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狼狂婿 > 第八十七章 羞辱
    “可我凭什么相信你,我们都记住那点关系到后面药材的产出,你一个外姓人进去根本就是在找死。”

    柳鹏不住摇头。

    当地的人十分迷信,若是祭祖大典被人干扰,那是真的有可能杀人的。

    “赌一把呀!你想想,如果我没有把握的话,我怎么敢去闯你们的祭祖大典?”

    薛浪笑道。

    来之前他已经做了功课,对于柳老爷子的病情也已经有所了解,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会如此的自信。

    “那也不行,这件事绝对不可能!”

    柳鹏断然拒绝。

    他原本在柳州就没有什么身份地位,任何人都想要在他的脑袋上面踩一脚。

    这一次的事情如果真的发生的话,他的下场也不会被打死好多少?

    “我还是告辞吧!”

    柳鹏起身打算离开。

    “你虽然是柳家的孙子,但是却是一个奸生子,一个强迫之后被迫生下来的儿子。”

    “你的娘家人根本不喜欢你,你的父亲也不可能会搭理你。”

    “你难道就想要这么一辈子浑浑噩噩的过下去?”

    “你不想让你的父亲高看你几眼吗?”

    薛浪冷声问道。

    “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我能够把柳老爷子的病情治好,对你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机遇。”

    柳鹏沉默了片刻后咬牙说道。

    “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话音落下,转身离开。

    “你为什么会知道他的身世?”

    薛文文盯着薛浪问道。

    “我当然知道他的身世了,不仅仅是他的身世,柳家一千五百五十一口人的身世我全部都了解。”

    “柳家一共一千五百五十一口人?”

    薛文文笑道:“原来你这一次的信息可不够准确哦!”

    这几年,薛氏集团一直在试图跟柳家重新集结合作,因此对于柳家的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

    薛文文作为主要负责人,自然对于柳家的情况了解的极为详细。

    “上个月,他们进山采药的时候死掉了一个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老爷子这一次会亲自带着进山的原因。”

    薛文文的眼神惊讶地看着薛浪。

    家伙到底是从哪里跳出来的?

    怎么连这么隐秘的消息都知道,这也太变态了吧。

    “薛浪,你说你会看病,可我记得你根本就没有行医资格证吧?”

    旁边的薛明说道。

    作为薛家的人,还是被薛家大伯顺利洗脑的人,对于薛浪他有着天然的仇恨感。

    自然是不愿意让薛浪出任何的风头。

    薛浪看着薛明,眼神冰冷:“薛浪是你叫的吗?”

    这个家伙的年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就连薛文文在与他说话时,都会保持着尊重。

    这么一个小家伙,竟然跟他如此的不礼貌?

    “薛明,道歉!”

    薛文文眉头微皱。

    “我为什么要给他道歉,想要我道歉的话,至少他得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废物!”

    “从来都不会向任何的废物道歉!”

    薛明愤声说道。

    薛浪轻笑了两声:“你还真是幼稚的很!”

    薛文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先不管他了,咱们继续说柳家的事情。”

    “你觉得柳鹏会同意吗?”

    “虽然这件事情风险很大,但是我想,他一定会同意的!”

    薛浪坚定地说道。

    “为什么?”

    薛文文皱眉看着薛浪,在她看来,柳鹏同意的几率会很小。

    “你这样的上位者是不会理解他这种卑贱身份,想要逆袭的心!”

    薛浪叹息了一声。

    像他们这样的人,但凡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们都会迫不及待地想要抓紧借此机会,鱼跃龙门。

    现在他给了柳鹏如此好的机会,他相信,柳鹏不会舍得放弃。

    夜色深沉,仍未开灯的房间中,柳鹏脸色闪烁不定。

    从薛浪的房间离开之后,就派人打听了薛浪的实力,知道薛浪确确实实是一个神医。

    这还真是让他纠结万分。

    这些年尽管在柳家,他算是遭受了很多的屈辱,但是却也借着柳家的身份结交了不少的人脉。

    可惜,他在柳家不被重视,那些世家大族自然也不会对他有任何的看重。

    他所结交的人脉,大多都是类似于薛浪他们这种小家族。

    甚至这一次与薛浪他们相接触,也不是受到了柳家上位者的指示,而是他主动请缨。

    犹豫了片刻之后,柳鹏起身前去汇报。

    他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机会放在了眼前,他实在是舍不得放弃。

    柳鹏走到办公室。

    “大哥,我跟薛家接触过了。”

    柳鹏微微弯腰,躬身说道。

    面前的这人,是柳鹏同父异母的哥哥,此时正在处理祭祖大典的清单。

    两人平日里并不亲近。

    听到柳鹏的话,柳林不耐烦的骂道:“见过就见过,有什么好跑来汇报的。”

    “可我得到一个消息。”

    柳鹏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说道。

    “什么?”

    柳林抬头看向柳鹏,眼神中满满的厌恶。

    柳鹏佯装没看到,说道:“学校的人说他们可以治好老爷子的病。”

    “你说什么?”

    柳林勾了勾手,“你凑近过来说,我听不清。”

    柳鹏走近,再次说道:“薛家的人说,他们可以治好老爷子的病。”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伴随着柳林愤怒的吼声。

    “你的猪脑子给我好好的想一想,他们所说的这件事,可能是真的吗?”

    柳鹏低着脑袋,牙关咬的死紧。

    “你知道回春堂的老板跟我们老头子是什么关系吗?

    就连他这种神医都治不了,你以为,薛家能够找来什么好的医生?”

    “给老子滚开,看到你就烦!”

    话落,柳林一脚踹在柳鹏的腿上。

    猝不及防间,柳鹏直接扑跌在地面,摔了个狗吃屎。

    “像你这样的一个狗杂种,老老实实的当你的狗就行。”

    “竟然还想着替老爷子出头,不觉得自己的心有些太大了吗?”

    柳林一口吐在柳鹏的身上。

    “再敢让老子发现你还有着这样的想法,你就等着死在老子的手里吧。”

    “滚!”

    柳林怒声道。

    柳鹏低着脑袋,缓缓从房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