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狼狂婿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谁说假画不值钱了?
    “怎么?

    你现在不做那些攀附在权贵身上的菟丝花,改行坑蒙拐骗了?”

    薛浪笑着问道。

    “我劝你还是小心说话!”

    卡拉神色冷硬。

    “薛浪你到现在为止凭什么说这幅画是假的?”

    王石怒声道。

    “很简单,这幅画的真迹在国家级的博物馆里,你们猜究竟是什么人,能够把这幅画从博物馆里面拿出来?”

    “所以你没有本事拿出来,所以就怀疑其他的人也拿不出来吗?”

    王石冷笑道。

    “这幅画上面有这么多盖的印章和玉玺,难道说这些都是假的吗?”

    “当然了,既然画是假的,这些东西当然是假的!”

    王石越发难看的脸色。

    薛浪继续道:“你之前所说的确实不错,在这幅画上面有很多的古代名家在其上面提字,并且还有三任皇帝将玉玺留在了上面。”

    “但是你不知道的一件事是,当初的一位皇帝在这幅画上面留下了一个最大的题字,是一个圣字!”

    “你现在给我好好的看一看,这幅画上面有这个字吗?”

    薛浪问道。

    王石眼神中闪过一抹慌张。

    “这不过都是你的胡乱猜测罢了,史书上可没有进行任何的记载!”

    对他如此的死鸭子嘴硬,薛浪也早有准备。

    他掏出手机便将收藏有秋虾图的博物馆页面,放在了王石的面前。

    “要不就站在你的狗眼好好的看一看,秋虾图的真迹是不是还留在这个博物馆之中?”

    “一个博物馆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进行参观,而且这其中不乏有书画大家,你猜这么多的人,难道都看不出来博物馆之中的画,究竟是真还是假吗?”

    薛浪咄咄逼人道。

    “王石这是怎么一回事?”

    安浩天怒声道。

    薛浪笑了笑:“没事的,安总,反正王先生之前已经同意要帮您承担这一次的损失,不管这幅画是真是假,跟您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王石瞬间哭丧着一张脸:“这……这我可赔不起!”

    他虽然每次帮这些富商名流们进行鉴定,都可以拿到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酬劳,但是他平日里素来手大,从来都没有太多的积蓄。

    现在直接拿出五千万来进行赔偿,那是要了他的命。

    “薛浪先生,你说到底也没有太多的证据来证明这幅画是假的,未免有些不合适吧?”

    卡拉反驳道。

    虽说这次拍卖会并不是她进行主办,但是她来这里帮忙也是有着高额的提成。

    要是这些画卖不出去,他自然也赚不了什么钱。

    “怎么?

    你是打算要让我拿着这幅画,站在大家的面前好好的说一说?”

    薛浪冷笑道:“我只是粗略一看,可就能从这幅画上面找出至少十的伪造痕迹。”

    “你猜我要是在众人面前说出来,你的这个拍卖会还能不能够办下去?”

    “你!”

    卡拉的眼神中闪过慌张。

    她当然不可能让薛浪拿着这幅画走到大家的面前。

    若真是这样做,这场拍卖会也就彻底结束了。

    “这样吧,要不然你们就把这幅画拿回去,我们就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

    薛浪说道。

    卡拉的面上带着忧郁,许久都没开口。

    “当然还有一种解决办法呢,就是我们安总把这幅画的钱付了,我拿着这幅画在大家的面前好好的聊一聊!”

    “你们放心,我们安总想要支付五千万还是比较轻松的。”

    “只是你们得好好的想一想,这其中的损失你们自己能不能够承担得了。”

    薛浪笑着问道。

    安总在一旁怒声附和道:“确实,五千万对我来说只是一根牛毛,我可以把这笔钱支付了!”

    此时安总看向薛浪的眼神中,带着满满的赞赏。

    这家伙靠谱的很!确实算得上一个青年才俊!“那这幅画我们就收回去,咱们之间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卡拉最终还是咬牙做了决定。

    旁边低着脑袋,一脸颓然的王石,激动道:“这么说,这幅画还真是假的了?”

    卡拉冷哼一声,没有搭理他。

    “安总,就算这幅画是假的,也并不代表薛浪买下的那幅秀水图是真的。”

    “他之所以能够认出这幅画是假的,也不过是查到了博物馆的消息,但是那副秀水图可没有在博物馆里面呆着。”

    此时的王石还不放弃对薛浪的挑衅。

    话里的意思是说,薛浪也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安总的眉头皱了皱,似乎王石所说的这一句话也有着几分的道理。

    “现在看来薛浪先生花一千零一万块买的那幅画,好像也是亏本了。”

    王石得意洋洋的说道。

    现在只要能够证明那幅画也是假的,薛浪自然没有办法在安总的面前留下好的印象。

    “薛浪先生应该还是有几分的学问!”

    安浩天不自信的说道。

    “安总你要知道,像我们这种已经学了半辈子的人,都还会出现偶尔打眼的时候,薛浪这种人又能有几分真材实料呢?”

    “在我看来,他买的那幅画肯定不像是他所说的那样,是一幅真画!”

    王石自信道。

    “我记得我跟安总介绍时说的是,不管真假这幅画一定能够赚钱,我什么时候说这句话是真的了?”

    薛浪笑着问道。

    “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这些话更像是狡辩吗?”

    王石冷笑一声。

    “你手里的那一幅画都是假的,又凭什么来赚钱呢?”

    “假的也可以赚钱啊!”

    薛浪淡淡的说道。

    “只要假的这幅画比真画还要值钱,不就可以了吗?”

    王石冷哼一声,脸上满是怀疑。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请薛浪先生跟我们好好的解释一下,为什么一副假画反而能够卖出超一千万的价格!”

    薛浪点了点头,并没有推辞。

    今天他就要把王石这张脸狠狠的踩在脚下。

    “从这幅画的纸张以及笔墨上面,就可以看得出这幅画绝对是一幅古画。”

    “这一点,大家应该也能看得出来吧?”

    薛浪问道。

    众人纷纷点了点头。

    他们这些人过手的书画没有一百,也有五十,是不是古画一摸便知。

    “这个东西就算是老物件,也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王石继续坚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