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狼狂婿 > 第十二章 一定要收下
    “对啊,薛神医!您一定要收下!”

    陈忠将说道。

    “要不是您的话,这次老爷子的身体也没办法顺利康复!”

    话毕,陈忠将看向史密斯。

    “像某些沽名钓誉的医生,还是得加强医术的学习!”

    陈忠将冷冷地说道。

    他可是记得,史密斯他们对药老不敬。

    这样的人,何必留脸面。

    “你!”

    史密斯脸色铁青。

    “期待咱们下一次的见面!到时候我会拆穿你们骗人的真相!”

    史密斯拂袖而去。

    “咱们走着瞧!”

    史密斯的学生看向薛浪。

    “好啊,我等着!”

    薛浪淡淡道。

    陈老大叹息一声。

    “忠将,你这又是干嘛呀?

    总得给史密斯医生留下点面子!”

    “我给他留面子?”

    陈忠将冷笑道。

    “他欺负我们的时候,怎么没想着给我们留面子?”

    “要不是薛神医把老爷子治好的话,估计还要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

    陈忠将一直气壮的很!往日里养子的身份,让她一直低头行事,如今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行吧行吧!我也管不了你!”

    陈老大摆了摆手,轻轻放下!左右还有薛浪在此!他就算是不给这个弟弟面子,至少也得给薛神医面子。

    “来了这么久,都忘了介绍了,我是陈家老大,陈浩天!”

    陈老大笑道。

    另一名中年男人也走上来。

    “我是陈家的老二,陈浩明!”

    “我是老三……”陈家这些在旁人面前呼风唤雨的人物,此刻全都站在薛浪的面前,认真介绍着自己。

    薛浪一一点头,神情并没太多热络。

    这些陈家人也不以为意。

    简单的寒暄几声后,便送薛浪他们离开。

    临走前,陈老大将名片递给薛浪。

    一张普通硬革白纸制造!上面简单写了陈浩天的电话。

    “若是薛神医遇到什么难处,这张名片说不定帮得上忙!”

    薛浪笑着点头,看向陈浩天的眼神,透出一丝的赞赏。

    难怪陈家老大受人敬重,单单做事,就胜过他的兄弟!返回到沈家,沈母并不在家。

    看来,应该是去找她的小姐妹打牌了。

    薛浪长出口气。

    总算是能够消停一些了。

    要是沈母在家,只怕又是鸡飞狗跳了!“叮铃铃!”

    电话响起。

    接通后,岳父的声音传出。

    “小浪,干嘛呢?”

    “爸,我在家呆着呢!”

    “那你这会儿忙吗?”

    “要没事的话就来我办公室里坐一坐,咱们爷俩好好的唠唠嗑!”

    “好嘞!”

    薛浪挂断了电话,向着沈父所在的诊所走去。

    相比于沈母平日里对薛浪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沈父好了很多。

    这也算,薛浪在沈家这几年的温暖来源。

    可惜,沈父性格懦弱,也只敢在沈母太过分时说两声。

    平日里,沈父大多是自顾不暇!……到了诊所。

    沈父正坐在窗前发呆。

    薛浪上前,唤醒了沈父!“爸,我来了!”

    “嗯,坐吧!”

    沈父叹声道。

    薛浪眉头皱起,不懂沈父的意图。

    沈父是个自得其乐的人,很少会出现唉声叹气的场景。

    “你怎么了,爸?”

    “遇到什么难处了?”

    薛浪问道。

    沈父叹息一声,手掌重重地拍在了腿上。

    “你爸我呀!大概是没办法再待在沈家了!”

    薛浪的眉头越发皱起。

    “你……”沈父打断了薛浪的话。

    “这个给你,这里面有五万块钱,是我这些年攒下来的一部分。”

    薛浪手里被塞了张银行卡。

    “您这是干嘛?”

    看着银行卡,薛浪问道。

    “你妈平日里又不给你钱,以后我不在沈家了,你把这些钱拿着藏好,有事的时候可以应应急!”

    沈父避开了薛浪推辞的动作。

    看到薛浪还打算拒绝,性格温顺的沈父还瞪大了眼睛看着薛浪。

    “让你拿着就拿着!多什么话?”

    “那您总得告诉我,您这是怎么了吧?”

    薛浪无奈叹息。

    “我被人骗了!今年赚的钱都被骗走了!”

    沈父满脸颓然。

    “你说什么?

    被谁骗了?”

    薛浪站起身,问道。

    “被卖古董的骗了!”

    此时,薛浪才注意到,沈父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青花瓷瓶。

    瓷瓶通气细长,花纹细致。

    单看瓶体,但是颇引人注意。

    只是瓷器这一行,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薛浪随眼一扫,便知道这是假货!“被这个瓶子的主人骗了?”

    薛浪起身走到瓶前。

    听薛浪提起这事,沈父又一次叹息出声。

    “你都看到了,我也不瞒你了。”

    “你看着这个瓶子像不像古董?”

    薛浪点了点头:“看起来倒像是年份挺远!”

    “就这个瓶子,我把公司里五十万的货款拿出去了,酿成大祸!”

    薛浪此时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沈父说他在沈家没办法待下去了。

    别看沈父也算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可惜妻管严的特质太过明显。

    平日里,沈父看到沈母像是老鼠见了猫!哪里敢做出丝毫的反抗。

    至于公司里面的钱,自然也都是被沈母拿走!这次花五十万买个古董,还是一个假货,沈母知道了,大概能把沈父的皮扒下来。

    沈父叹息一声,走到薛浪跟前。

    “你要是喜欢的话,这个瓶子以后就留给你。”

    沈父将瓶子放入到薛浪手里。

    瓶身入手极沉!薛浪的眉头微微皱起。

    他的手掌不动声色地晃动了几下瓷瓶,问道。

    “爸,这个陶瓷瓶是谁卖给你的?”

    “我一个老哥哥了!”

    沈父道:“比亲哥哥还要亲的老哥哥!”

    薛浪心道坏了。

    如果说这个瓶子是在普通的店里买的,花了五十万自然能去讨个说法。

    可偏偏还是在最麻烦的亲属手里买的。

    薛浪对老丈人的这个老哥哥也有了解,知道他在当地有权有势。

    若是薛浪跟沈父去闹,极大的可能是钱没有要到,沈母先知道消息。

    薛浪想,这也就是为什么对方敢将瓶子卖给沈父的原因。

    大家相识这么多年,对方早已经将沈父的脾性摸得清清楚楚。

    知道他就算是吃了亏也不敢去闹腾!对方还真是吃定了岳父!薛浪虽然对对方坑岳父感觉到气愤,这也知道目前最重要的是将那五十万的空余填补上。