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狼狂婿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这幅画,我买吧!
    安浩天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了牌子。

    “这位先生给出了一千万的价格,还有人要出价吗?”

    拍卖师笑道。

    拍卖大厅突然升腾起哄笑声。

    安浩天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大家这是在嘲笑他吗?

    两千万扔了就扔了,但是安浩天绝对无法容忍自己被人嘲笑。

    他是一个做生意的体面人,若是这样的事情出现在他的身上,以后他还怎么在这个商场之中呆下去。

    “对吧,这是怎么回事?”

    安浩天焦虑的问道。

    “薛浪,现在安老板,可是按照你的吩咐出了价钱,为什么现在会有人对安老板进行嘲笑呢?”

    王石落井下石道。

    话一出口,安浩天的脸色越发难看。

    他最开始进入到古玩行当之中,就是为了表现出自己是一个有文化有涵养的人。

    可今天因为这一件事情被嘲笑的话,那他这么多年在古玩行当里面所做出的努力,岂不都是白费了。

    “算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这个东西就不拍了!”

    安浩天垂头丧气地说道。

    与薛浪相比,他当然更加相信合作了几次的王石。

    “安总,你现在都已经出价了,若是违约的话,只怕大家对你的嘲笑越发厉害。”

    王石继续说道。

    刚刚安浩天已经出价一千万,只要没有人比他的价格出得更高,这幅画就必然是他的。

    “安总,反正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这个亏您还是认了吧!”

    王石笑了一声。

    安浩天怒火越发深重,看向薛浪的眼神之中,也开始带上了埋怨。

    若不是这家伙说这幅画不会亏本,他也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要不,这个钱我来出吧!”

    薛浪淡淡的说道:“我的价格就比安总多一万块钱!”

    会场之中的笑声变得越发剧烈。

    “多一万块钱,这家伙难道说是想捡漏?”

    “他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这么多的人都不看好这幅画,他现在想捡漏,这是人傻钱多吧!”

    此时在大堂之中,大家看向薛浪的眼神中,都透露出讽刺。

    当然这些讽刺还有一部分是向着安浩天而去。

    大家同属于一个阶层,都知道安浩天最近已经接受了安氏集团,不免有些嫉妒。

    这次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对安浩天进行嘲笑。

    “既然这样的话,请问安总您还要加价吗?”

    拍卖师问道。

    安浩天此刻满腔怒火,压根儿就不理会她。

    见状,拍卖师也不再开口,马上宣布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本次拍卖出价最高的便是一千零一万,大家还有新的出价吗?”

    拍卖会鸦雀无声,大家看向薛浪的神情间,都透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拍卖师连续叫了三次都无人应答。

    小木锤轻轻敲击在桌面,宣告着此次的成交。

    “这幅秀水图由薛浪先生成功拍下!”

    拍卖师笑着宣布。

    薛浪举起手,对着拍卖师挥手致意。

    往日里,成功拍下古董的人都会得到大家的欢呼称赞,今日围绕在薛浪耳边的却是一阵阵的嘲笑。

    “薛浪先生,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在嘲笑你吗?”

    王石笑着问道。

    “你这么有空的话,不妨去替安总好好的看看藏品。”

    “这么关心我,我还以为我才是雇佣你的人。”

    薛浪淡淡的说道。

    “哼!”

    王石冷哼一声。

    他原本是打算借着此事对薛浪多加嘲讽,没想到薛浪不肯接他的话。

    “接下来的拍卖品是吴安先生的秋虾图!”

    拍卖师笑着介绍。

    王石只粗略的看了一眼,便激动道:“安总一定要把这幅画拍下来,这是妥妥的真迹。”

    安浩天点了点头,神色颇激动。

    “安总,我看还是算了吧,这幅画是假的!”

    听到薛浪的话,王石冷笑一声。

    “薛浪先生,你如果不懂的话,就不要在这里多开口!”

    “王石先生是觉得你比我懂得更多了?”

    薛浪淡淡的说道。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了多少年的时间,我对吴安先生可是有着极深的了解!”

    王石颇为得意道。

    “这样吗?

    那就请王石先生进行一番介绍吧!”

    薛浪笑着道,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这位吴安先生可是久负盛名的大画家!”

    “是古代皇帝的座上宾,历经三代皇帝的推崇。”

    “他的这幅秋虾图,以前可是被皇上加盖过玉玺的。”

    薛浪点了点头。

    秋虾图在历史上来说,确实是有着极高的地位。

    “难道,这样你还要说他是一副假画吗?”

    王石问道。

    薛浪眉头轻挑,看着王石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的笑意。

    “那你又是凭什么判定它是真的呢?

    就因为它在世界范围内名气极大的原因吗?”

    “当然不是了!”

    王石冷哼一声:“我判断它是真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在这一幅画上面有着大量印章,以及题字的存在。”

    “这些印章和题字可都是历代的收藏者将其放上的。”

    “上面最为重要的三个标志便是那三任皇帝盖在上面的玉玺印。”

    “你觉得有这么多的人题词,再加上印章,难道还有人能够进行伪造?”

    王石得意洋洋的说道。

    “还有,你知道为什么我说你所拍下的那一副秀水图是假的吗?”

    薛浪摇了摇头,看着王石,等待他后续的解释。

    “当然是因为你的那副秀水图原本在历史上也有极高的名声,和这一幅秋虾图最为巧合的便是也被三任皇帝在上面暗下了玉玺。”

    “可你看一看你那副秀水图,虽然有玉玺存在,但是却只有一个玉玺,其他人的印章和题字少的可怜。”

    “这样的一幅画你都能认为它是真迹,你还真是可笑的很!”

    周围人听到了王石对于薛浪的一番解释之后,再次对薛浪发出了嘲笑声。

    薛浪对此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淡淡的说道。

    “王石,单纯的凭借这一点就判断两幅画的真假,我想有些太过仓促了,不如你再好好的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