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透视豪婿 > 第48章 你唯一的出路
    楚千雪刻意离开车一段距离,似乎不想让吴妈听到。

    只不过,她说的并不是秦义想的“我爱你”三个字。

    “秦义 ~”楚千雪望着他,双目中有些伤感:“你虽说有些窝窝囊囊,没有一技之长,也不善言辞,还经常说些不着调的大话,可以往做家务活还算用心……”秦义心中吐槽,老婆,你也不至于这么损我吧。

    楚千雪停顿片刻,长叹一口气继续道:“假如明天金玉阁不在了,你可以去餐厅打工赚钱,总还能混个温饱,这是我思来想去,你唯一的出路。”

    秦义听出话里有事。

    “金玉阁不在了?

    千雪,究竟发生了什么?”

    楚千雪摇了摇头:“这些不必知道,知道也无济于事。”

    “千雪,或许我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呢。”

    “帮忙,就你?

    算了……”楚千雪嘴角苦笑,刚想就此打住,可抬头却望见秦义双眼。

    那里面充满了关切。

    不由得,心中一软,脱口道:“金玉阁可能要破产了,你要自己做好打算。”

    “破产?

    怎么突然会这样?”

    秦义一脸不可思议。

    他心里知道金玉阁对楚千雪的重要性,在为自己老婆担忧。

    楚千雪见状,却误以为对方是害怕以后不能白吃白喝。

    有些气愤道:“怎么?

    是不是没想到自己上门女婿还没吃到软饭就要结束了?”

    “千雪,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帮忙……”楚千雪凄然一笑:“帮忙?

    你会紫檀木修复?”

    “一批大叶紫檀出现裂痕,投入的大批资金收不回来。”

    “旁氏集团明天就会开股东大会,很可能停止投资,金玉阁就会清理破产!”

    “你现在觉得,自己还能帮上忙吗?”

    一连串的质问说出来,让楚千雪压抑在胸口的闷气,舒散了不少。

    同时感觉自己有些对牛弹琴。

    自己因为气愤,对秦义说那些是有些残忍了。

    “紫檀木?

    修复?”

    秦义脑海中灵光一闪,急忙问道:“是不是只要能修复紫檀木的裂痕,庞氏集团就会继续投资,金玉阁就能继续运转下去?”

    “是这样,”楚千雪摇了摇头:“可紫檀木修复是古玩界的国际难题,至今东西方都没有百分百成功的案例。”

    秦义却不自觉的笑了:“老婆,裂痕可以修复,金玉阁也不会破产!”

    “你等下我!”

    说罢,秦义径直跑回了房间。

    这……难道他真有办法?

    见如此自信,楚千雪心中莫名升起一丝希望。

    可片刻后。

    等她看到秦义递过来的东西,心里如被冰水浇透。

    这是什么?

    一张餐巾纸?

    “千雪,这上面写的是紫檀木修复裂痕的方法,明天开股东会能用上。”

    这是秦义从七星桥古玩街得到的失传古籍,《鲁班书》中记载的修复术。

    因为匆忙,他就拿了张餐巾纸写在上面。

    楚千雪愣了愣。

    随后无奈的展颜一笑。

    看也不看,将那张餐巾纸塞进衣服口袋里。

    这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楚千雪当然不会认为这个餐巾纸上能记载什么修复术。

    可能吗?

    !那么多专家,古玩教授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会被秦义随意写的一张纸破解?

    只不过是秦义想逗她开心罢了。

    可是现在,她真的一点心情都没有。

    碍于吴妈在车上,楚千雪也不再好发作。

    淡淡的说了一句:“那谢了~”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上车,临走之时叮嘱道:“对了,你现在也是金玉阁分店的店主,明天股东大会,也一起来吧。”

    “是吗?

    那我也正好去开开眼界,对了,那个裂痕修复术价值不菲,可别弄丢了餐巾纸。”

    秦义挥手,认真的道。

    还把玩笑当真了吗?

    楚千雪皱了皱眉,嗯了一声,驾车离去。

    ……第二天早上九点,楚家会议室。

    气氛压抑的有些凝重。

    除了病床上的楚海上,楚家成员悉数到齐。

    “庞氏集团不会真的撤资吧?”

    “哎,撤资都是小事,真要按合同追要三倍索赔款,那……”“那位寡妇庞总,可不是心慈手软的女人啊。”

    众人议论纷纷。

    只不过都在为自己口袋里那份钱担忧罢了。

    楚千雪面色冰冷的坐着。

    只是内心却忐忑不已。

    今天,是金玉阁面临的一个大危机。

    关系着百年楚家的存亡。

    那批紫檀木,是父亲病倒前从泰国进的货。

    反复考察调研过。

    两地往返跑了不下十来次。

    最后投资了接近一个亿,这是楚家几乎所有的可流动资金。

    可谁曾想,紫檀木运到之后,居然大范围开裂。

    品质大打折扣。

    而泰国那边供货商,更是卷钱不知去向。

    金玉阁顿时陷入困境。

    事情发生以后,楚千雪咨询过滨海大大小小无数的考古大师,鉴宝专家,甚至曾经任职故宫的修复师。

    可得到的答案,全部一致。

    裂痕过大,无法修复!就算用现在顶尖的技术,也无法达到完美。

    “完美的修复术,哪有那么容易?

    或许只存在传说的《鲁班书》中。”

    想到这,楚千雪鬼使神差伸进口袋。

    从里面摸出一张餐巾纸。

    昨晚秦义给自己的,所谓的“修复术”。

    只见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行字:“若需紫檀修复,可取核油于缝隙中,密而封之,再以……”看秦义写给自己的。

    还真是古文。

    难道……“呦,都什么时候了,姐还在看张破纸?”

    正想着,她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抬头,楚千雪脸色变得有些不悦。

    说话的正是自己妹妹,楚娜,旁边还有柳凤英。

    这对母女从金玉阁出事以后。

    除了象征性的开了个讨论会,就袖手旁观。

    一副置身事外,和她们毫无关系的样子。

    不用问也知道。

    和许多楚家家族成员一样,她俩早已将自己的私人财产转移出去。

    金玉阁是死是活。

    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楚千雪刚想换个位置,却忽然觉得手里一空。

    手里的餐巾纸被抢走了!“我倒要看看,这又是哪个野男人给姐写的情书?”

    楚娜笑嘻嘻的道。

    以前追楚千雪的很多男人,都会写情书,餐巾纸上写的还是第一次见。

    “你还给我!”

    那不过是秦义和自己开的一个善意玩笑,如果落到母女手里,又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幺蛾子。

    “呵呵,反应这么激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楚娜快步跑走,展开看。

    本以为是什么老姐私密事,没想到却是个修复术。

    而且还大言不惭的写着几个大字:完美复痕术!“哈哈,啊哈哈!”

    楚娜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招呼着柳凤英道:“妈,你快来看啊,姐估计是疯了!把这个破纸当宝贝。”

    “还完美复痕术?

    那么多专家都说不可能的。”

    “老姐,这是你和哪个男人上床后,给你写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