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狼狂婿 > 第四十七章 被胁迫了
    秦程这一副爱你如初的模样,让沈琳温嘴角的嘲讽越发厉害。

    可惜,此时的秦程已为沈琳温嘴角挂着的情绪,此刻都是对着薛浪而去。

    毕竟,所有的证据都已经证明是薛浪在三年前欺骗了沈琳温。

    “薛浪,承认吧,你从三年前就开始欺骗了沈琳温!”

    “你根本就不是救了沈琳温的人!”

    秦程嚣张道。

    “原来是这样!”

    薛浪平淡笑道。

    “你这样的混蛋,还有什么资格继续陪在沈琳温的身边?”

    “如果不是这件事,没办法把你抓到牢里的话,老子一定要让人把你送到牢里,让你好好的尝尝教训!”

    秦程看起来越发愤怒!“好啊!”

    薛浪脸上挂着笑容!“你在笑什么?”

    秦程怒火中烧,看起来就像是疯狗般的乱咬!“当然是在笑你啊!”

    “笑你自己做了蠢事还在这里一无所知。”

    刚刚沈琳温虽然距离他们比较远,但是薛浪毕竟是一个修炼者。

    他早已经将沈琳温和电话里那个人所说的话,收入到了耳中。

    薛浪知道,沈琳温现在早已经知道了事情全部的真相。

    只是沈琳温没有告诉秦程,薛浪自然也乐意陪着沈琳温演这场戏。

    “对了,刚刚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沈琳温突然插话道。

    “我闺蜜告诉我,她的权限不够,所以她拜托了总裁进行查询,信息上面确实显示,你三年前返回了一趟国内!”

    秦程得意洋洋。

    “可她还告诉我,那个信息被人修改过!”

    “你……你说什么?”

    秦程慌张道。

    “我说,那份记录不过就是你伪造的罢了,你三年前根本就没有回国。”

    “那个记录,只是你想要让我看到的结果。”

    “不是的,沈琳温,你听我解释。”

    秦程着急忙慌道。

    看到沈琳温向他走过来,又一次深情的说道。

    “我那只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才一时之间做了这些错事,你相信我,那都是因为爱!”

    “啪!”

    清脆的巴掌被沈琳温甩到了秦程的脸上!下一秒,一脚踹向了秦程的腹部。

    高达八厘米的高跟鞋,犹如利刃般刺向了秦程。

    瞬间,平日里总是一副风轻云淡做派的秦程捂着肚子,缩在了地上。

    整个人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沈琳温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厌恶:“像你这样的家伙,以后还是不要再说爱了!”

    “你让我感觉到了无比的恶心!”

    “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哪怕此时已经让秦程颜面扫地,也仍然在坚持。

    既然他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都得把沈琳温得到手里。

    否则的话,他所有的付出都要彻底白费!“不好意思,你已经一次机会都没有了!”

    沈琳温打算从秦程的面前离开。

    秦程伸手抓住了沈琳温的胳膊。

    “那……那你跟我聊一次!”

    沈琳温眉头皱起:“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聊的!”

    “那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就可以了!”

    沈琳温一边说这一边,打算从秦程的面前挣脱。

    此时,秦程的胳膊死死地拽进了沈琳温,不肯有丝毫的松懈。

    “我这么的喜欢你,不过就是想要跟你聊一次罢了,难道这样的一个要求,你都不能够满足我吗?”

    “女儿,你跟他有什么好聊的?”

    旁边沈父上前,打算将沈琳温从秦程的钳制下拽开。

    沈琳温的面上带着犹豫。

    薛浪看着沈琳温,叹息一声。

    作为一个男人,他自然不喜欢自己的妻子,跟前男友还有所纠缠。

    沈琳温这优柔寡断的性子,让薛浪实在是觉得无能为力。

    到底这个秦程有什么好?

    就值得她这么留恋吗?

    “好,我答应你!”

    沈琳温还是答应了秦程的话。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要跟单独聊聊!”

    沈琳温眉头皱起。

    “就在沈家,我不可能再跟着你出去了!”

    秦程的眼神中狠色一闪而过,面上还是带着温柔。

    “不用去外面了,我们就去一旁的厨房中。”

    “我就是想让我们两个做一个最后的了断!觉得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跟他有什么好了断的,让他抓紧时间从我们家滚出去就行!”

    沈母也上前劝说道。

    哪怕是沈母对秦程有着再多的好感,现在事关沈琳温的安全和声誉,他也不想要再看到秦程。

    薛浪上前道:“这个家伙心思极其不正,我觉得为了安全还是不要聊了。”

    “我的事儿用不着你管!”

    沈琳温怒气冲冲的说道。

    如果薛浪跟他好好进行一番解释,或许他今天也不可能会丢如此大的脸。

    此时的沈琳温已经开始迁怒薛浪。

    丝毫没想起,薛浪试着跟他解释过,可是他从来都不肯听。

    “我们就聊最后一次!”

    秦程再一次说道。

    “走吧!”

    沈琳温同意了,率先向着厨房走了过去。

    厨房四面玻璃,就算是秦程想要做些什么,大家也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

    对于安全极好。

    可是让沈琳温没想到的是,秦程竟然是打算用强。

    两人刚进入到厨房推拉门上未彻底关上,秦程就抄起菜刀放在了沈琳温的脖子间。

    “这是要做什么?”

    沈琳温惊恐道。

    “你说我要做什么?

    当然是想要上你啊!”

    秦程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舌头,在沈琳温的脸上舔过。

    那黏腻的触感,瞬间就让沈琳温泛起深深的恶心。

    “你这个混蛋,抓紧时间放开我女儿!”

    沈母抄起一旁的扫把,打算冲过来。

    “放过他?”

    秦程冷笑,“根本就是在做梦,老子就是要睡了她!”

    “不想让老子睡也行,你们去把薛浪的一条胳膊给老子卸下来。”

    秦程双目猩红,刀子紧紧的贴在沈琳温的脖子前,只要稍一用力,大动脉便会直接割断。

    “听到了没有?

    去把薛浪的胳膊给我砍下来,我就放了她!”

    一边说着,秦程抽出旁边的另一把菜刀扔向了沈母。

    “咣啷!”

    菜刀砸在地面的声音,犹如重锤般打在了沈母的心里。

    她颤颤巍巍地拿起菜刀,看向薛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