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龙神赘婿 > 第十八章 斗字秘
    赵苍海冷呵一声,道:“这永生莲花只不过是颜云宗宗主留下的印记而已。”

    “让你瞧瞧我的遮天蔽日。”

    他大手一挥,一张瀑布般的黑布从天空压了下来,那缕缕阳光瞬间消失,只剩下了无尽的黑暗。

    正当他靠近那具尸骨时,清婉一剑过去,尸骨劈成俩半,而与此同时,白骨化为一群骨蜂迎面飞来。

    骨蜂形似蜜蜂,但骨蜂浑身上下只有一副骨架,发出的声音是凄厉的惨叫声,被叮上之后就会化为白骨,曾传,远古时期的骨帝峰就是这骨蜂所化。

    “快逃。”

    清婉当机立断,翻跃而起,躲过一击。

    只听俩声惨叫,颜云宗和星象宗的一名弟子被盯之后,化为白骨,慢悠悠的倒下,尸骨散落一地。

    无拘老祖的尸骨头顶那颗白珠被一群骨蜂所围着,他们无可奈何,只得匆匆离去,等那些骨蜂离去之后才能进去。

    “我想要这东西,龙宝,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江宁躲在毛绒绒的草根之中屏息静气,那些骨蜂追到洞口之后又返了回来。

    “这玩意不好收啊!那颗珠子里面的就是骨母,下崽子可快了,只要这颗珠子不破,一个月产几十万个小崽子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是你想要得到骨母的认可,就必须和它拿命交换。”

    龙宝心里都有些发凉。

    骨蜂的忠诚度很高,要让它背弃无拘老祖去投靠江宁,要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的。

    “这,刚刚不是被清婉给劈了吗?

    怎么又合起来了,这么神奇的吗?”

    江宁惊叹道。

    无拘老祖的尸体重新组合,那颗珠子也回到了他的头顶,江宁施展吞噬大法一吸,白色珠子随着无拘老祖的尸骨慢慢移了过来。

    “我敢吞吗?”

    江宁心有余悸。

    “富贵险中求,吞吧!”

    龙宝心里忐忑不安,不过,它还是希望江宁能够吞下去。

    白珠入体,江宁的身体瞬间噼里啪啦的在响,就像骨头都全碎了一般,那种痛苦就像在被烈火燃烧一样。

    四肢百骸同时进入一股气流,流窜全身之后,江宁脑中多了一段记忆,那就是骨母的所在地,那张图上有大小各异的山川河流,他只能看懂四分之一。

    “这不是骨母,是骨王而已,看来是我想多了。”

    龙宝深吸一口气,又长呼了出去。

    如果真正的骨母是这颗白珠子的话,以江宁的实力绝对承受不了,说不定还会爆体而死。

    “心随意动,意随心动。”

    江宁话音刚落,一群密密麻麻的骨蜂便跟随在他的身后,非常恐怖。

    “时间差不多了,该出荒域了。”

    荒域每年九月开启一次,开启的时间只有五天左右,如果此次不离开,兽潮一旦爆发,就算是武圣境的高手都会被吃的渣都不剩。

    江宁蹑手蹑脚的藏在了洞口的树根之下,他知道,星象宗和颜云宗的人还会回来再一探究竟。

    果然,这次领头的赵苍海和颜清婉各带领一批人再次走了进来。

    “妈的,你们颜云宗是不是偷偷留下了人,拿走了白珠。”

    赵苍海双手紧握,手指关节噼里啪啦的响。

    颜清婉怒视道:“是江小圣拿走了白珠,在我们之前,追他到此,都未见到他的踪影。”

    “江小圣?”

    赵苍海是最后来的,并不知道江宁的存在。

    这时,星象宗的另外一人说道:“我们之前,确实有一人和我们一起进入了洞穴,此人手中拿着腾飞师兄的碧海潮生扇。”

    “江小圣,别让我逮住你。”

    “走。”

    赵苍海带领星象宗弟子跑出了洞穴,但此刻的江宁,已经离荒域结界不远了。

    圣龙王朝的兵马驻扎在结界外,他们见到江宁,脸上那种鄙夷之色表现的异常夸张。

    江宁知道,他只交了一颗妖兽内丹,而其他人,最低都交了五颗,圣龙王朝会给他们记三等功,而自己就是一张白纸。

    “朝中传言,圣女心妮的驸马是个窝囊废,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白白浪费一个荒域名额,要不是天武侯出马,他何德何能。”

    军中的流言蜚语甚多,江宁依旧一脸淡定,被人剥削还能笑的这么开心,也就只有这些傻狍子了。

    还不等江宁回宫,武侯府都已经啥都知道了,不得不说,这小道消息属实有点快,天武侯端坐在大厅的主位上,仰天长叹道:“哎!”

    江宁笑容满面的踏入大厅之时,刚好和心妮公主碰面了。

    “我爹拖关系让你进荒域,你居然啥都没带出来,而且实力丝毫未精进。”

    心妮一拍桌子坐在了椅子上。

    “我陈家注定要没落啊!连个继承人都没有。”

    天武侯就差捶胸顿足了。

    江宁俯身道:“岳父,您的衣钵就交与我吧!我一定给您发扬光大。”

    “放屁,交给你,我们陈家就完蛋了,早晚被你败光了不可。”

    天武侯又叹了口气。

    “爹,你放心,我一定把江宁给您培养起来。”

    “废物,去练武场练武去,晚上十点之前不准回来。”

    心妮漂亮的小脸蛋怒气冲冲。

    “哎,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江宁双手负背,高昂的脑袋看不到任何人。

    幽静的羊肠小道上,俩旁的花草都因为江宁而开的特别鲜艳,不远处的练武场,正传来一片大喝声。

    杨启和上官云等人五日未见,实力步入武王一重,在这个年龄段来说,也是个不错的成绩,二人的武魂都是天狼武魂,一旦觉醒,爆发力很强。

    杨启见江宁一脸得意的走着,便一个后空翻,直接挡住了江宁的退路。

    “好狗不挡道。”

    江宁仰头看向天空,正步走起,一脚就把杨启踹了三米远。

    众人一脸懵逼的看着江宁,这么简单直接,要知道,杨启也是武王一重的实力啊!再者,杨启的父亲可是个大将军,手握十万雄兵,在朝野之中,号召力很强。

    惹了杨启无异于是自杀。

    杨启迅速将满是灰尘的脸擦拭了一番,二话不说,凌空一脚踢向江宁。

    “风神腿,出腿果然够快。”

    江宁冷喝一声,迅速简简单单的出拳打在杨启的脚心,他没打算下杀手,毕竟杨启他惹不起。

    如果面前的是江云,那他不会留情,甚至会下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