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狼狂婿 > 第四十二章 秦程跑来了
    “厌胜之术?”

    温老紧张的看着薛浪。

    “这……这是什么?”

    “其实都是一种巫蛊之术,只是圆圆中的巫蛊之术更加邪恶。”

    “圆圆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有人用尸油炼制了铜钱后,借此对圆圆进行了操控,所以才出现了这种情况。”

    “这是为什么?

    那才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呀!”

    温老表情狰狞道。

    若让他知道是谁做的这种事,他一定要将那个人碎尸万段。

    薛浪摇了摇头:“现在目的还不清楚,只知道对方既然能够做出一次,自然也能够做出第二次。”

    温老的眼眶中带着泪水,满面痛苦:“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当然是要把他们找出来了!”

    薛浪咬牙切齿道。

    “他们这种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果不把他们找出来,我担心你们整个温家都会遭受到对方的控制。”

    温老后背泛起冷汗,激动道:“那就请先生救救我们温家!”

    薛浪点了点头:“走吧,我得去现场看一看!”

    温老上前引路。

    小院中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薛浪与温老间的对话。

    秦程浑身上下绑着绷带,鼻青脸肿的出现在了沈家院中。

    现在的这一副惨状,再没有了往日里丰神俊朗的模样。

    只可惜,那位美女下手时,并没有对秦程的腿部造成太多影响。

    清醒过来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冲入了沈家。

    当然,在他过来之前,还特意派人去酒店里面观看了录像。

    看到沈琳温似乎并没有翻看到之前他下药的地方,秦程便决定尝试一下。

    看看能不能把这一次下药的事情全部都推到薛浪的身上。

    “呦!”

    看着秦程,薛浪冷笑道。

    “看你这个家伙恢复还算是不错,我倒是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之内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你这个混蛋!”

    秦程决定恶人先告状。

    “你给沈琳温下药,在我阻止你时,还对我下如此狠手,真是卑鄙无耻的很!”

    秦程伸手摸了摸腹部,此时,他仍然能够感觉到腹部隐隐作痛。

    “你的胆子还真是大的很,这种情况之下,不仅敢跑上门来,竟然还敢污蔑我!”

    “信不信我直接把你剁了!”

    说着,薛浪将视线扫向秦程的腹部。

    他记得美女对秦程那玩意儿下手时,那可是毫不留情。

    秦程的脸色越发难看。

    “好啊,不是想要剁了我吗?

    你有本事来啊!”

    秦程怒吼道。

    此时,数十名身着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也随之出现在了沈家的院中。

    秦程这次特意带了帮手过来,一定要把薛浪趁此机会搞垮。

    “我想这几个人你应该都认识吧?”

    秦程冷冷的说道。

    薛浪挑了挑眉,他当然不认识这些秦程带来的人。

    不过不认识归不认识,他也想看一看秦程又要耍什么阴谋诡计?

    “有什么想说的你就直说,再这么拖延下去,我可担心你没机会再说下来了。”

    薛浪冷笑着说道。

    “你……”秦程的怒气越发汹涌。

    这个薛浪不过就是一个沈家的赘婿,一事无成的窝囊废。

    可每一次,面对着他这位秦家大少爷时,总表现出一副目中无人。

    还真是让人讨厌的很!秦程的眼神投向薛浪,面上讥讽。

    今天他还要把薛浪这骄傲的模样彻底撕碎,将其自卑的底色显露在众人之前。

    这种家伙,就该在他的面前卑躬屈膝,这就是他的宿命!“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啊?

    竟然敢私自的跑来我们沈家,知不知道这叫做私闯民宅!”

    薛浪看着这几个大汉问道。

    “怎么?

    你上次不是说先试试药吗?

    药都吃完了,难道还不该把药粉钱给我们?”

    领头的沈琳温,笑道。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听到动静的沈琳温走了出来,问道。

    “他们是来找薛浪的,好像是薛浪买的药没有给钱。”

    秦程解释道。

    旁边的薛浪冷笑道:“你们现在做生意都已经这么傻了吗?”

    “违禁药品竟然都允许赊欠!”

    秦程冷哼:“我可是问清楚了,他们说你拿药的时候,将你家的地址说的是清清楚楚。”

    “药管用了,你才肯付钱!”

    薛浪笑着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的话,那请问,你这位光明伟岸的秦家大少爷,又是怎么找到他们这些人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程问道。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这是违禁药品吗?

    据我所知,你这位秦家大少爷,平日里都是一副遵纪守法的模样。”

    “沈琳温才刚从酒店回来,没多久你就抓住了幕后卖药人。”

    “我怎么感觉,这些东西你比我还熟呢?”

    薛浪笑着问道。

    沈琳温也将怀疑的神色投向了秦程。

    秦程一时语塞。

    清醒过来之后,他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借着这一次的事,将薛浪彻底打倒。

    就算薛浪后面能够解释清楚,但是那个时候,他已经把沈琳温带到了床上。

    到那时候,解释的再清楚,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用处。

    他倒是忘了,他的行动实在是有些太过迅速了!薛浪冷笑:“秦大少,难道不对这件事好好的解释一下吗?”

    “要不,还是我帮秦大少找个理由吧!”

    “据我所知,应该是秦……”“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秦程打断了薛浪的话。

    “当然是因为我在清醒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派人查了这些药物的来源,所以才找到了你。”

    说到这里,秦程看向沈琳温,深情道。

    “琳温,我清醒过来之后,我不敢将这些事情报告给执法队。”

    “就怕万一,把你的名声给毁了!”

    薛浪听着这恶心的话语,笑出了声。

    “你是怕把自己的名声毁了吧,要不现在咱们就去执法队,请他们进行一番调查?”

    “说不定还能够看得出,究竟是谁给沈琳温下了药?”

    一边说着,薛浪起身便打算向着门外走去。

    秦程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慌张。

    “你给老子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