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狼狂婿 > 第九十二章 把蛇头啃了
    薛浪皱了皱眉头:“我只是说让你帮我去买药,可我没说,这是治疗头痛的。”

    薛浪笑嘻嘻地看着薛文文。

    “行!”

    薛文文冷笑着点了点头,“你不是想要玩吗?

    那咱们就好好的玩一玩。”

    药材被薛文文用力地扔到了地面,她起身向着薛明所在的地方冲去。

    薛浪无奈的叹息一声,将这些药材捡了起来。

    其实这些药材还真的是有用的。

    “薛浪,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这个深山老林之中非常危险。”

    旁边的柳鹏也劝说道。

    “什么?”

    薛浪抬头看向柳鹏。

    “老爷子就算是病治好了,也不可能会跟你合作,你又干嘛非要跟着一起进山呢?”

    柳鹏继续说道。

    “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也就算是当场救了老爷子的命,他也不会跟你们合作的。”

    薛浪的眼神中闪过一抹错愕。

    柳鹏的这番话说的,未免太过坚定。

    到底老爷子和薛家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从一开始的时候难道就知道他不可能会跟学校合作?”

    薛浪皱着眉头问道。

    柳鹏点了点头。

    他确实从一开始就知道老爷子不可能跟薛家合作。

    但是对他来说,只要能够把老爷子的病治好,合作或者不合作,对他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老爷子为什么要这么决绝?”

    薛浪继续问道。

    柳鹏摇了摇头。

    “你欠了我一次,难道还不回给我?”

    薛浪怒声道。

    “主要是这个事是老爷子那辈的事,作为一个孙子辈儿,实在是不好开口。”

    柳鹏为难的看着薛浪。

    “那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肯告诉我的话,咱们之间就彻底翻脸的。

    薛浪冷脸看着柳鹏。

    “那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告诉其他人!”

    柳鹏凑近到薛浪的耳朵边:“薛家老爷子曾经给爷爷戴过绿帽子。”

    “操!”

    薛浪低骂出声。

    “他年轻的时候把老爷子的妻子从这里骗走,现在年纪大了又想要跟老爷子合作,赚老爷子的钱。”

    “你说哪里有这个道理?”

    “我告诉你也就是老爷子脾气好,要是换一个人,谁敢跑来跟老爷子谈合作,老爷子绝对要把他杀掉!”

    “靠!”

    薛浪再次骂出声。

    虽然他年轻的时候便知道薛老爷子不是东西,可没想到竟然不是东西到如此的地步。

    风流韵事多也就罢了,还把自己奶奶气的上吊!竟然还能够隔着千里之遥绿了柳老爷子,薛浪都不知道感叹一句没底线,还是感叹一句天赋异禀!难怪柳老爷子不肯说出具体的原因,这种丢人败兴的事情,谁愿意说出来。

    “我告诉你,你可别跟老爷子说,要是传出去的话,我会被老爷子打死的!”

    柳鹏继续叮嘱道。

    薛浪点了点头。

    这种事情他当然不可能会说出去。

    要是从他嘴里说出去,那他和柳老爷子之间也就彻底成了仇人。

    “蛇!有蛇啊!”

    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起。

    柳鹏一拍大腿,怒声道:“你这个朋友是不是傻逼?

    在这种山林之中,为什么要大喊大叫?”

    他们采山人有一个习俗,绝对不能够在山林之中大声吼叫,唯恐引来山林之中的野兽。

    “不过就是一条蛇,打死就行了!”

    老爷子看了一眼,淡然道。

    几个年轻人上前几下的功夫,就将那条蟒蛇打死了。

    薛明此时已经被吓得瘫倒在地上,脸上冷汗直冒,双腿不住的颤抖。

    “薛明,你没事吧?”

    薛文文问道。

    “姐,刚刚,刚刚那条蛇,可是差一点把我吞了,这为什么跟电视里演的不一样啊?”

    薛明哭出了声。

    “没事没事!”

    薛文文眉头微皱,安慰道。

    薛明的年纪终究是有些太小,面对这种大事还是没有办法应对。

    柳老爷子扫了一眼,冷声道:“既然他这么害怕,那就把他的胆子给我好好的锻炼一下。”

    薛文文疑惑地看着老爷子,不解怎么锻炼自己胆子。

    蛇皮被几个年轻人蜕下来之后,被抱到了薛明的跟前。

    薛文文的眼神中仍是带着困惑。

    “让他把蛇头吃了!”

    老爷子继续吩咐道。

    在山中乱吼乱叫,这是有可能出人命的,一定要让他好好的记住这个教训。

    “不!哎呀,我害怕,你别让他们这样!”

    薛明求饶道。

    蛇头的上面还沾满了鲜血,更别说那一股腥臭的味道,若是吃到嘴里的话,有些太恐怖了。

    “老爷子,保证他接下来不会再出现这种问题,要不还是饶过他这一次吧。”

    薛文文求情。

    “要么他就接受这一次的惩罚,要么就直接从队伍之中滚出去!”

    老爷子坚持。

    进入到了山里,他就是最高的统帅,说一不二,谁都不可以违背他的意愿。

    “这……”薛文文的脸上带着犹豫。

    “你平日里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吗?

    既然口头上面的话放那么大,怎么现在这么胆小了?”

    薛浪蹲在薛明的面前讥笑道。

    “合着,也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只是学人家说一些猖狂的话罢了。”

    “以后可不要再跟我面前耀武扬威了,像你这样一个胆小的家伙,怎么有脸在我面前说那些!”

    薛浪的讥讽一句接着一句,薛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听我的话,你还是跟你那位吓得差一点尿裤子的哥哥,一起好好的待在薛氏集团,做你们温室里的花朵吧。”

    “这种生活的历练还是不要参与了。”

    薛浪拍了拍薛明的肩膀。

    “你……这个死混蛋!老子就算是被杀了,才不要让你这样的混球看不起!”

    薛明站起身,一把就将蛇头拿到手里,几下就啃完了。

    虽然动作还是有些恐惧,但是,这次的事情也总算是解决了。

    薛浪笑了笑:“还真是个经不起人激的小孩子。”

    薛文文眉头微皱的看着薛浪。

    她能够看得出薛浪刚刚就是在对薛明进行故意的讥讽。

    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借机嘲笑,实际上却是在主动的帮忙。

    否则薛明要是不肯将蛇头吃掉的话,估计现在就只有被赶出山这一条路了。

    到那个时候,他们才算是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境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