产生灵性,甚至增强威力,但缺陷也很明显,兵器一旦受损,他的修为会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