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狼狂婿 > 第六十一章 当众调戏
    薛浪注意到,其中有一名男子的举动和其他的同事有着极大的不同。

    这名男子嘴里叼着雪茄,时不时喷吐出的烟雾飘散,嘴角间仿佛是缭绕出一丝忧郁。

    故意迷离的眼神,却又死死的钉在了沈琳温的身上,着实可笑的很。

    看来,这位应该就是吴医生。

    “沈医生坐在这儿呗!”

    医生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对着沈琳温道。

    沈琳温眉头微皱。

    自从知道了吴医生打她主意后,沈琳温便想要拉开与吴医生的距离。

    此时自然不愿意坐到吴医生的旁边。

    “老婆,坐!”

    薛浪拉开旁边的另一把椅子,说道。

    这个吴医生还真是猖狂的很,当着他的面追求他的老婆,也未免太不把他放在眼睛里了。

    “沈医生,吴医生都把椅子拉开了,你难道还要坐到旁边去吗?”

    刘医生再次帮腔道。

    “我说刘医生你怎么回事儿啊?”

    妆容美艳的女子开口。

    “你也不想想,人家带着自己老公来参加这次聚会,怎么也不可能会做到吴医生的旁边去。”

    “虽说这个老公是个上门女婿,典型的窝囊废,但是也总得在众人面前给一点面子吧!”

    “也是,这位大妈说的挺对的!”

    薛浪看着女子笑道。

    “大妈”脸色瞬间铁青。

    他的年纪比沈琳温还要小,在薛浪的嘴里竟然被称呼为大妈!“谢谢!”

    沈琳温坐到了薛浪拉开的椅子上。

    旁边的吴医生对于沈琳温不给面子这一件事,似乎并不在意,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响指。

    服务员推门走了进来。

    “是要点菜了吗?”

    服务员递上了菜单。

    王大少一边询问着周围众人有着什么喜好,一边不住下单。

    姿容艳丽的女子又一次的开口说道:“沈琳温,你老公是不是不经常来这种地方?”

    “什么?”

    沈琳温问道。

    “我怎么感觉,他今天似乎是因为过于紧张导致语无伦次了!”

    沈琳温眉头微皱,自然能够听得出王明明这是在嘲讽薛浪。

    不管她与薛浪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在外人的面前,她和薛浪毕竟是夫妻。

    王明明在他的面前如此的嘲讽薛浪,对于沈琳温而言,这就相当于打了她的脸。

    沈琳温打算出口驳斥,旁边的薛浪接话道。

    “还好吧,毕竟咱们两个人之间的年纪相仿,我若是觉得紧张,你大概也会紧张吧!”

    王明明的脸色越发难看。

    沈琳温无奈的叹息声:“你少说两句吧,人家可是比咱们两个年纪都小了5岁。”

    “这我还真是没看出来!”

    薛浪笑着说道,“实在是抱歉了,主要是……”后面的话薛浪并未说出口,只眼神在王明明的脸上不断打量。

    任谁都能够看得出,薛浪这是在说王明明长得老。

    王明明冷哼一声后,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包厢去往洗手间。

    刚一出门,王明明的电话就接通了自己最近找来的金主。

    “亲爱的,你在哪啊?

    能不能来我今天吃饭的酒店?”

    “怎么了?

    这么快就想我了?”

    电话里传来一道油腻中年男人的声音。

    “还不是今天我们医院里面那个沈医生嘛,她那个赘婿废物老公也跟着一起来了。”

    “特别是,他还故意的找我麻烦,你得过来帮我找回场面,知道吗?”

    “好好好!”

    电话里一叠声地答应道。

    “放心,不管怎样我都给你找回场面,不过奖赏是什么呀?”

    男人发出了几道意味深长的嘿嘿声。

    “你个死鬼,不理你了!”

    王明明打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中年男人没有任何耽误,便向这酒店快步冲来。

    进包厢之前,还特意收买了服务员,只为了能够替王明明好好的出一口气。

    一件花色上衣,搭配着足有拇指粗的大金链子,刚一进门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薛浪感叹,这可真是妥妥儿的暴发户。

    赵武刚走入到包厢,一把搂住王明明:“宝贝,这家酒店简直是太欺负人了!”

    “我的劳斯莱斯在门口时竟然被人拒绝了!”

    “这是为什么呀?”

    王明明故意拉高了音调,声音娇媚的厉害。

    “唉!”

    赵武故意的叹息,“是担心万一把我的劳斯莱斯磕磕碰碰了,他们怎么能够赔得起?”

    “不过就是一辆劳斯莱斯罢了,有什么好值得在意的?”

    王明明心头一阵狂喜!想不到赵武今天给他出气,竟然能够出的如此给力!“哟!王明明,你可以啊!”

    “就是,这么大一个金龟婿,你哪找的?”

    “我的天啊,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有钱的人了,王明明快快快,给姐们几个也介绍一下呗!”

    包厢中人你一句我一句,疯狂对王明明不住的追捧。

    王明明的心里乐开了花!“听说,沈医生平日里对明明多加照顾,今天,我就借着这个场子,送沈医生个小礼物!”

    赵武一边说着,将锦盒递到沈琳温面前。

    “谢谢!”

    沈琳温笑着说道。

    沈琳温似乎并不打算打开盒子,赵武故意解释道。

    “沈医生打开看看呗,不过就是个几百万的玉镯子罢了,要是沈医生不喜欢的话,我还可以帮沈医生换了。”

    沈琳温瞬间想要推辞:“还是算了吧,如此贵重的礼物我又岂能够收?”

    “怕什么?”

    赵武一拍胸脯,直接打开了盒子。

    “就是个翡翠帝王绿的东西罢了!”

    “前段时间去缅甸拍了块石头,花了老子一个多亿,结果就打出来这么个小东西,真是亏惨了!”

    “好在能够做成一个玉镯子,所以就送给沈医生吧!”

    赵武说道。

    “还是算了吧!”

    沈琳温打算将盒子再次递过去。

    薛浪嘴角勾起浅笑,伸手将盒子打开,翠绿的荧光瞬间闪烁在房间中,颇为夺目。

    薛浪嘴角间的冷笑越发明显:“没事儿,收下吧!”

    赵武一开口分分钟几百万、上亿时,薛浪就怀疑这家伙说的都是假话。

    现在一打开盒子,薛浪一眼望去,便知道这不过就是地摊上面的假货,最多不过30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