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狼狂婿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体力可真好
    “他说的都是真的?”

    吴老太太冷声开口。

    “当然不可能了,奶奶你要相信我,我身体这么不好,怎么可能会跟那些个女明星们胡来!”

    吴加山忙解释道。

    他在吴家的靠山就是吴老太太。

    吴老太太因为年轻时丈夫做出的那些事情,对于家族之中喜欢胡搞男女关系的家伙,素来看不上眼。

    若是今天他跟女明星的事情,显露在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对他以后肯定是不会待见。

    “到了现在,你竟然还要否认,怎么?

    你是想要让我把这些证据,放在你的面前?”

    王流水笑着问道。

    笑容扯动下,脸上的疤痕越发明显,整个人看起来越发恐怖。

    “你小子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我一心为着吴氏家族着想,是不可能会做出这些事的。”

    吴加山继续否认道,只是脸上的神情开始变得越发慌张。

    他这人平日里做事时极为谨慎,没想到竟然还是在王流水的手下留下了证据。

    “你一心为吴家着想这一件事情还有待商榷,但是你身体不好这件事,可就是一个假象了吧!”

    王流水讥讽的笑道:“视频里面可是有两个女人,呵呵,看你当时的表情,那两位美女的技术一定很好吧!”

    吴加山的脸色越发难看。

    看来王流水的手里,还真有证据。

    “行了,别再说了,我们走吧!”

    老太太脸色难看的站起了身。

    “我想老太太在吴家一言九鼎,答应我的事情一定会办到。”

    王流水笑着说道。

    看到吴老太太没有开口,便又继续威胁道。

    “老太太应该也知道,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办到,究竟会落得怎样的下场。”

    “哼!”

    老太太冷哼一声,带着吴加山从房间离开。

    刚刚走出了房间,清脆的巴掌被被老太太甩在了吴加山的脸上。

    吴加山捂着脸夹,满脸的委屈。

    “奶奶,我真的没有做这些事!”

    吴老太太原想跟吴加山翻脸,可想了想,最终还是怒声道。

    “这事情不管你做还是没做,跟我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这个蠢货为什么要留下把柄?”

    “就算是你想要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至少也应该把尾巴都给我扫干净。”

    老太太话里的意思就是说,贪赃枉法可以,但是不要让旁人抓住。

    吴加山心头升起一阵狂喜,对着老太太不住点着脑袋。

    “我知道了奶奶,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同样的问题。”

    老太太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早晨。

    温热的阳光不洒在房间之中,薛浪躺在床上,看着沈琳温此刻正蹲在地上收拾裤脚。

    阳光披洒在沈琳温的身上,再加上这傲人的身躯,让薛浪的心头不由生起了些微的异样。

    现在春光正好,似乎方便做某些事情。

    薛浪心头微动动,打算做些什么。

    恼人的电话铃声响起。

    “谁啊?”

    薛浪没好气的问道。

    对于这种打断别人夫妻闺房秘事的家伙,他没有好的态度。

    “我是薛文文,正在你们家的门外面。”

    “不好意思,我没空。”

    说着,薛浪就打算挂断电话。

    “不行,这一件事情必须要见你,并且是立刻马上!”

    薛文文强调道。

    无奈的叹息一声,薛浪起身推开了房门。

    薛文文正靠在一辆火红色的敞篷轿车前,一贯的职场金领打扮。

    短裙包裹着浑圆,透露出无尽迷人的滋味。

    “这么早,到底有什么事?”

    薛浪吊儿郎当的问道。

    “上车吧,有事要跟你谈!”

    薛文文说道。

    看薛文文这一副认真的样子,薛浪眉头微微皱起。

    “难道说是因为你们薛家药材缺口的事情?”

    昨天晚上,吴镇南已经帮薛浪把药材的事情彻底解决。

    现在只要薛浪一个电话,就可以把这些药材全部都送入到薛氏集团。

    “还是上车吧!”

    薛文文继续说道。

    薛浪拉开车门,坐在了一旁的副驾驶座上。

    薛文文发动汽车,一脚油门轰隆隆的强劲动力,带来热血沸腾的推背感。

    薛浪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好的一个女人竟然喜欢开快车,真让人理解不了。

    “今天晚上集团已经召开了会议,答应和你之间进行合作。”

    薛文文道。

    薛浪点了点头,对于薛文文所说的话倒是在意料之中。

    毕竟除了他之外,现在谁还能够弥补得了薛氏集团的药材缺口。

    “不过……”薛文文的面上带着一丝的迟疑。

    “集团会议决定让价格再降低一成。”

    看到薛浪将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后,薛文文继续说道。

    薛浪的眉头微微皱起。

    如果药材价格降低一成的话,那也就意味着他需要损失几十万。

    对于现在的薛浪来说,几十万的价格他自然是不会放在眼睛里面,但是薛氏集团突然之间更改价格,这是对于他们双方合作的违背。

    这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有另一个供应商出现了。”

    薛文文无奈的说道:“我虽然已经帮你尽力争取,但是却也只能够争取一成的价格。”

    薛浪嘴角勾起冷意:“你在薛氏集团工作了这么多年,应该非常清楚的知道,我的价格相比于市场价已经低了很多。”

    “现在你让我把价格再降低一成,这是打算让我做这一笔赔本的买卖吗?”

    “还是说你们薛家其实并不想跟我进行合作,只是期待着我可以知难而退。”

    薛氏的态度让薛浪心生不满。

    虽说他也是薛氏的人,但是大家现在只是合作的关系,这样的表现,着实可笑。

    “如果你同意这个价格的话,薛家可以跟你签订长期的合约。”

    薛文文继续补充道。

    这也算是对薛浪的一部分弥补。

    “长期合约?”

    薛浪讥讽道,“如果是这个价格的话,咱们之间不仅仅是长期合约用不到,就连这一次的合同也没必要继续再谈了。”

    这样的合约签的越久,他赔的越多,还不如干脆跟薛家断绝合作。

    “这已经是我能够为你争取到的所有利益,如果你还不满意的话,那我就只能请你跟其他人商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